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二十九章:义薄云天朱厚照

第八百二十九章:义薄云天朱厚照

        沈文气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日防夜防,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方继藩那厮,会对自己的孙子下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脑子实在不够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见不着孙儿了,沈文便忙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西山!无论如何也要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备了轿子,沈文心急火燎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沈文只是个想好好过日子,好好做一个国丈,好好经营这个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还有沈傲那个逆子,他就这么听方继藩的话,到底谁才是他的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文坐在轿里,觉得自己的心口堵得慌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西山,发现这里已来了不少老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四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都是熟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焦灼的张懋,张懋撸着袖子,龇牙咧嘴:“方继藩那小子就是欠打哪,今日不揍他是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随即又怒吼:“造孽啊这是造孽啊,我刚从祖陵里回来,就觉得眼皮子跳,一回来,果然出事了,张信那个狗一样的东西,早说了他是逆子,他自己的孩子不抱,他抱他二哥的孩子来,这还是人吗,是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阴沉着脸,要讨个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人,竟是内阁大学士刘健府上的,想来作为内阁首辅大学士,刘健出面很是不便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人怒气冲冲道:“魏国公人在南京,其孙徐鹏举抱来定国公府养着,竟也被抱来了,定国公气的昏了头,已去陛下那儿告御状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又急,又觉得疑惑,这魏国公,历来都在南京镇守。他们与定国公府,都属于当年徐达的后裔,算是一门二公,一家在南京,一家在北京,魏国公有儿子在西山书院读书吗?好像并没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定国公……府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好像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这魏国公的孙子,怎么被抱进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听有人一声怒吼:“畜生,这是畜生,谁抱了魏国公孙儿进去的,这还是人吗,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敢情……竟还不知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有点缺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冲任务,丧心病狂至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那孩子,从南京到北京来走亲戚,开心的不得了,结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用想,肯定是和定国府关系比较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,躲在宅子里,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背着手:“净给本宫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什么话,这也是你妹子,难怪我吗?好好好,你和公主殿下割袍断义吧。以后别做她兄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像吃了苍蝇一般,老半天,才悻悻然道:“本宫的意思是,就不能温和一点,和他们讲道理,你瞧着吧,他们肯定要寻父皇告状,到时挨揍的又是我。奉天殿的瓷砖,太硌膝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讲道理,任何一个新事物出来,你能让这些食古不化的人去尝鲜吗?他们肯尝鲜才见鬼了。我方继藩志在革新天下,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和他们讲道理,那还革新个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倒是忧心忡忡:“就怕他们打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背着手,冷笑道:“他们不敢,这里可是有女眷,本宫的妃子和妹子都在此,他们不怕抄家灭族,就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才心安,想想也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是不允许随意闯入的,何况还是皇家女眷待得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和朱厚照能串门,也不过是公主殿下乃是太子的妹子,而方妃亦是自己的妹子,即便如此,朱厚照在这里的宅邸,虽在自己的隔壁,自己也极少能进入后园,那是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兄妹,都没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宫里司礼监里,可是派了人来蹲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不担心被人打的感觉,其实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刘瑾却是一副平常庄户打扮的模样匆匆过来,大叫道:“太子殿下、干爷,奴婢去打探了,去打探了,他们现在气的不得了,英国公还扬言,要揍死您……还有定国公,定国公去向陛下告状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脑子发懵:“定国公,定国公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魏国公……”刘瑾跺脚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更懵了:“魏国公不是在南京吗?那更是八竿子打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哭了:“问题在于,有人将他来北京的孙子,给抱了来,这天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和朱厚照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谁抱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:“不知道啊,回去查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叹了口气:“御状都告了,现在去查,有个什么用?已经罪加一等了,将错就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方继藩同情的看了朱厚照一眼,拍拍他的肩,鼓励道:“与其死一对,不如殿下委屈一些,到时就说……全是殿下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望天长叹:“本宫两炷香之前都不知怎么回事,就免不得要挨揍了,你放心,本宫是讲义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表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确实是个讲义气的人,属于那种,和他一起上了战场,可以放心让他待在自己身后,随时可以拿来垫背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放心了,方继藩底气十足,冷笑着对刘瑾道:“什么魏国公、定国公、英国公,我方继藩不看在眼里的,不用理会他们,他们不敢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西山保育员开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和周妃二人,高兴极了,她们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些孩子,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她们做了许多的功课。

        七个能读书写字,且规矩的女子,且每一个孩子身边,都配了一个照料其生活起居的嬷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保育院里,还配了一个专职的大夫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其他各色人等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山方宅的前庭,已经过了改造,里头设置了秋千、滑滑梯、沙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这保育院还分为了室内学堂和室外教学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室内主要是朱秀荣和周妃亲自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室外,则又有西山书院的教授们兼职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他们预备了二十三个小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间一个长桌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都坐在了小凳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显得极兴奋,俏脸上,都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妃则在一旁,整理着印刷好的图册,命人发放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高兴的不得了,大叫一声:“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可开心了,突然来了这么多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喊,朱载墨也朝方妃道:“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孩子都沸腾了: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显然没有意识到,自己是通过各种手段给‘坑’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我要吃八宝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我裤子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……他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总是有些不太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妇人们总是有耐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隔着玻璃,看着里头的小韭菜们,脆嫩脆嫩的,刚割下来,还保持着一股子大自然馈赠下来的鲜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暴戾的内心,得到了治愈,这个荡漾着纯洁的小天地,真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瞧他们,才这么一丁点大,就能给自己赚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该让他们学习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和寻常的孩子不同呢?

        嗯……这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好好琢磨琢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美滋滋的回到自己的书斋里,又开始去写写画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不能出门,树大招风,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,得让那些个家长们,慢慢的接受这些现实,唯有如此,才能收获坚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方继藩有足够充裕的时间,徐徐的开始发挥自己的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外语要不要学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学一些吧,得请几个女佛朗机人来,学习别人的语言,将来才可以祸害天下,哪怕是天朝上国,却万万不可产生傲慢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……读书……读什么好?

        诗词肯定要学的,这是瑰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书五经……暂时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地玻璃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就在于,坐在这奉天殿里,便可一览无余的看到外头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在这奉天殿外,朱厚照趴在长凳上,几个宦官啪啪啪的打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敢敷衍,因为陛下就坐在御座上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嚎叫声,显然也没有掺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弘治皇帝,则板着脸,他的眼睛,落在了定国公徐永宁和张懋、沈文以及许多跑来嚎叫的文武大臣们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这些人真是哭的惨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徐永宁,他是定国公,抱去的那徐鹏举,乃是魏国公之孙,可魏国公和定国公乃是一家人,他比别人更惨,魏国公的孙子抱来省亲,结果出了这事,若是出了什么事,自己该怎么办跟自己的族弟交代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当朱厚照的嚎叫传了来,大家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永宁等人二话不说,忙是拜倒在地:“陛下……陛下不可啊……太子殿下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自己,而揍了太子,这太子可是储君,且下手还这么狠,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开始心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还在抱怨和痛骂,现在却是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也是不懂事,陛下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风淡云轻,只扫了他们一眼:“不急,先打了再说,打了准没错的,卿等不必惊惧,他若是还敢怀恨在心,朕抽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12月败家子版主和管理筹办了一次有奖活动,欢迎参加,有礼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动时间为本月,时长三十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动以投月票数为评奖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具体活动可看书评区置顶帖。

        :9494486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