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三十二章:有怨报怨 有仇报仇

第八百三十二章:有怨报怨 有仇报仇

        消息,已是传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消息,倒是令人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涉及到了太多人的身家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现在许多人还是敢怒不敢言,可这怨念,却开始酝酿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百年一遇的大暴雨,在这两月之间,势必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跪在方继藩的脚下,他也是服了这位师叔,原本不值一钱的土地,到了师叔手里,直接价格暴涨了数千上万倍,服了,真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,您老人家,命小道前来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李朝文显得谄媚,不过这都并不有碍观瞻,不过双方乃是师叔侄,倒也不伤大雅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大喇喇的坐着,呷了口茶:“有一件事交给你办,五月中旬,即将暴雨如注,你是龙泉观真人,是否要向这京师上下,提出一些警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李朝文一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才三月,两个月,会有大暴雨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那时已入夏了,有暴雨也正常吧,这有什么好警告的。何况,师叔怎么可以肯定?

        见李朝文面带犹豫之色,方继藩笑吟吟道:“这三百年不曾见的大暴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明白了,这暴雨有些大,有预警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想,他再无犹豫:“师侄明白了,师叔法力通天,师侄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他呢,师叔让我干啥我就干啥,哪怕没有暴雨,有师叔在,自己真人的地位,也是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叩首:“师侄这就向祠祭清吏司预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李朝文笑吟吟的点头,他正想走:“前几日,听说,有人去了白云观……”他咳嗽了一声:“堪舆新城的凶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微微皱眉,白云观?

        这白云观属全真教。

        全真教是以内外双修为主,其教义有点儿随性,总结来说,就是,爱信信,不信滚,别打扰道爷清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和正一道有所不同,对于将符箓、丹药、斋醮科仪之事,不太热衷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上,正一道和全真道的区别就在于,一个讲究入世,一个讲究出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这寻常的法事,大多都是正一道包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有人跑去找全真的道人勘探新城,这啥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李朝文:“白云观如何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朝文尴尬道:“白云观没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全真道,还是很讲义气的。方继藩乐了,他就喜欢这样的道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李朝文苦笑道:“倒是京里,出了个番邦域外的所谓僧人,他自称擅长观这风水凶吉之术,说这新城,乃是大凶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大怒:“这观测风水,乃我大汉文化之瑰宝,岂可让一个番邦的秃驴,在此说三道四,礼部和鸿胪寺没有追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法说。”李朝文道:“此人乃乌斯藏大宝法王所遣的使臣,自称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:“好了,我知道了,我会处置,你先将暴雨的消息泄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最恨的就是有番邦来滥竽充数,亵渎我大汉源远流长的文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啥意思,说我这地大凶,这是幕后有人想降房价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脸皮真是有八尺厚,臭不要脸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气的要吐血,回到了西山的宅邸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个孩子,正排排坐着在吃饭,他们端着木碗和木勺,个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似乎略有几分疲倦,带熊孩子,是很累的,要做二十多个孩子的娘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似乎……已成了他极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站在门口,探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和朱载墨正拿着他的小木碗,用木勺子舀着粥,送到朱载墨的口里,朱载墨咬着了粥,乐呵呵的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方正卿一见到方继藩,立即大叫:“爹!”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便沸腾了,纷纷大叫: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是缩了回去,好可怕,这群熊孩子,叫爹,你们也得付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说了,你们的爹,说不准还是我弟子和徒孙呢,我方继藩是你们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幼童,一人大叫,其他人便都乱糟糟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见状,吩咐嬷嬷们带好孩子,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到了正堂,朱秀荣亲自给方继藩斟了茶,含羞道:“你瞧瞧,他们叫的多亲切,这些孩子,都很乖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呷了口茶:“我怎么瞧着正卿瘦了一些。”说罢,便又道:“这些孩子,教的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拢了拢额上的乱发,含烟笑道:“乖巧的很,都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都是熊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想起什么:“我怎瞧你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:“哪有什么心事,不过是有人在外,诋毁中伤我的名誉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便道:“那我得去和母后说,教母后和父皇讲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一暖,真是个好女人啊,除了毛衣织的乱七八糟之外,几乎全无缺陷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道:“这倒不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工程的进展,开始加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栋栋房子,在完成了主体的框架之后,开始盖瓦,而后,便是对内部进行修葺,准备装修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在数日之后,带着许多人又来了,他们要求退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不少是朝中的命官,他们对于工程质量,有极大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,说起退房,能吓倒方继藩,谁晓得方继藩只背着手,道:“好啊,欢迎,只是你们毕竟借了贷,这银子,固然如数奉还,可和钱庄的借贷,这利息,却是一文都不能少,若是提前还款,这一万两银子的借贷,少说也需还一万一千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没想到方继藩这般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想到,平白要亏了一千多两银子,有人便打开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面带犹豫之色,他现在真没银子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方继藩现在拿房款退给他,让他去还贷,这也太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操作,他发现,若是再这么一折腾,自己房子没了不说,怕这家产都要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住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那刘侍学怒了:“呵,以为这些手段,就可以吓阻我们吗,我退,乌斯藏的番和尚,都说这里是大凶之地,且还不说,以次充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领了头,便也有十几个人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痛快,直接让他们办理手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却是面带难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王不仕,满是悲愤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交代之后,已戴着藤帽,赶工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月就要到了,争分夺秒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流言蜚语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番邦和尚次仁尼玛在京中,颇受追捧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斯藏曾侍奉元朝,元朝更是将他们的佛学,奉为国教,这也使其得到了较为广泛的传播,到了太祖高皇帝驱逐了前元,对于番邦佛教自是进行了某种程度的打压,可人们,似乎对于此等神秘的教法,颇有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乃是奉乌斯藏大宝法王入京,次仁尼玛据说也是得道高僧,在京待了数月,一番新城乃是大凶之地的言论,顿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,历来都有哗众取宠之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想来,这个人确实是极有智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京,一方面是朝贡,另一方面,未尝没有广大乌斯藏佛法的心思。可要如何才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呢,现在满京师,都在关注着新城,他此言一出,立即名震京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别人怕方继藩,他乃乌斯藏使臣,有这身份,却不必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如刘宽这些对新城不满的人,次仁尼玛的话正合了他们的心意,自然也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买了房的,也关注这些话,心里却多了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五月中,廷议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这天气,竟还没有下暴雨的征兆,一时间,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自己的到来,连气候也改变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对吧,我方继藩是人不是龙,还能改变大自然?

        清早,他便入宫,前些日子,都在赶着工程的建设,这么大的工程,完全置身事外是不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那次仁尼玛越发的出了风头,任他这般胡闹下去,可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穿了朝服,一面让人去请李朝文赶去宫外,等候自己禀明皇帝,召见自己这师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方继藩便动身至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午门,而后入奉天殿,百官就位,弘治皇帝升座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刚要开始预备主持这一场廷议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有人道:“陛下,臣有事要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也是服了,多事之秋,多事之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建了新城,这各部堂就没消停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细细想来,也确实是,这关系到了太多人的身家性命,谁不关心?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朝说话的人看去,不是方继藩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方继藩气势如虹,正色道:“陛下,有一番邦使臣,本该来我大明朝贡,可他至京之后,屡屡剽窃我大明文化精髓,四处妖言惑众,诋毁儿臣,儿臣不堪其扰,今日请陛下,为儿臣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方继藩朝着那使臣的队伍里怒吼一声:“次仁尼玛,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章送到,今早去上课,本来想用手机码字的,谁知道今天碰到了一个音乐学院的教授,嗯,擅长的是琵琶,居然听着入了神,尤其是听了他《十面埋伏》的演奏,好了,老虎不装逼了,意思是……老虎更新晚了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