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四十一章: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

第八百四十一章: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有一种天堂跌落至地狱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宛如现在的他,在这地狱之中,遭受火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前的一念之差,直接使他从一个巨富,转瞬之间,成了即将欠一屁股债的穷光蛋。

        愧对先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的眼泪要出来,眼角闪烁着泪花,心里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茫然和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却是一副,毫不留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爱买买,不买滚,你在内城的房子,花一笔银子修葺一下,不是还能住吗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哪怕是内城的宅子修葺之后,想住,怕也难了,不但未来,那里的环境,肯定不会恢复,多多少少,会有一些脏乱,等到将来新的部堂和官署建了起来,你刘正静堂堂翰林,还能每日早起,坐两个时辰轿子,来此当值?你吃的消吗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将来,你还是得乖乖来新城租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就在于,靠近皇宫这儿,绝大多数的宅邸,都是华宅,说难听一些,哪一个买下这儿的,不是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会贪你这点租金,就将宅子租给你?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有人要租出去,这价格,也定是吓人,绝不会比,按揭一套房子的花销要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你就和匠人们一起,挤到临时的窝棚里住吧,要不,三环之外,五里、十里,那儿,不也有便宜的宅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房,买也得买,不买,砸锅卖铁,你还得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浑身上下,流淌着的乃是道德的血液,否则,怎么可能才涨到一万九,若不是自己为人正派,秉持着人人有房住的价值观,我今日三万两,你信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地,全姓方,不想买我姓方的地,出门左拐七八里地,还有姓朱的等着扒皮抽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百官之中,有为数不少,如刘正静这般的人,此时,一个个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天无眼啊,还不如发一场大水,将这新城淹了干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大眼瞪小眼,心里的算盘珠子,已开始波波波的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亏了六千两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亏了一万二千两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更狠的,有几万两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年纪大的,险些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脸色惨然,犹豫了很久,看着方继藩,咬牙:“买,一万九,买三亩,下官明日带首付开,方都尉,你要讲良心啊,可不能变卦,当着刘公的面,咱们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打定主意了,刘正静不傻,吃了这么大的亏,他当然愤怒,甚至恨不得,直接给方继藩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明白,这宅子,非买不可,不能冲动。亏了,这是既成事实,现在最担心的………是姓方的他不要脸,还往上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是真的怕了,起初一万一亩的宅子,才几个月,就已翻番。这是多少财富啊,那些当初一万一亩买来的人,哪一个不是在躺着挣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,都觉得自己像个大傻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理智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买啊,咬着牙,也得卖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身躯颤抖,紧张的看向方继藩,他不能让方继藩食言而肥,不然,真的要抹脖子自尽,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,他背着手:“我方继藩是个讲信用的人,明日,保证是一万九,可是后日……就不能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笑嘻嘻的道:“其实,七八里外,本宫也有一块地,便宜啊,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众臣没一个搭理朱厚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脸上的笑容,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忍不住恨恨的想,姓方的就是华宅,本宫看来,只能是卖给劳苦大众的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该死的狗官,居然看不上本宫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王不仕,听到一万九的时候,已是幸福的晕了过去,几个月,净赚近两万两银子,这是何其巨大的财富啊,当初的王家,砸锅卖铁,几代人的储蓄和经营,也没这个身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禁不住,连腰杆子都挺直了,左右顾盼,竟有几分瞧不上身边这些穷鬼的感觉,恨不得立即,寻人分享自己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即,又有些后悔,早知如此,想办法四处筹措,哪怕是借贷,多买一套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,各怀着心思,有狂喜,有苦不堪言,狂喜的人,面上不敢表露,会被其他人揍得,木秀于林、风必摧之,低调做人,方为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痛的人,也不可表露,这新城完好无损,是好事,这时候若是哀嚎,难免显得你心里只有私心,并无公义,堂堂朝廷命官,不该谈钱,怎么可以如此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领头,方继藩在后,领着群臣,至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明宫,依旧巍峨,风雨之后,却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午门大开,众臣鱼贯而入,却见着大明宫中,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这些日子在大明宫,甚是担忧,如此瓢泼大雨,自己却和京师断绝了联系,可想着如此罕见的暴雨,势必成灾,心里便急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是太皇太后周氏,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为了庆祝搬进新宫来,西山戏剧团的一队戏子,在后宫为太皇太后唱戏,而今遇到了暴雨,索性,将她们留了,让她们成日唱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氏和周皇后,听这京剧,竟是入了迷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金枝》、《四郎探母》、《霸王别姬》、《定军山》,真是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有意思的是,这每一出戏,故事性十足,这些个戏子们,都是方继藩精挑细选,令她们在京师安顿,且多是女子,经过前些日子的练习,还有一次次的登台,渐渐开始有了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每一次看《霸王别姬》时,眼里的泪便止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拼命着给她递手巾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青衣高唱:“大……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凄婉的声音,余音缭绕,娇弱的青衣伸向楚霸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霸王那英雄盖世,又儿女情长,听着汉兵来了,待见虞姬拔剑自刎,楚霸王哎呀一声,张皇后便抱住了弘治皇帝痛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发懵,他倒也喜欢戏,却绝不入戏,可见张皇后这般肝肠尺寸断的模样,还有周氏,眼泪摩挲,待这一出戏散了,弘治皇帝便道:“这霸王别姬,以后不准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能唱?”周氏气的哆嗦:“多好的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不懂,糊涂。”周氏狠狠的将茶盏哐当一下搁在了茶几上:“来,再请她们,就唱这一出《霸王别姬》,哀家脑海里,至今还有那虞姬的影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也是痛并快乐着,一面抹着眼泪,一面颔首称是:“祖母说的是,那青衣的唱功,是极好的,尤其是那一句:“汉兵,他……他……他杀进来了。”这一句,臣妾听着,心都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氏一面擦泪,一面笑:“对,真心疼她啊,让她们歇一歇,再来一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无法理解,这戏为啥要一出一出的听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意思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而今暴雨,似乎……也只能在此作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听了数十场戏,那楚霸王最后哎呀一声,总在自己耳畔回荡,偶尔,他会抱怨两句:“其实这霸王别姬,是假的,多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还没说透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便遭受了周氏的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氏最讨厌弘治皇帝较真的一点:“陛下又非在楚汉之交,又非在楚霸王的大帐之中,哪里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    便连萧敬和其他的宦官们,也都给弘治皇帝投来一个幽怨的眼色,他们跟着周氏、张皇后、陛下在此听戏,不少人,都入了迷,现在陛下光在此泼冷水,今日说白蛇传简直就是牵强附会,为啥许仙这么蠢。又说楚霸王哪里是什么英雄,四处屠戮,民之贼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很讨厌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雨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舒了口气,摆驾奉天殿,脑子里还是那咿咿呀呀的声音,没有消散,心里倒是有些责怪,方继藩折腾出这些戏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眼下还有正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急于知道外头的情况,等刘健等人行了大礼,弘治皇帝微笑四顾:“这几日,真是大雨成灾,朕在此,倒还清净,大明宫里,倒没什么损失,只是不知,外头如何了?刘卿家……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苦笑,到了殿中,拜倒:“陛下,此次大雨,损失惨重,内城外城,倒塌房屋数千间,损毁,更是无以数计,京中大水,深者及腰,哪怕是浅的,也至膝盖。军民百姓的损失,就更加无法估量了,老臣正责令顺天府,尽力修复,纾解民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,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随即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:“民宅大多不够牢固,自是抵挡不住大雨,这是情有可原,诸卿无罪,好生赈济吧,万万不可使天灾之后,又酿生人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……只是…只是…”刘健竟是开始踟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弘治皇帝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紫禁城那儿,也有一些状况,只是此事,老臣对内情了解不多,还是请张公公奏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