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四十四章:凌罗者与养蚕人

第八百四十四章:凌罗者与养蚕人

        那戏台上的人,已是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生只好换人,以往这戏班子里,人们都抢着想要登台,何况还是在宫中唱戏,可现在,大家却都是嗓子冒烟,几口茶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那锣鼓一响,朱厚照便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不断的打着拍子,而后,老生诸葛亮登台,唱曰:“汉末三分,干戈不宁,领人马,抵挡曹兵,要把乾坤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唱毕,朱厚照激动的拍手:“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回望一脸僵硬的太皇太后周氏:“快看,这是诸葛孔明……曾祖母,这孔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周氏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耐着性子,听完了《定军山》,太皇太后道:“哀家腰酸背痛,今日就听到此吧,太子啊,天色不早了,你快回去,过几日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意犹未尽:“不能啊,父皇说了,孙臣得在这儿尽孝,要多陪着皇祖母,孙臣若是走了,父皇要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气的哆嗦:“他敢!哀家和他没完。你且回去,明日你父皇来问安,哀家正有事要找他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还是依依不舍,勉强站起来:“父皇脾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哀家脾气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这才道:“那孙臣告辞了啊,过两日,孙臣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太皇太后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才兴冲冲的走了,还不忘回头,等出了仁寿宫,便见外头,有人猫着腰候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:“太子殿下您好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背着手,没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便抢步上前:“殿下,奴婢有事儿请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没好气的道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可怜巴巴的样子:“那张昭田,罪恶昭彰,他竟将陛下和上上下下的人,全都蒙骗了,他是御马监太监,自掌了勇士营,这勇士营里,他买官卖官,勇士营早已糜烂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喝道:“你怎么这么啰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打了个寒颤,立即道:“奴婢的意思是,奴婢现在掌着勇士营,可练兵的事,奴婢一窍不通啊,而太子殿下,熟知兵法,对这练兵之道,更是清楚无比,奴婢在想,这勇士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功夫,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说了一句,疾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萧敬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出了大明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是极晚了,刘瑾还在外候着,这黑灯瞎火的,他一个人拢着袖子,或怡然自得的寻点东西吃,倒也快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太子殿下出来,刘瑾忙是上前,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只颔首点头:“走,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爷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早回去了。”刘瑾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又点头,骑上了马,可出了午门,便是新城,却见着新城里,却是无数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咋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多大臣留下来,连夜在此露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脸诧异:“想来,他们也很辛苦吧,说不准,明日还要入宫呢,又不远回家,否则来回奔波,跑这么远确实够呛的,露宿在此,确实是个好办法,至少免了奔波之苦,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巴不得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刘瑾却是道:“殿下,他们……是来抢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抢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露宿在此的刘正静,翻来覆去都睡不着。他和衣而起,夜里,有些冷,看着远处,那无数的匠人,也是搭在棚里睡着,或许是白日太累,一个个打着呼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匠人,哪怕薪水再丰厚,一个月,也不过几两银子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两银子对于寻常百姓而言,实是不少了,可他们所营建的宅邸,却是随随便便,都是一万、两万两银子,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靠着他们微薄的这点薪俸,莫说一辈子,便是几辈子,也是绝不敢巴望在此住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地方,也绝不是为他们准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哪怕如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偶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已微微有些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已有人翻身起来,或是匠人带了妇人来,他们在自己的棚里窃窃私语,似在说什么:“今年挣了银子,岁末给孩子们添置几件新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……似乎对于当下的生活,很是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们从不知何为富贵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知,他们所建的宅邸,多少人,心急火燎的用他们一辈子都见过的财富,上赶子在此熬夜排队,奉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们依旧很满足,哪怕只是顿顿能吃饱,孩子多添置几件衣衫,孩子能勉强送入学堂里,学会简单的读写,他们也觉得,这样的日子,犹如天堂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眼里竟有几分湿润。

        曾几何时,自己挥斥江山,还年轻的时候,似乎也曾有过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如今,宦海浮沉,那些记忆,早已蒙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棚子里,似又有声音:“多亏了朱恩公和方恩公,若非是他们,哪里有我们的一席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恩公……方恩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现在只恨不得,提着菜刀将姓方的剁成肉酱,放一点盐,捏几许小葱,再置一片姜,将这厮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哪里会想到,那黑暗棚子里的匠人,竟叫此人恩公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道:“是,两位恩公公侯万代,若不是他们,咱们还不知死在哪里,从前总觉得,活着真难,有了上顿没下顿,灾年的时候,要饿肚子,到了丰年,老爷们却不肯将地拿出来种地了,宁愿荒着,也不肯租种,咱们一家老小,背井离乡,还以为要饿死、冻死,谁晓得……竟在此,能寻一口饱饭,你瞧,孩子们个头都高了,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他们才好……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赶紧去生火造饭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许多事,都是刘正静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眼里,如此丑恶的一个人,却成了无数寻常百姓眼里的救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低垂着头,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很快过去,曙光初露,这光,如剑一般照耀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刘正静已经来不及多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该死的一些人,偷偷摸摸的,竟已先到了售楼的棚子前站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几个年纪大的,叠了几块砖,就这么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正静忙是跟了去,他位置不太靠前,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夜留宿于此的人,本就有上百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天亮,人就更多了,不少人是连夜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昨天听到了消息,听说新城无恙,价钱暴涨,都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,不少是京里的大户,还有为数不少的巨贾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夜赶路过来,个个狼狈不堪,人数竟已破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所有人急了,大家推推搡搡,哪怕是寻常见了官老爷都畏惧的巨贾,也急红了眼睛,大家拼命推挤,可越是推挤,大家的心情却更显焦灼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……无数的匠人和徒工们已开始做工,他们远远的看着这些平素高高在上的老爷们,而今这狼狈样子,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,开始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连北通州的富户,也得知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北通州乃通衢之地,商贾极多,人们纷纷涌来,为的,就是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气喘吁吁的赶来了,看到这盛况,吓的咋舌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怕又要挨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硬着头皮,高声大呼:“大家不要激动,不要挤,都是读圣贤书的人,挤什么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在叫骂:“该死的方继藩,丧尽天良哪,和你方继藩有什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狗一样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是叫骂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面红耳赤,一面推挤,却又一副恨不得要生吃方继藩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宅子是不得买,可这不妨碍他们骂方继藩这臭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骂,还留着过年?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,不拍死他,已经很仁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顿时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发现,自己无论说什么,都会引来一阵叫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命人直接准备契约。

        先进了售楼棚子的人,手里捏着西山钱庄的银票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大家不可能带着上千两银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最好的办法,就是将银子送去西山钱庄,换成银票,反正这些银票,西山建业是认的,这银票使起来,很方便,尤其是在大宗交易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,赶紧,签字画押,交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棚子里的办公人员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冲进来的人,显得很不甘心:“地在哪,我能不能先去看看,这么多银子,我总要看一眼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那下一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?怎么看?”王金元在一旁道:“你倒是看看,后头还有多少人,我们哪有功夫一个个带着去看,你爱买就买,不买自有人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取一份舆图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份舆图塞给来人,来人低着头,努力的搜寻,可事实上,他脑子是懵的,根本没功夫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乖乖的交了银票,那银票送上柜上的时候,他的心……是在淌血的,身家性命啊,这是自己身家性命啊,身家性命,换成了轻飘飘的银票,最后,一叠银票,又兑换成了一张轻薄的契约。

        签字画押的时候,手忍不住颤抖,似乎有点气不过:“该死的方继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章送到,求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