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四十七章:家丑外扬

第八百四十七章:家丑外扬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,挠挠头,朝方继藩笑道:“想不到,你竟还能未卜先知,老方,你果然不愧是那正一道杂毛道士的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笑容突然刹住:“那萧敬来做什么?他没父皇的旨意,怎么肯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殿下啊,萧敬是来传旨,想将皇孙抱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答应了?”朱厚照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我当然严词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松口气:“还好,还好。”突的,他脸色微变:“不对哪,你方才说,方才说,是本宫让他滚的。你是这样拒绝的?老方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见朱厚照一脸痛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方继藩孔圣人附体,他轻轻的拍了拍朱厚照的肩,语重心长的道:“太子殿下啊,那萧敬传旨来,我方继藩,敢拒绝,拒绝,就是抗旨不尊,是要杀脑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脑子有点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你知道要杀脑袋,我朱厚照就活该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当然,我方继藩为了皇孙,当然无妨,不就是掉个脑袋吗?别人的脑袋掉得,我方继藩的脑袋掉不得?可我细细想来,咱们还得卖房子啊,想想那京杭大道,我若是死了,这京杭大道咋办,太子殿下的地,咋办?我左思右想,我方继藩死不得,我得委曲求全,得苟且的活着,死,多容易哪,可艰难的活着,方才不易,思来想去,也只有太子殿下,才能救一救我了,殿下,你我兄弟,不分彼此,你……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明明方才想撵着方继藩痛打一顿,可突然间,却觉得极有道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老半天,乐了:“懂了,你抗旨不尊,可能要杀脑袋,可本宫不一样,本宫乃是太子,父皇再如何丧心病狂,他能如何呢?至多,也不过打一顿罢了,本宫皮糙肉厚,你不必担心,这顿打,本宫帮你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我其实………真的……一丁点……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,你自己作死是挨揍,背个黑锅也是挨揍,好像,也没多少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说实话,方继藩还是很喜欢小朱的,小朱是个实在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哈哈一笑,竖起大拇指:“殿下真教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撇撇嘴:“不过,明日就是父皇的生辰,这明日就要挨揍,想着,有点心里发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殿下放心,明日是大喜的日子,且当着这么多人面,陛下也不便发作,若是殿下给陛下拜寿,备了一份好礼,说不准陛下一高兴,龙颜大悦之下,这事,说不准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叹了口气:“本宫送什么礼,他也能挑出刺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未必。”方继藩目光幽幽,看着朱厚照:“礼物,臣已替殿下备好了,到时陛下见了,定会龙颜大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歪着头: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跪在奉天殿,乖乖的,将方继藩的原话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上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找到了一个见见自己亲孙的理由,弘治皇帝心情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道……兴冲冲的让萧敬去,得到的,却是如此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何止是失落,更有几分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朕的孙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朱厚照要反了,敢拿孙子来要挟朕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帐,还没跟朱厚照那小子算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冷着脸:“这当真是太子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萧敬可不敢隐瞒弘治皇帝,他是忠奴:“是方继藩说太子殿下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有点绕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想了老半天,才疏理了关系:“那么,就是方继藩当真说这是太子当真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萧敬也想了老半天,有点卡壳:“奴婢以为,未必就是方继藩当真说这是太子殿下太真说的,说不定,是他拿太子点在狐假虎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弘治皇帝道:“方继藩,历来是个忠厚老实的人,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萧敬心里叹了口气,倒是很想问,陛下是不是对方继藩那人渣,有什么误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是有主观印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有这印象,所以萧敬这个东厂督主,过的很累。就比如东厂的番子,打听到了方继藩某些混账的事,这事儿如实报到了陛下这儿,陛下怎么看待呢,反而不高兴了,这不高兴却是对萧敬发的,三个月前,萧敬就遇到这么个事,奏报送到了案头,陛下却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:“萧伴伴,你和方继藩之间,还有仇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这轻飘飘的一句话,差点没把萧敬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摆明着,陛下没有疑心方继藩,反而认为,自己是在打击报复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萧敬,可是如实禀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,萧敬学乖了,哪怕方继藩做了什么狗屁倒灶缺德的事,他也往往会在东厂的奏报中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陛下现在说这些话,他一点脾气都没有,只得笑着道:“陛下圣明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坐下,却显得惆怅:“朕的孙儿,已有许多日子,不曾见到了,祖孙之爱,本乃寻常之事,可到了天家,却这样的难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竟是一脸怅然,吁了口气:“明日太子敢来,朕抽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萧敬心里想,太子会记恨自己吗?还是记恨方继藩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朱厚照和方继藩预备启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方妃和太康公主,也已坐着车驾,动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浩浩荡荡的禁卫拱卫着车队而行,方继藩不急着走,他不喜欢跟着一群女人骑着马在那儿走走停停,他的耐心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过了半个时辰,方继藩带着孩子们跑了步,方才和朱厚照打马入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大明宫外头,这儿,早有百官穿了新衣,预备朝贺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显得很高兴,难得是陛下的寿辰,他作为百官之长,需亲自念诵贺表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百官,纷纷交头接耳,都在议论着比昨日又涨了五十两的房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杀千刀的方继藩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顿时露出了厌恶之色,天怒人怨,这家伙不去凌迟,真他娘的老天无眼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下了马,阔步行来,众人又都勉强挤出笑容:“方都尉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没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身后又是各种磨牙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许多人都觉得这方继藩该杀千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真让方继藩杀千刀了,他们又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会算账的,毕竟都是大明最顶级的人精,哪一个放出去,智商都可吊打在座各位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继藩若真杀千刀了,这新城……可能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可是身家性命都交给你方继藩了,新城完蛋了,大家伙儿,一道给这废墟和方继藩陪葬,到时才真惨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大家心里是各种的矛盾,有的人最大的娱乐,就是摘一朵花,撕了一个花瓣,嘴里念念有词:“该杀”,又撕一个花瓣:“不该杀。”直到所有花瓣撕下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午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鱼贯入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在最前,刘健巍颤颤的跟在身后,有了上一次,朱厚照背着刘健的经历,使刘健对朱厚照的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脚步徐徐,忍不住回头看了刘健一眼:“刘师傅,听说你病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脸怅然和复杂的看了朱厚照一眼:“多谢殿下关照,老臣现在已大体痊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纪大了,就要爱惜自己的身体。”朱厚照嘱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刘健一脸吃了苍蝇一般:“老臣定当谨遵殿下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昂首阔步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心里有点虚,不知今日会有什么等待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了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早已升座,左右四顾,见了朱厚照,便是一脸怒容,可随即,勉强将脸绷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众臣站定,拜倒,三呼万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挤出了笑容:“好,好,好,诸卿不必多礼,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臣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抬头一看,虽见陛下面带笑容,却觉得……陛下笑容的背后,似乎隐含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朕哪,又长了一岁,卿家们争相来拜寿,可是朕……心里,却高兴不起来,朕登极,已有十九年了,十九年了啊,这十九年来,顺上天之景命,绍列祖列宗之帝祚,奄有四海,君临八荒。这些年来,哪一日不是战战兢兢,哪一日不是如履薄冰呢?而今……我大明有了些许的新气象,众臣纷纷都说,此乃中兴之兆,哈……朕心里高兴,却又有不喜。高兴的是,朕这些年,总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之命,可不喜的却是,朕这辈子啊,劳劳碌碌,却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众臣都觉得奇怪,怎么今日,陛下竟有如此的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本是高兴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虽为天子,虽未至迟暮之年,可有儿有孙,今日却只朕子来贺,此乃人生大憾,最可气的是,朕命人接皇孙来,竟有人敢抗旨不尊!你们说,朕,能喜的起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着面说这些,连家丑外扬都忘了,这似乎……是震怒至极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