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四十八章:桃李满天下

第八百四十八章:桃李满天下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有点后悔了,这个锅,他有点背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儿子,父皇想玩了,就抱来玩一玩嘛,这有啥关系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及多想,二话不说,忙拜倒道:“父皇,请听儿臣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眯着眼,面上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解释?

        昨日不是说的好好的,让萧敬滚吗?

        众臣有点错愕,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却有人道:“陛下,太子不必解释,这些是太子听儿臣的建议,这才赶走了萧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出来的,乃是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显然方继藩也明白,陛下真的动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让弘治皇帝这等好脾气的人都动怒的,无非是两样东西,一个是“内帑”,一个便是“皇孙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心里终于松了口气,也亏得方继藩这个时候站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好兄弟没有白做,总能在紧要时刻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朱厚照虽口里说请父皇容儿臣解释,可实际上,他自己真的没法儿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侧目看了方继藩一眼,目露疑惑之色,就等着方继藩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可还记得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说过,若是皇孙教的不好,便唯儿臣是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……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过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下意识的看向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朝弘治皇帝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很显然这话应该只是一个铺垫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道:“嗯……卿家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方继藩叹了口气道:“既如此,那么儿臣只好拼了命去教育好太子殿下了。儿臣有七个不成器的门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开始翻白眼,嘴角抽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无论如何,也算是桃李满天下,现在,儿臣既是教育皇孙,自然得按儿臣的方法来,儿臣在保育院里立下了规矩,规矩很严厉,这是因为,皇孙乃是大明的未来,也是陛下、太皇太后和皇后二位娘娘的心头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时沉默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岂会不知,陛下与两位娘娘对皇孙的宠爱,正因为宠爱,容易导致溺爱,皇孙这个时候正是养成性子的关键时刻,一旦他认为全天下人都需顺着他,沉浸在陛下和两位娘娘的溺爱之中,儿臣敢问,若是如此,皇孙因此而骄横,儿臣可以不承担这些责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于溺爱,则会容易骄横……性子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弘治皇帝忍不住看了一眼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被弘治皇帝别具深意的目光看得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我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凝重起来,道:“卿家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孙,非陛下一人之孙,乃是天下人寄以厚望的龙孙,所以他的成长,关乎着大明的未来,他乃嫡长孙,儿臣斗胆预言,将来,他势必要克继大统,敢问陛下,一个性子散漫,爱使性子,打小被人所溺爱的人,可以使天下大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很大胆,可也很符合方继藩的说话风格,还没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有感触地幽幽叹了口气,又忍不住的看朱厚照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昂首道: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、劳其筋骨、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这天底下,人人都爱皇孙,这对皇孙,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教谕自己的子弟,既讲究方法,同时最重的也是规矩,不许做的事,儿臣决不允许他们去做;可该做的事,他们若是退后半步,儿臣也绝不允许他们退缩。如此,方能使其勤敏好学,坚韧不拔。今日陛下寿辰,希望皇孙来见,明日太皇太后娘娘大寿,皇孙又来见,再此后,还有皇后娘娘的寿辰,还有太子殿下的生辰,甚至……还会有两宫娘娘思念皇孙成疾,若如此,一年到头,皇孙要回这大明宫多少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啊,既然陛下希望皇孙成才,就理当狠下心肠来,既然按照保育院的规矩,不得让皇孙告假,那便坚决不见,否则一次纵容,就会有第二次,会有第三次。到时,还谈什么成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起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确觉得,方继藩的话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厮有七个门生,无数徒孙,这些人,不都耀眼无比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作为自己孙子的祖父,他心里,又忍不住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心情复杂的道:“你的话,说的太严重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不严重。”方继藩正色道:“这就是儿臣教育自己门生的方法,若是陛下不信,可问欧阳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在班中,听得可谓如痴如醉,等听到恩师念起自己的名字,老半天才反应过来,一脸发懵,茫然的看向自己的恩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弘治皇帝断然不会问欧阳志的,弘治皇帝便只好道:“卿家的话,也不是没有道理,既如此,那么……朕便只好忍着,朕既将皇孙托付给你,你安心教导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理,弘治皇帝当然是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实里不就有个实例,他一直都怀疑,朱厚照就是被太皇太后和张皇后惯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弘治皇帝板起脸来:“朕还是丑话说在前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不要说的好。”方继藩忙道:“若说听了丑话,儿臣心里会怕怕的,反而不敢对皇孙严厉了,请父皇给儿臣一点盼头,免得让儿臣觉得天家凉薄,伴君如伴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许多人的嘴角又犯起了抽筋的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殿上,怕也只有朱厚照和方继藩敢说这样的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然已经有点习惯了,摇摇头,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这时突然醒悟过来,老方咋三言两语就说服了父皇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想来,老方虽没有明言,可这……却不是将本宫当做反面教材,这意思难道不是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两宫娘娘对本宫宠溺太过,要引以为戒吗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有点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喜欢做反面教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笑道:“你方继藩还有害怕的事?真是可笑。不过朕是用人不疑、疑人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说到此,心里不由得感慨,这哪里是用人不疑、疑人不用啊。朕是没有办法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太子,若是皇孙也宠溺成这个样子,那就真的要操心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朕还能多少年啊,操心完了儿子,还要操心孙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凝视着方继藩,沉默了片刻,似乎已有了主意:“那保育院中的孩子,便拜你为师吧,朕绝不干涉!”

        拜……拜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听着,想占我方继藩便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的门生,是这么好当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看看我的生源质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朕明日便下旨,卿在西山,自行举办拜师仪式,自此之后,这些孩子便入你的门墙了,他们的生死,朕交付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还是识大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当初御赐方继藩御剑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开明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倒是有些不乐意,只是事到临头,却只好道:“儿臣遵旨。不过儿臣还有话说,既然做了儿臣的门生,儿臣就绝不看重他们的门第,不看重他们的出身了,到时,还请勿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臣之中,如英国公张懋和定国公人等,心里却有些感觉拔凉拔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您要教育皇孙,让咱们的孙子去受罪做什么,我们的孙子将来至多也就是子承祖业,去祭祀的……不能被方继藩荼毒啊,他们还是孩子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容众臣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,便算是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觉得,自己肩头的压力很重,这些孩子,将来若是出了什么事,这账,可都算到自己头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爷的,我方继藩……到底有多少个门生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六加二十几?

        是六个还是七个加二十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、王守仁、戚景通、刘文善、江臣、唐寅,还有谁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哎呀,人太多就容易产生健忘,算了,不去记这笔糊涂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臣之中,有为数不少的人忧心忡忡,对此,显然很有看法,尤其是牵涉到自己儿孙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见陛下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便出班,开始念诵贺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洋洋洒洒上千言的贺表念诵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:“有劳刘卿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朱厚照才道:“父皇,儿臣和方继藩早已备下了一份贺礼,恭祝父皇万寿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笑容:“是吗,难得你们有孝心,却不知是什么贺礼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儿臣这便让人送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早有宦官接到了暗示,便疾跑着前往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午门那儿,已经有了预备好了,这贺礼,便赶着入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倒是颇为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,也是一头雾水,心里忍不住想,却不知到底是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太子殿下和方继藩……最近想来挣了不少银子吧,尤其是方继藩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……他有的是银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外头……竟传来了马蹄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徐的,有人赶着一辆马车,慢慢的进入了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这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的欧阳志,在一脸木然之后,突的眸子一张,他好像反应过来了,忍不住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又有师弟了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