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五十二章:如斯恐怖

第八百五十二章:如斯恐怖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马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老半天,才看到浩浩荡荡的百官们追了过来,人群乌压压的,一群人脸色煞白,一个个快要断气样子,却是急的如热锅蚂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担心陛下呀!

        可那马车和太子殿下,连个影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见方继藩打马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继藩,陛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口气提起来,大喝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下马,气喘吁吁:“往京师方向去了,诸公,太子殿下进献的这个马车有点危险啊,跑的这样快,我都追不上了,看来太子殿下的性子还是有些不稳妥,他进献什么不好,非要献车,等他回来,我们一道儿弹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的,良心不痛?

        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眼睛直直的瞪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看我干啥,搞得好像我方继藩是同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人畜无害的模样,咧嘴憨厚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谢迁脾气比较火爆,气呼呼的道:“什么太子殿下进献,方才真真切切听你说的是你与太子殿下一道献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眨眼,有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立即道:“这什么话,是不是听错了,可不要乱冤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听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也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抵赖不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了事,杀你方继藩祭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的大叫,气的快要呕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那马车,怕是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叫个什么事啊,好端端的过个寿,陛下这寿星……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众怒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方继藩抱着自己脑袋:“诶呀呀,诶呀呀,突然脑壳疼,看来脑疾要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那一双双渗人的眼睛,依旧瞪的大大的,还是盯着方继藩不肯松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眼神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杀人祭天!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悲哀的想,这连脑壳疼都没了作用,看来……这一次,是真的要被朱厚照那厮害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美好的寿礼,可千算万算,就没算到太子殿下放飞自我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苦着脸,心里说,别喊打喊杀嘛,杀我祭天做什么,我还是孩……,不,我下头还有个方正卿,他还小,只是个孩子啊。若他没了爹,该有多伤心,还有没有同情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还是更在乎陛下的安危的,已经七嘴八舌的议论,有人建议立即派出骁骑前去京师方向寻访,大家是追不动了,就在此等,这京师和大明宫,大家坐轿子,需四个时辰往返,嗯……等这四个时辰,无论如何也要见到陛下平安无恙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所有人都累得要命,有人甚至连形象都不顾,直接坐在了路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鼓着眼睛只盯着方继藩,让方继藩心里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知理亏,乖乖的到一处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众臣还在那七嘴八舌:“太可怕了,这陛下身边也没有护卫,若是出了岔子,我等万死莫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会不会没有回京……要不要派人四处寻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落在太子殿下手里,我总觉得不放心啊,不会真的出事吧,诶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哪……怎么就没有一日好日子过,总有操不完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弘治皇帝正稳稳的坐在马车里,他闭上了眼睛,却渐渐的发现,只要不看外头的景色,车厢里虽微微颠簸,可坐在这沙发上,却也没有什么吓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便索性拉了车帘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外面飞速而过的景物,除了略有惊吓,心里多了一股子想要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杀谁呢?

        哪一个顺手一点?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有无数的念头奔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收回了目光,在这幽闭的车厢里,弘治皇帝抬眼看到了欧阳志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面色从容淡定,不为任何外界的干扰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道:“欧阳卿家,你有一个成日不想活的恩师,朕有一个恨不得打死的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沉默了片刻:“陛下,可以尝试着不要出声,静静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继续道:“陛下,其实臣的恩师是非常人,非常人自当行非常事,他有时是古怪,臣作为他的学生,永远都猜不透他,这才是恩师的厉害之处啊,所以请陛下不要责怪恩师,恩师毕竟还年轻,有时也有不懂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道:“那你可曾有不懂事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想了很久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道:“朕也没有不懂事的时候,哪怕朕还是孩子的时候,也是行礼如仪,也绝非他们这般胡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便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天知道是不是那车轮子是否快速的碾过了一个大石,车子几乎凌空低飞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四轮马车的稳定性极好,在外头,哐当一下,便又四轮着地,继续碾过了泥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的心提了起来,又重重的落地,身子在沙发上轻轻的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即便如此巨大的震动,坐在车里,其实只要内心强大一些,不考虑翻车的可能,还是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弘治皇帝……终于觉得自己开始特么的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情还是有点糟,铁青着脸,索性靠在了沙发上,心里冒出无数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竟是生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在断头路这儿焦灼的等待,个个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忍不住昂首,看那钟楼的大钟,时间还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陛下依旧没有音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的时间总是缓慢的,人们在焦灼中渡过了一分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站在路肩上,谁都没有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主要是没有人愿意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这令方继藩觉得自己挺寂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何自己混到这个地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因为朱厚照那个可恨的家伙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厮就天生的一个坑货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好的事,都要被他玩成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人群之中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连忙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在那泥路的尽头,居然……当真看到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准确的来说,是朱厚照骑着马在前,后头跟随着一辆马车在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朝着前头的人群道:“让开,都让开,不想死的都赶紧让去,会撞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朱厚照不会想到的是,在这里,真的很多人想被撞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如死了干净,总比活着被折腾得生不如死的好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人,面如死灰,恶狠狠的看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身体倍儿好,可也顶不住策马了那么久,已经累的快趴下了,连坐下的马也是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拉住了马,翻身下马,而那马车,开始不断的在制动,终于徐徐的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时辰还差一刻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换算下来,就是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这定不是去京师了,若是去京师往返,这样的道路,坐轿子往返是四个时辰八个小时,想来太子和陛下只在附近兜了一圈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还是陛下龙体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满心担忧的众人,纷纷的涌至车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战战兢兢,面如土色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现在他更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应当吃饱了来的啊,现在好了,可能要做一个饿死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怕得要死,但还是跳下了车,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先从车里出来的是欧阳志,下了车,他朝着里头道:“陛下,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这才徐徐下车,接着被欧阳志搀扶住,等他落地的时候,突然觉得双腿轻飘飘的,仿佛……这地上显得有些不太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左右四顾,方继藩不知哪里去了,朱厚照也躲在人群最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总算感觉一颗悬着的心找回了点落地的感觉,个个露出了无限关怀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纷纷拜倒道:“陛下……可安好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憋着脸,想说点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着诸臣的面,他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很久,弘治皇帝只是一叹道:“尚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尚可的意思就是还好,朕还活着,大家不要担心,没啥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叹道:“幸好陛下回来的及时,若是如方继藩所言,陛下当真去了京师,臣等可就急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诧异道:“朕……确实去了京师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往返就三刻?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平日咱们往返可是要四个时辰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间上,竟缩短了近五倍,这几乎是快马的速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还有点没反应过来,他抬眸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钟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看了时间,竟也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路上,弘治皇帝觉得时间过的很慢。

        废话,任何人若是受了点惊吓,都会觉得时间很漫长的好吧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于弘治皇帝而言,这个过程,尤其漫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当他真真切切的看了时间,方才知道,原来……这一切竟是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吐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一点脾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是否受了惊吓,要不要请御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惊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方才去京里打了个转?

        太恐怖了,这是得多快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