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六十七章:孙儿见过大父

第八百六十七章:孙儿见过大父

        西山书院,放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孩子,如笼中之鸟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站在庭院的外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背着自己的书囊,一个个欢呼雀跃,蹦蹦跳跳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见到了方继藩,便一个个又乖巧起来,老老实实的低垂着头,毕恭毕敬的朝方继藩行了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一朝他们点头,回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早有各府的人,焦灼的在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自家小少爷出来了,个个激动的不得了,抱着孩子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是亲自来接孩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几十个虎背熊腰的护卫,他和方继藩打招呼:“方都尉你好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没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萧敬稍稍有一些尴尬,不过这尴尬很快过去,等一见到太子殿下出来,萧敬哭了,一把将皇孙抱起:“殿下,殿下……您教奴婢想的好苦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我下来。”朱载墨命令道:“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目不暇接,点着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心情,是很愉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王守仁三人,奉旨修改税法,就在翰林院进行,三人俱都封为了翰林院学士,当然,并非是大学士,而是侍读学士或侍学学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无论如何,此刻,他们已开始在百官之中,崭露头角,同时期的翰林,许多人还在编修的位置上挣扎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笑吟吟的看着这些孩子,都是自己的师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嫩是嫩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看着他们面上洋溢着的笑容,他们也不禁会心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世间,最大的幸福,莫过于在恩师身边,向恩师学习做人的道理,吸取恩师的养分,然后,看着一群小师弟们,渐渐的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大家庭,每一个人都是家庭中的一份子,在这里,他们感受到了自身的存在,既有恩师身上所散发的人性光辉,也有师兄弟们友爱,现在又多了师弟们的天真无邪,似乎……他们宁愿时间永远定格于此,因为这样的满足和幸福,实是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多疾苦,此刻之乐,实是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是不苟言笑的人,此刻也咧嘴,保持着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哈哈的大笑,被一个孩子背着大书囊滑稽的样子逗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孩子没走几步,就被方继藩拎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方继藩气咻咻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理直气壮的道:“放暑假了呀,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你大爷,你这败家玩意。”方继藩拎着他,气的不轻:“你要气死你爹,你家就在这里,你要回哪里去?滚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和王守仁等人,俱都一脸错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呀……这就是恩师的儿子,正卿小师弟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放假来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角泪水要流出来,一脸委屈的看着方继藩:“我也要走,我要走,我放假了,我随朱师兄回家去,我要跟他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作势要打他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便嗷嗷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等人见状,忙是上前,将方正卿夺下来:“恩师,他还是个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……听着耳熟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听哪个家伙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寅扯住方继藩的手:“恩师要打,就打学生们吧,正卿小师弟,还小,可别打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便躲在三人的身后,哭哭啼啼的道:“别人都放假了,我没有放假,他们避暑,我不能避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:“滚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一步三回头,背着他及了后小腿的大书囊,回头看着那些已蜂拥而去的同伴,哽咽哭泣,乖乖回了庭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向天而叹:“子不教父之过,教不严师之堕而也,无论什么理由,都想揍这个小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怒气冲冲的看着随时要拉着自己的三个弟子,方继藩无可奈何:“再生几个去,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来福抱着自己的孙少爷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国公徐俌已至京师,就住在定国公府里,这一次,他就是来找方继藩算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听说要放暑假,他才稍稍的忍耐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怎么说,再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福跟着徐俌打南京来了京师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了自家的孙少爷徐鹏举,顿时眼泪啪嗒的落下来,发出了哀嚎,接着将他抱紧,随即,抱着孙少爷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是四轮的,很高级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专门定制的版本,西山车辆制造作坊的第一批高级车,价格比寻常的车贵很多,九百九十九两银子,将孙少爷小心翼翼的在车里一放,这沙发上,还有一根带子,两根带子连起来,有一个扣子,一扣,据说这是安全带,若是出了啥事,也可保证人在沙发上动弹不得,可保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这是因为那一次陛下尝试了‘超速’之后,方继藩得到了启发,他始终将贵人的生命,放在了第一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来福便坐在对面的小沙发上,马车动了,快速的行驶,归心似箭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定国公府上,定国公徐永宁和魏国公徐俌两个堂兄弟,在此倚门相盼,一看着车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俌激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这个孙子,这把老骨头,专程赶来,心里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那马车稳当当的停下,随后,车门打开,来福抱着徐鹏举出来,徐俌巍颤颤的上前,一把将徐鹏举抱住:“孙儿啊,你受苦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的父亲,前几年便故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徐鹏举,乃是徐俌唯一的嫡孙,那可真是心肝宝贝,死死抱着徐鹏举,只恨不得,将他融化进自己的身体里,这样才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大叫:“大父,你来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俌便哭了:“大父无用,大父无用,让你受惊了,来来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方继藩,丧尽天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是人吗,他连孩子都不放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家和他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狗一样的东西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大父无用,竟是说不出的酸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堂堂魏国公,居然还被你方继藩个耍了,让我家孙儿……与老夫不得相见,这笔账,等着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抱着徐鹏举亲了又亲,老泪纵横:“走走走,进屋里说话,大父给你带来了许多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才想起什么:“且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俌和徐永宁二人,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咋了?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道:“大父将我先放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老国公,又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已,将徐鹏举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整了整衣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头上还戴着小纶巾呢,却是后退一步,乖乖朝徐俌行了一个礼:“孙儿见过大父,见过二大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深深朝徐俌作揖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竟还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又道:“孙儿让大父平白……平白……”他似乎有点想不起那个词儿该怎么说,踟蹰了老半天:“平白担忧了。孙儿万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俌和徐永宁二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礼貌这玩意,对于徐鹏举这等被人宠溺惯了的孩子身上,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小他就是公府里的小皇帝,每一个人都得跪舔着自己,随便嚎一嗓子,脚下就跪倒了一片。徐鹏举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长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这有板有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徐俌一愣:“你……你从何学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那个家伙,他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还是十年前,大概,那时候方继藩也是徐鹏举这么大的时候,他来京师,照例,方景隆来拜访,见到了方继藩之后,徐俌才知道,什么叫做人渣,小小年纪,毫无礼数不说,而且还特别能闹腾,稍有不顺,便是一阵干嚎,这样的人渣,简直就可三岁看老,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徐鹏举道:“恩师教的呀,说要尊敬师长……”他想了想:“父亲的父亲叫大父,大父的大父叫曾祖,父亲的妈妈叫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回念着,很熟稔:“总而言之,都要行礼,不行礼要挨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俌心里感慨,他……竟还知道这么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一听,什么,挨揍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俌要跳起来:“谁揍你,是那方继藩,他敢揍你,天哪,你还是个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徐俌当初,揍徐鹏举他爹时,那也是彪悍无比,可对待徐鹏举,只一听揍字,心里就好像扎了银针一把,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道:“不是,不是……我朱载墨揍我……还有方正卿,先是朱载墨踢我屁gu,此后方正卿也来……他说我不听恩师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说着的时候,扁着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俌一听,才微微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之间……倒还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孩子气力小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方继藩揍,这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凭啥他们的儿子揍我孙子?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一想,他服气了,那是皇孙啊,凭啥?就凭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感慨起来:“无论如何,你至少……学会了礼数,好……好的很哪,可见……你是用功了的,大父,甚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他对孙儿的要求很低,低到了尘埃里,哪怕只是稍稍有了礼貌,都足以让他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接着道:“且等着,大父,还有一样东西,得送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徐俌一呆:“送大父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,接下来还有,以后更新稳定了,这一章不好写,要带入小孩子的感情,才能让读者看的舒心,可老虎泡着枸杞,要装嫩,真的很痛苦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