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七十一章:此大功也

第八百七十一章:此大功也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手中这一枚印章,固然和真正匠人所制的印玺不能相比,甚至可以说差之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看着上头一条条细微的刻痕,刘健便能看出,这皇孙,是真正花了心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和坏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否用心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心里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孩子孝顺,知书达理,还多才多艺……好皇孙,真是好皇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和谢迁二人也凑上来,纷纷为之叫好:“好印……好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齐笑了,像要过年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将脑袋凑上来,忍不住道:“很下乘啊,刀功太差了,本宫闭着眼睛,用一根手指头,都比他刻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当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心思,统统都在皇孙身上,凝视着自己的孙子,轻轻抚摸他的头,看着这乖巧的孩子,弘治皇帝突然觉得后继有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笑,看着朱载墨:“载墨啊,你在学里,还学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想了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孙臣学了讲卫生,画画,读书写字,孙臣已会背论语和唐诗了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朱载墨眼里放光:“孙臣学了武,孙臣可厉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练……练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一看,朱载墨的气质果然不同,小身板看上去,很是壮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微笑,练武能强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孩子容易早夭,穷人的孩子,往往是一旦病了,无法得到应当的医治,缺医少药。而富贵人家的孩子,却大多四体不勤所致,抵抗力弱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子好的人,能够驱病,这是常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也好,这样也好。皇孙嘛,多一些才能,有什么不可呢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想,朕的这个孙儿聪明伶俐,再加上方继藩的调教,真是令人欣慰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说两个好,接着端起案牍上的茶盏,呷了口茶,正待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道:“陛下不信,可以去问徐鹏举,我天天揍他,我的功夫,可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这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口里的茶,噗的一下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徐鹏举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李东阳忙道:“乃魏国公之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纷纷咳嗽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孙果然厉害啊,了不起,了不起,还会武功,当然,打人是不对的,可毕竟,还是孩子嘛,孩子之间,嬉戏一下,有什么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这般的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自豪的朱载墨,弘治皇帝不忍责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心里略略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刘健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忍不住道:“陛下,魏国公世镇南京,且与定国公,俱为中山王徐达之后,数代以来,都是劳苦功高,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明白刘健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,还是得教育一下皇孙不可,不然,实在让臣子们心寒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样做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徐俌,一直都在南京,为朕分忧,朕若是对此不闻不问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意思是说,朕说的话,皇孙未必听,你方继藩是他的恩师,这皇孙教好了,是你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动辄打人,你方继藩也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刚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有宦官进来:“陛下,魏国公徐俌请求觐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弘治皇帝心里凉凉。

        苦主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前几日,徐俌来见驾时,还恶狠狠的痛斥方继藩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……这一次,徐俌见孙儿回来,听说自己的孙儿被打了,怒不可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可怎么应付才好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想,自己有宝贝孙子,可这徐俌,也有宝贝孙子啊,还听说他的儿子早亡,就留下这么个孙儿,得知自己的宝贝孙儿,挨了打,其结果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苦笑:“传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飞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无动于衷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对于任何人要来找他算账,都已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,卖了这么多日子房,还怕人骂?简直就是开玩笑!不是我方继藩吹嘘,现在这个时代的鸟铳,对着我方继藩的脸皮近距离放一铳,能擦破皮,我方继藩名字倒过来写,叫藩继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便有人阔步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等人定睛一看,这魏国公徐俌,眼睛都浮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十之八九……是哭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天子,也得讲道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怀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头慈爱的看了朱载墨一眼,又看看一脸无所谓的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国公徐俌却已至殿中,随即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卿家……”弘治皇帝忙起身:“卿家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俌随即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哭,让所有人都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软了,愧对徐俌啊。他忙道:“卿家有话但言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子早亡,只留下孙儿徐鹏举,徐鹏举年幼……打小,老臣便将他捧在手心……老臣……老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真是悲切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是啊,是啊,朕知道这些,朕实在是对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徐俌却是继续哽咽着念叨:“老臣不求这孩子,将来能定国安邦,但求他能平平安安,便算是对得住亡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不赔礼道歉是不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又听徐俌道:“当初,徐鹏举来北京省亲,送去了保育院,臣急啊,心急如焚,此番请求入京见驾是假,来看自己孙儿,却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卿家别哭了。”弘治皇帝觉得心疼,他看了朱载墨一眼,想让朱载墨前去赔礼,可又怕自己的孙儿不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俌却是继续哽咽:“老臣前几日,就曾痛斥方继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俌悲戚的道:“可是……今日方知,这方继藩……能够桃李满天下,绝非是浪得虚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啥?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讽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俌继续嚎哭道:“鹏举在方继藩的教导之下,而今,已是知书达理,还识字了,身子,也比从前结实了许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紧要的是,这小小年纪,竟已有了孝心,陛下啊,老臣……欣慰啊。再想到,此前老臣对于方继藩各种诽言,老臣心里惭愧万分,今日……这些话,不吐不快,若是不说出来,老臣……这数十年,便活在了狗的身上,老臣这辈子,没有欠过别人的人情,只受过陛下的恩典,可今次,却是承了方继藩这教孙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扬起手,二话不说,就是给自己一个巴掌:“老臣真是有眼无珠,今日……特来见过陛下,就是想要对陛下说,几日之前,老臣对陛下的话,陛下万万不可放在心上,更不要对方继藩,有任何的苛责,陛下乃是圣明之人,明察秋毫,心里也自有明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殿中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似乎对这位自称魏国公的有了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徐鹏举总是说,你们再揍我,我就告诉我爷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声道:“陛下,这就是魏国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此刻,却对徐俌的话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魏国公徐俌哭的真切,再细细想来,自己的孙儿,和他口里所说的不也一样吗?身体强健了,能识字了,有孝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这么大的孩子,有此三样,这可不比三十岁的人金榜题名要差。毕竟,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比,不客气的说,别人家的都是垃圾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似乎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却是感慨,不愧是魏国公啊,深明大义,看来我大父,当年将你爹从土木堡里背回来,这人算是没白救,我方继藩代表我的大父,很欣慰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来,来。”刹那之间,在这震惊过后,弘治皇帝已是心花怒放,看来,这些孩子,都被方继藩教的很好,大明多一些俊杰,没什么不好,他笑吟吟道:“给魏国公赐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宦官搬了锦墩,又有人搀扶着魏国公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俌唏嘘不已:“陛下,这方继藩,真是神了……”他破涕为笑,哈哈笑道:“陛下是有所不知啊,臣那孙儿,从前是养尊处优惯了的,这一次,老臣见了他,真是焕然一新,他孝顺的很,还给老臣,送了一支笔,不只如此,他还能行礼如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臣,真是欣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徐俌的话,真是句句,都说到了心坎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朕的感受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方继藩,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站出来,努力使自己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……脸皮厚也是有烦恼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慨然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魏国公徐俌,只顾着说话,竟没想到,方继藩竟也在此,他一脸诧异,却是一脸欣赏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魏国公的话,卿家可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惭愧的道:“哪里,哪里,魏国公乃是臣的尊长,他能对臣有此评价,臣实在惭愧,言重了,太言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