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七十四章:德艺双馨

第八百七十四章:德艺双馨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里,又一封西山书院的奏疏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近来整理出来的学职名册。

        专等弘治皇帝勾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打开,低头,看了良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排名第一的,却令弘治皇帝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寿竟也是大学士?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列在第二的,方才是发现了细虫论和细虫防疫论的张森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就因为发现了重力、引力和证明了地是圆的,月儿围着地这个球转悠,就可得第一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后头,显然有关于朱厚照论文的引用量,十分惊人,在他的理论基础之上,许多更深入的研究出来了,比之细虫论还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嘀咕,这细虫论,才是真正的高明啊,毕竟救了这么多人,这方继藩,是否有意让太子第一,所以……才如此?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一想,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诚如方继藩说,这事儿,他方继藩说了不算,朕也不算一般。弘治皇帝能感受到,方继藩极力想要维护这学职的公正性,唯有如此,才可让更多人在期刊之中献计献策,方继藩断然不会因为如此,而故意让太子名列前茅,否则,当初何须顶撞自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弘治皇帝心里,竟微微有几分自豪感,朱厚照这小子,挺能耐啊,除了正事不会干之外,就没有他不能干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此时,弘治皇帝已经释然了,他希望自己的儿子,做自己的事,哪怕这事,自己未必认可,可当朱厚照做出了成就,他照样为之开怀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不愧是朕的儿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朕克继祖宗大统,不得不勤于政务,说不准,朕也学一学这个,十之八九,定比朱厚照这小子做的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是对期刊有所抵触,可现在,弘治皇帝更多的是好奇,他低着头,细细的检视每一个推荐上来的人,生怕这些人中,有人不够资格,嗯?

        排名第九,请敕博士的这个人,是个叫王烨的人,此人发表的,是一份算学的论文,其在祖冲之的基础上,更精确的推导和计算出了圆周率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周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这样,也可以得到博士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算,可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,这里头实在有太多不明白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看了王烨的名字一眼,命人取了他发表论文的那一期周刊来,上头,密密麻麻的统统都是数字,看的弘治皇帝脑袋晕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苦笑,摇头,看着这一大串的数字,想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且这数字,很奇怪,据说在论文里,采用的乃是大食人的计数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总而言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能折腾出这密密麻麻的数字,弘治皇帝也是佩服,他想了想,提了朱笔,大笔一挥,随即,道:“司礼监盖印,明日送回西山书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期刊的销量,已经暴涨到了八万册,到了这个数目之后,就有些涨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办法,识字的人,毕竟是有极限,现在新城那儿,倒是有不少子弟都读书,当然,学的都是比较实用的东西,不可能如那些想要金榜题名的人这般,要将四书五经背的滚瓜烂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个销量,方继藩是极满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脸颓唐的样子,又寻上门来,显然,他的蒸汽车,又遇到了技术瓶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到了迈不过去的难关时,朱厚照实在忍不住,总会想来找方继藩,希望借助于方继藩的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乐于,和他一起分析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二人讨论出了眉目,朱厚照便咧嘴笑了,一拍脑门:“这样简单,为何本宫此前没有想到呢,老方,你的脑子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立即抱着自己脑袋:“不好,不好,残了,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咬牙切齿,这般言之凿凿,非要说自己脑子有问题的人,怕也只有方继藩了:“你装疯卖傻,不曾见过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冷笑了:“殿下,且不说臣没有装疯卖傻,退一万步,就算是装疯卖傻……可是殿下啊,臣也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将来更不会是最后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本宫就知道你!”朱厚照磨牙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老神在在,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见他这样子,便百爪挠心:“你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说。”方继藩耸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眯着眼:“你说吧,没什么不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咳嗽,道:“殿下,装疯卖傻四字,可不能乱说,您是否忘了,想当初,文皇帝还是燕王的时候,他在北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打了个寒颤,竟是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对自己的两个老祖宗很佩服,一个是驱逐鞑虏的太祖高皇帝,另一个,就是横扫大漠,数次亲征的文皇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文皇帝还是燕王的时候,当时朝廷要削藩,早就注意到了燕王,燕王为了自保,便决心装疯,于是乎……这位燕王殿下,为了显得逼真一些,他居然在京师,也就是当初的北平裸奔,据说……当然只是据说,当时人们疯传,文皇帝还当街吃过**,而且还吃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背着手,一脸幽怨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哀痛的看着朱厚照,拍拍他的肩:“殿下,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外头王金元匆匆进来:“不好了,不好了,王烨王博士,被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博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对此人,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那个算出了圆周率的那个。”王金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才恍然大悟,而后,咬牙切齿:“谁这样大胆,这是博士,是咱们西山书院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撸起袖子,激动的额上青筋爆出,要去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一脸苦笑道:“少爷,正午的时候,王博士在西山的酒楼里喝酒,恰好遇到了一群生员,也在喝酒,这些生员,是学算学的,见了王博士,许是醉了,却有人摔了杯子,便是痛骂一声,一群人便是对王博士……诶呀呀,真是好一顿痛打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面上冷若寒霜:“反了天啦,今日他们打王烨,明日不是要打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一脸尴尬:“已经将这些喝酒闹事的生员拿下,讯问过,说是他们气愤不过。说是王烨王博士,生生将圆周率,推算到了七十多位数,而且这还是要考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方继藩释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算学的论文在期刊里不占多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圆周率被祖冲之推算到了七位数,而西山书院在祖冲之的基础上,生生在其后,增加了七十多位数,到时傻子都明白,将来算学职称考试,十之八久,这道题是绕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数点之后七十多位数啊,大爷的,换做方继藩,若也要考,也非要将这该死的王烨打个半死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叹了口气:“学里,正在处理这事呢,讨论的很激烈,不过最终,绝大多数的学士和博士还是决心给予他们严厉的惩戒,但是并不将他们开除出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山书院对生员的惩戒,现在方继藩几乎不管了,而是在这些有学职的人里,组成一个评议机构,让他们自行讨论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书院而言,是有好处的,毕竟可以让学士和博士们,开始接触学院的管理,与此同时,也显得公正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原因——方继藩,有点懒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皱眉:“这样的人,不除他们的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苦笑道:“小人听说是,若是将他们统统除名,学算数的,在咱们西山书院,就算是全军覆没了,所以……除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算学很枯燥,未来,也看不到太多的前景,所以学的人,确实寥寥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这算学的生员,人人都有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此,大家讨论之后,决定狠狠惩罚他们,重重的打,而且还需向王博士赔礼,便连王博士,也认为,这些人,除名不得,若是除名,算学就完啦,王博士深明大义,他热爱算学,怕它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王博士真是……”方继藩脸抽了抽:“真是德艺双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在一旁,也忙不迭的点头:“这样的人,确实少见。要不,我们去探望一下,也令他心安一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点点头:“明日备一份礼物,前去慰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心思又放在了案头上的图纸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图纸上,数不清的绘图和数字,看的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图纸,心里倒是有几分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所进展的蒸汽车,方向上,确实没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有自己提点了一些,提供了一个方向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也和朱厚照的全身心投入,分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……真是了不起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自己竟真有几分佩服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今天上午老虎起来的很早,可或许是酒精麻木了神经,坐在电脑边,怎么也集中不起精神,脑子里乱糟糟的,到了中午才回复过来,本来今天五更,所以来迟了,可说了爆就爆,待会儿还有一章,一点半之前发,让老虎慢慢找回感觉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