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八十七章:知我者谓我心忧

第八百八十七章:知我者谓我心忧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着有点发懵,眼花缭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世上,或许其他的东西,他无法理解和接受,可如何玩闹,朱厚照却是再能理解和接受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放光,随即冷笑,朝着身边一人道:“一群白痴,进攻时竟没有人拱卫左右两翼,这足球,和行军布阵一般,岂是蛮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便见一群医学生抬着一个面目全非的人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在担架上大叫:“打错了,打错人了,我们无冤无仇,无冤无仇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观看的观众,却是兴奋的嗷嗷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进球和打裁判,都是能引发观众们兴趣的燃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欢呼和口哨声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津津乐道的议论着两个球队的优劣,各自的球队球迷,痛骂着该死的裁判如何偏颇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西山,无论哪个团体,俱都组建了足球队,各种关于球队的传闻,亦是甚嚣尘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工学院的球队在数日之后,也成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队长朱寿带着一帮子钳工、铣工们,日夜埋头操练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没心思亲自下场去踢球,他自认自己脾气比较暴躁,生怕裁判们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天气越来越冷冽,也阻止不了人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,弘治皇帝感受到了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师已连下了几日的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每日猫在奉天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萧敬疾步而来,他身子微微的佝偻,低声道:“淮河那里……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,看了萧敬一眼: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民夫哗变,说是不满差人克扣粮食,有一个打头的,自居自己是伏虎天王,杀了官差,聚众数千上万人,袭了钦差的行辕,文公差一点,便落入贼手,被人救下,连夜赶回了京师……现在……他人就在外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皱眉:“怎么会出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工程实在浩大……”萧敬苦笑,看了弘治皇帝一眼,意味深长的道:“原本是征民夫万人,可朝廷急于要治本,所以这一次,工程量大了一些,招募了七八万民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其实这也是为何,每一次大工程,都是钦命朝中高官亲自去督促的原因,地方父母官,能征发数百人上千人,已是极限,若是上万人,非要巡抚亲自出马不可,可再往上,就是各部的部堂出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的,就是要防范于未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痛惜的道:“贼人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地的卫所,已是倾巢而出,前往弹压,幸得魏国公及时动作……诛了一些贼人,其他贼人,只好流窜,想来,不会滋生什么大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朕从内帑掏出来了这么多的钱粮,现在却没了啊。”弘治皇帝并不觉得欣慰,他摇摇头:“召文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却是前脚来了,他们似乎也听到了消息,目瞪口呆,没想到这个时间点,就出了事,当初陛下愿意从内帑里拨付钱粮的事,大家高兴的像过年一样,谁曾想到……这才两个月不到的功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文涛一副狼狈的样子,入殿,拜倒,哽咽的道:“臣文涛,万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气冲冲的瞪着他,狠狠的拍了拍案牍:“何至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文涛带着哭腔道:“臣不敢辩驳,这……这实是臣疏忽了。谁料那招募的民夫之中,竟是混入了不少的白莲教的贼子,他们混迹其中,成日造谣,老臣略有耳闻,命人捉拿了不少,本以为,只要将人拿了,杀鸡儆猴,便可相安无事,谁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头,说起来也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冬天,农闲的时候,正好修筑河道,朝廷的粮草是充足的,可不少拉来的壮丁,显然有所怨言,为了安抚这个情绪,文涛还让人给了一些工钱打发,可还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人聚众一起,任何事,都会无限的放大,哪怕是一个流言,都会使人生出不安,而一旦有人带头,对抗平日督促他们的督工或是差役,其他人要嘛是冷眼旁观,要嘛,就跟着起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文涛泣声道:“怪只怪,老臣不懂徐徐图之的道理,只巴望着趁着农闲时,赶紧完工,可万万料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铁青着脸:“无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能二字,吓的文涛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声道:“发生这样的大事,定是官吏欺民的缘故,固然贼子可恶,可若非如此,何以酿此大祸,命有司立即彻查此事,文卿家,你戴罪,听侯处置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文涛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高兴的过了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朝上下,都是欢欣鼓舞,预算一再提高,征募的民夫,越来越多,为的,就是想一次性解决水患,毕竟,这一次天子掏钱,现在陛下有银子,还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涛万念俱焚:“臣……万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起身,又行了礼,方才怏怏告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,他看了一眼随来的刘健等人,刘健一脸惭愧。

        作宰辅的,真是难啊,上头,要应付天子,下头,又是百官,可哪一个大臣是省油的灯,三不五时,就有篓子来,此次靡费的钱粮,有数十万之巨,结果……一场人祸,统统毁于一旦,那这河堤,还要修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忙道:“老臣万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,努力的克制自己:“好好的善后吧,大理寺和都察院,要好好彻查文涛,以及相关的官吏,对于贼子,能招抚的,招抚可,弹压亦可,这是魏国公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羞愧的无地自容:“臣明白,臣等,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挥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卿家……”弘治皇帝突然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马文升预备要走,听到陛下的传唤,忙是驻足:“陛下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他:“前些日子,朕听你说易经,讲这命卜之术,卿家何时,对这个有兴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马文升汗颜道:“这只是臣的小小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苦笑:“朕倒觉得,近来有些流年不利了,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吗?卿家何时开始学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遮遮掩掩,却又不敢欺君,只好道:“臣不敢隐瞒,臣前些年,也是流年不利,喝凉水都塞牙缝,请了不少的算命先生来测算,可大多都不准,后来臣有些急了,索性,自己……来琢磨着命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瞠目结舌,本想开口说,朕也想算算,可细细一想,又觉得不妥,便挥挥手:“这是旁门左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臣惭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随即,低头看着奏疏,心里略有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子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没有发怒,是因为想等此事彻查之后,再作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想起什么,抬头看了一眼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吓尿了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在做什么?”弘治皇帝语气很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想,陛下心烦意燥时,就问太子,问了太子,便更生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叹了口气,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还在制他那会动的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不过偶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偶尔?”弘治皇帝一脸疑惑的看着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不敢隐瞒啊,他拜下:“偶尔踢球。说是……总决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踢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疑惑的看了萧敬一眼:“蹴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摇头:“这个家伙啊,朕是懒得教训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笑吟吟的想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道:“什么是总决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是说,许多球队决胜,最后选出最强的两个队,进行决胜,前些日子,就选拔出了两支球队,一支是定兴县的采石队,还有一支,便是太子殿下……组成的……组成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组成的什么。”弘治皇帝面上风淡云轻,眼睛盯着奏疏,不过显然,他没什么心思在奏疏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踟蹰了好久,才道:“‘狗裁判不公’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脑子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细细琢磨和推敲了老半天,也无法理解,这是什么样的脑壳,才想出这么个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长叹一声:“他也难得玩闹,就让他闹一闹吧,朕不想管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这么说,可心里还是怅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要是心情有些不好,于是突然道:“比赛何时开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哭笑不得的道:“还有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,低头看了一眼奏疏,觉得索然无味:“去西山走一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,将奏疏推到了一边,当家太难了,哪怕是再怎么缜密,最后总会发现,有一个察觉不到的地方,会掉了链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无数的钱粮打了水漂,想着贼子们还未招抚和剿清,想着文涛的无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站了起来:“朕今日,什么心思都没有,去看看太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觉得这去看看太子,和去打一打太子差不多的意思,有点吓尿了,自己……这算不算泄露了太子的机密?太子殿下,不会又记恨上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早起,第一章,昨天的会补回来,大家算好。再感谢一下百万打赏的土豪同学,老虎要为你唱歌,土豪你累不,要不要揉揉肩,捶捶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