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八十八章:吾皇万万岁

第八百八十八章:吾皇万万岁

        西山,早已是人山人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球场上,热闹非凡,今日乃是旬日,恰好书院沐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定兴县,也来了一千多人,除了球队,还有不少主动来观赛的劳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采石队的球员,个个身材魁梧,他们是从定兴县各个球队中脱颖而出,顿时在定兴县引起了极大的轰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‘狗裁判不公’队乃是半途杀出来的黑马,在此之前,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么个不起眼的队伍,居然一次次淘汰了许多的球队,最后一举夺得了西山的冠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第六个裁判被打的面目全非之后,这一次的总决赛,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甚至……在球场附近,早已准备了十几匹快马,他们会将比赛的过程,以每一盏茶的功夫,轮流飞马送去定兴县,传递战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定兴县,今日也是不必上工,许多的匠人和劳力也都聚集起来,专门等候着战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比赛还未开始,球场的阶梯看台上,就有数不清的人用各种缝制的布条张挂起来,在人声中随风飘扬,而人头攒动,哨声和喧闹直破云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从定兴县来的球迷,则成为了重点的保护对象,他们被谨慎的安排在一个单独的位置,四周组织了数百个飞球营的士兵,保护他们的安全。



        飞球营的士兵,手中举着藤牌……组成了人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上空,则有飞球在飘荡,根据下头的比赛得分,张挂出不同的比分布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所有人若是看不清球场上的比分,只需一抬头,分别是红色、蓝色的两个飞球,便各自会张挂出不同的比分,以供人观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热闹的,还是西山彩业推出的博彩业务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最讨厌赌博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赌博坏人心术,而且导致无数家庭破碎,作为一个三观奇正,心怀天下之人,方继藩在西山和定兴县严厉的禁止了外围的赌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根本的原则问题,凡是有私下博彩者,都是严惩不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为了增加娱乐性,西山彩业也适当的推出了小额的博彩业务,一张博彩票,只需两文钱,一顿饭而已,再根据不同的输赢,适当的调整了奖金的多寡。



        西山彩业刚刚开张,只是瞬间,五万张彩票便销售一空,人们对于球赛的博彩,倾注了无数的热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彩业不得不继续开始加印彩票,在定兴县,在西山,无论是匠人,是劳工,是农户,是生员,是商贾,人人都捏着彩票,激动人心的等待着比赛的开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方继藩则悠悠然的坐在楼里,这楼距离球场并不远,用望远镜,便可以观摩到比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弟子安静的在一旁侍奉,不只如此,连朱秀荣也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陪坐在方继藩的身边,只是依旧有些无法理解,为何这么多男人,对于一个球,竟倾注了无数的热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起彼伏的声浪,传到这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似乎觉得这般的抛头露面不好,显得有些拘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方继藩却不以为意,倒是让人意外。方继藩甚至低声对朱秀荣道:“我买了三百张彩票,赌太子殿下能赢,你等着瞧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、刘文善、江臣、唐寅四人,束手立在一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也是很无法理解,这足球会突然之间一下子风靡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明明这足球,比之蹴鞠要简单的多了,无论是观赏性,还是技巧,比蹴鞠都相差甚远,可蹴鞠固然也颇为流行,可现在看来,其流行的程度,却比足球差得远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比赛还未开始吗?”方继藩看着几个徒弟问道,显得有些不耐烦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马上两个球队就要入场了。”唐寅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头,却是怡然自得的道:“万万想不到啊,为师的门生居然没一个杀进决赛的,为师这是情何以堪啊,你看那些挖石的苦力,还有那些成日拿着扳手,四处瞎晃悠的家伙……噢,对了,有一点最重要,所有的球员入场时,交代下来没有,要搜身,万万不可像上次一般,有人带着家伙去踢球了,这群liu氓,没有一丁点体育精神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伯虎便连忙回道:“这一次,安防严格了许多,恩师放心,不会出错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才放下了一些心,低头,呷了口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王金元气喘吁吁的跑上了楼,焦急地道:“少爷,少爷,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眼眸一瞪,豁然而起道:“又打起来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王金元哭笑不得的道:“是圣驾来了,就在下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听,打起了精神,哪里敢怠慢,边走边说:“为何不早说?陛下是明访,还是微服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微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匆匆下了楼,果然看到一辆寻常的马车稳稳的停下,萧敬在车旁伺候着,数十个禁卫都是便装,将这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上前,正好见车门打开,弘治皇帝屈身徐徐下了马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儿臣见过陛下,陛下日理万机,在百忙之中,竟还屈尊来西山,关注西山上下的百姓,儿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他怎么见陛下下车时,脸色不太好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有点虚了,谁得罪他了?是自己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弘治皇帝的脾气,方继藩觉得是了若指掌的,可他毕竟不是蛔虫,倒也不能立即猜测出喜怒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方继藩历来是在经验中学习如何跪舔的人,他眼角的余光只扫了萧敬一眼,却见萧敬脸色蜡黄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方继藩心里舒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哈哈,和自己没有关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陛下是因为自己而龙颜大怒,萧敬的脸色,哪怕是不幸灾乐祸,那也该是平静的。十之八九,又是太子殿下招惹陛下了,萧敬才会如此死了娘一般的表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阴沉着脸,抿着唇,默默点了点头,便背着手,先行进了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连忙亦步亦趋的跟了进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登楼之后,便见到了朱秀荣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皱眉,显然对于自己的女儿,在此‘抛头露面’,陛下的心情有点儿复杂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也显得局促,忙行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多说什么,默默坐下,方继藩亲自给弘治皇帝斟茶,而此时,球场那儿,已是欢声雷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球员们入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看便知发生了什么事,举起了桌上的望远镜,抬头看了一眼窗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球场之外,人头攒动,而球场之内,红色和蓝色两种装扮的球员陆续入场,一身红色短衫的朱厚照,显得精神奕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西山,是‘狗裁判不公’队的主场,朱厚照一露面,排山倒海的欢呼便一浪高过了一浪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千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死裁判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千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到这欢呼,而那望眼镜中【    更新快】的朱厚照,则踌躇满志,正在热身,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了朱厚照,弘治皇帝的心里有几分温暖,他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:“谁是裁判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一脸无语:“那个穿黑色衣服,脑袋上包的像天竺阿三一样的那个……就是裁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的不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了片刻之后,突然对方继藩道:“淮河的民夫反了,从者数千上万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再透露过多的讯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一听,顿时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想来是为此而气恼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偏偏陛下又是一个威而不怒,什么事都闷在心里的人,固然心里大怒,却也只藏在心里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讪讪一笑道:“天灾人祸,此乃常情,秀荣,去给陛下捏捏肩,陛下坐了这么久的车,一定乏了。你看着满朝文武,就没有一个肯为陛下分忧的,净是一群酒囊饭袋,啊……萧公公,我说的不是你,你也不是文武,你是太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脸色一青,很显然被刺激了,一口老血没差喷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便站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摇摇头,压压手制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这蹴鞠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是足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再说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……却已开球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脑袋包的像天竺阿三一般的裁判,抱着球,到了球场的中心,他将球放好,接着吹起了哨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先开球,顿时便犹如猛虎一般,带着脚下的球,横冲直撞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球员也不遑多让,拼了命的朝朱厚照迎面拦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个漂亮的回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一个钳工没有接住,这球,却被对面的采石队球员直接带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球场一顿嘘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气氛之下,弘治皇帝竟也忘去了心里的烦恼,一下子沉浸其中,他举着望远镜,耳边是各种欢呼和嘘声,在这镜片里,朱厚照气得跳脚,一面组织人防守,一面气呼呼的张口,似乎是在破口大骂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采石队发起了猛攻,竟是如狼似虎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采石队的球员,大多出自最底层的百姓,但凡有了一丁点机会,他们比任何人都要刻苦,细细的观看,会发现他们的技艺水平,远超了西山诸球队的同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