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九十章:上天之子

第八百九十章:上天之子

        庄户们有人懊恼着,有人开始吐槽裁判,也有人议论着每一个球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男人在一起,很快对所有的球员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    哪一个跑的快,哪一个犯了错,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程度而言,足球已成了社交的运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起初,不太喜欢这项运动的人,听的多了,耳朵出了茧子,自然也知道,那采矿队里哪个是前锋,哪个是后卫,哪个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他们的工作实在艰辛,固然在西山能吃饱饭,可每个人,都向往更美好的生活,因而,都不得不辛苦的劳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闲暇时刻,他们似乎不愿放过任何关注这球队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蹲一旁默默的吃着饭,偶尔,看到光屁股的小子自身边走过,而后撅起某个不可描述的东西,当着弘治皇帝的面,嗤的一声,将这童子尿化作了银弧,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们在身后,叽里呱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原来就是寻常百姓的日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这般的想着,听着男人们的议论,竟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萧敬,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,满脑子想着,太子殿下是否会怪罪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怪罪倒也罢了,哪一天皇上若是不在了怎么办?难道一定要赶在皇上面前死?

        他乱七八糟的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似乎有人看出了萧敬的异常:“老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萧敬错愕的抬头,第一次……有人叫自己老丈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是个精壮的汉子,一面端着碗,一面乐了:“老丈一定输了不少吧,买了多少咱们狗裁判该死队赢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式的名字,该是‘狗裁判不公’,不过人们更喜欢叫该死,朗朗上口,还带节奏,押了韵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有些不知所措,只是慌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哄笑起来:“哈哈,一定买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莞尔,意味深长的看了萧敬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的声音细,不敢打话,只低头扒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只因为,萧敬输的太多,所以才神魂不属,倒也不觉得有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弘治皇帝给了那锦衣卫校尉周岩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岩会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哈哈一笑:“我听说一件事,前些日子,那王东家,似乎贪墨了不少银子……将咱们的种苗,偷偷拿去卖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听,庄稼人家,是最在乎来年的种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种苗,可都是屯田所培育出来的,给他们试种……因而,许多人觉得很珍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岩自知方都尉在这里的声望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王金元那种商贾,名声却很是欠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没有说方继藩的坏话,而是直接从王金元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他有这样的胆子。”有人气咻咻的道:“就不怕上头知道,杀他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纷纷道:“这狗东西,大腹便便的,一看就不是好东西。听说他家里已有四房妻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等我若是中了彩,也娶一个婆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有人大笑:“说起来,下个旬日,就是咱们西山的一场友谊赛,是屯田队,对上医学院队,可有乐子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医学院队,那些书生,上一次他们和狗裁判该死队,可是输了两个球的,得买屯田队胜,屯田队的前锋叫杨贺,这个人了不起,身体可结实了,踢得一脚好球,他从前会蹴鞠,能射风流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你哪里得来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到时咱们买屯田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成,若是都买,这赔率就不高了,听老哥的话,想要财,还得买偏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岩一脸无语的看向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上,却是一脸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感受到,当一个坏消息出现时,人们的愤怒,可很快,这股子愤怒,并没有持续多久,哪怕大家都不喜欢王金元,可很快,他们更关系的,却是男人们都爱关心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东厂厂公啊,专门打击的,就是妖言,可是……厂卫这么多人,捉拿了多少妖言惑众之人,可相比于人家方继藩,轻轻巧巧一个足球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脑子顿时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了方继藩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又朝周岩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岩苦笑,便不禁道:“我听说了一件事,前些日子,走失的那头牛,其实是被人吃了,是李大头,亲眼所见,可他不敢说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家的牛?被谁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一起看向周岩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岩一副忌讳莫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以往,这等事,难免引人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是最宝贵的物资,是耕地的主力,也是农人的命根子,若是这王家的牛,当真是因为别的原因走失的,那么……后果就太可怕了,毕竟,人都会有兔死狐悲的心理,他们家,也真的有一头牛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那该死的姓温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姓温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西山的那个大厨吗,做牛肉是出了名的,不过他有方都尉庇护,因而人送外号温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早该猜到是他,咱们方都尉,给他骗了啊,一瞧他獐头鼠目,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呢,生的极丑,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他下头,有一个厨艺班,也凑了一个球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哈哈,一群厨子,踢什么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请了外援呢,招募了几个从前踢蹴鞠的来,成日躲在后山那儿练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他们真敢比赛,我定买他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岩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居然一时忘我了,听着津津有味,他忍不住道:“这却是未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看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踢球讲究的可不是个人的本事,靠几个球技好的人,未必能胜,朕……依我来看,决胜的关键,在于配合,就如行军布阵一般,哪一个环节有所缺失,就可能溃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大兄弟竟还懂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佩服的看弘治皇帝一眼,虽然不知道弘治皇帝说的对不对,可听着有模有样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就说今日这场比赛,除了裁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说到裁判,数十个庄稼汉子就怒了,有人抛了筷子,大叫道:“打死裁判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咬牙切齿的大骂,西山的人,当然支持自家的球队,这一次没有人不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竟觉得这些庄稼汉子很实在,没错,这些该死的裁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继续道:“除了裁判之外,该死队的根本问题,就在于配合上出了问题,那朱寿几次带球,都可以传出去,与人配合,突破对方的防线,可他太刚愎自用了,竟妄图一人突破对方的防线,那采石队的队长,是个精明的人,就是那个甲号,我看他衣上缝着是叫‘叶秋’吧,这叶秋一眼就看出了该死队的弱点,所以专门让人盯着朱寿,只要朱寿动弹不得,该死队,想赢,却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庄户们不擅长总结,这么一听,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今日比赛的光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一拍大腿:“老哥,就是这么一回事!我说呢,那采石队,个个生的贼眉鼠眼,獐头鼠目,猥琐不堪的样子,他们能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笑道:“只要该死队,能找到这个问题所在,尽力改正,下一次,鹿死谁手,就未可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庄户们纷纷点头:“恩公是个极聪明的人,我听说他织毛衣就很厉害,耕地也是一把好手,他这一次输了,定会接受教训,下次,保准赢的,听了老哥这么一说,下次再有决赛,我买五十张彩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买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被一群庄户佩服着,竟心里生出一股子得意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拳打保育院,脚踢养济院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眉飞色舞,纷纷围拢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呢,心里想着白日的比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实在不轻松,又遇到了那淮河的噩耗,实在令他不胜其扰,心中烦躁,现在却觉得心情放松了不少,他将白日所见,一一分析,众人听的纷纷点头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周岩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萧敬,一脸懵逼,啥意思,陛下是来干啥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面带微笑,却也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,天色不早了,屋里的婆娘们,开始河东狮吼,大呼男人们回家,众人才意犹未尽的纷纷起身,相互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说的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难得一次说这么多的话,可说了这么多,心里竟有小小的爽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抬头,天上弯月如钩,隐隐约约的月影,洒落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背着手,徐徐朝着黑暗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之中,许多人自夜雾之中现身,有人忙是打起了灯笼,照着弘治皇帝脚下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目视着黑暗,这一刻……他有的……绝不只是那从庄户身上找到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努力的回想着,今日自来了西山,再到现在,这一天下来,所有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所见的,他所闻的,他能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天子,这是他的职业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天色不早,得赶紧回宫了,奴婢派人,将马车赶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弘治皇帝淡淡的道:“是啊,该回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章,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