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九十三章:帝心难测

第八百九十三章:帝心难测

        这朱大寿虽是分析的头头是道,只需一看,便知此人非凡。



        足球到了现在,毕竟还只是平民的爱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有达官贵人有了那么点儿的兴趣,可碍于自己的身份,总还不至于凑这球评的热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而此人,显然可能是个饱读诗书之人,极善于总结归纳,将个个球员拎出来一通评论,有鼻子有眼的,哪怕是不认同他评论的人,单凭他这有理有据的分析,也不禁为之欣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,就是他对于下一场即将到来的决赛的分析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几轮的预赛之后,眼看着年关将至,所以新的一场总决赛即将开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几乎没有意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至少在预赛时,定兴县的采矿队迅速的击溃了对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得了一届的冠军之后,名声出来了,也有了不少的赞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银子有银子,要人……定兴县的球员里,不知多少人希望加入采矿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球队的规模,已扩充到了三十多人,替补就有十几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队长叶秋,更是风头一时无两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这一次,采矿队比之从前,更加的强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西山这里,狗裁判该死队虽是惜败于采矿之下,队伍也有所扩充,毕竟他们是西山翘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在经过几轮预赛之后,最终对决的,又是这两个曾经的老对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绝大多数人看到了采矿队的阵容,顿时震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梦之队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所有的精兵强将,都被其收入门下,因而人们对于采矿队的期待最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在西山,叶秋队长也成了许多人倾慕的对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个朱大寿,竟是直接了当的指出,此次采矿队必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大致分析出了原因,采矿队原本最大的优势,在于其整个球队配合极佳,可因为招募了更多精英球员的加入,虽然总体而言,实力增强了,可其配合能力却是未知之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死裁判该死队,却是接受了上一次惜败的教训,势必会调整战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开始分析双方上场的每一个球员,指出他们的弱点,最终他认为,采矿队最大的弱点,恰恰是其队长叶秋,叶秋擅长于进攻,而进攻对于团队的配合最是关键,一旦死裁判该死队严防死守,削弱了叶秋的锐气,那么采矿队的失败,也就可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看了这评论,忍不住叫骂,采矿队怎么会输,这个朱大寿是谁啊,怎么像和朱寿一伙的,这摆明着,就是吹捧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,死裁判该死队,输的还不够惨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又想骗我们的钱去买死裁判队赢?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愤怒的球迷,甚至咒骂《球经》,以此抗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得饶有兴趣,他依旧还是一早起来,见过了内阁大学士,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些空闲,让萧敬斟茶上来,一面抱着茶盏,一面让人将厂卫的奏报送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,显然对于民间的反应,很是热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几日,自己可是足足的熬了一宿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微笑,低头看着,这里头所奏报的内容,无所不包,例如东市和西市的物价,现在到了几何,例如最近京里发生了什么事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暂时没有心情关注物价,也没有兴趣去看各个衙署发生了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是一路朝后翻阅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一个地方,他停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京中《球经》出新刊,百姓叫骂不绝,更有人至书铺要求退刊,引发争执,前因后果,似与《球经》中一篇与帝同姓者评论有关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,脸都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忽明忽暗,神色凝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头,还有关于某些百姓痛骂的内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厂卫的奏报,还是有一些修饰的,尽力不会用什么不雅的言辞,让其出现在陛下的案头上,可见这些痛斥,显然可能比现实中温柔的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哪怕是如此,上头的字眼,却依然尖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铁青着脸,手微微在颤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察觉出了异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咋了?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对于奏报,还不满意?

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陛下关注球赛,所以对于球赛的内容,也格外关注,早就吩咐了下头,关于球的事,都要打探的详尽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陛下这一副眼里要杀人的样子,却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……不会对奏报……不满意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是伴君如伴虎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也不知咋了,最近总是被陛下呵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:“陛下……兵部尚书马文升,马上就要觐见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哐当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那茶盏顿时摔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接摔了个粉碎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吓的脸都白了,忙不迭的拜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地上可满是茶盏摔碎之后的碎瓷,萧敬的双膝一跪,便有碎瓷扎在他的皮肉里,殷红的血顺着他的裤腿泊泊而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奴婢万死啊,奴婢……真真该死。”他二话不说,扬起手就是给自己几个耳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,下手极重,萧敬的脸上顿时多了几道鲜红的掌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瞥了他一眼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忍不住道:“无事,朕……只是不喜这茶而已,你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萧敬的脸被自己打成了猪头,双膝也扎破了,狼狈不堪,却看着陛下,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看来是过于紧张,竟是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尴尬的擦了一把汗,忙道:“奴婢,这就去换,这就去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色,渐渐的缓和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显然没有料到,一个球经的评论,竟会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第一次直接感受到了民意的力量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以往所谓的舆情和民意,都是二道贩子,转过了不知多少道手,什么海晏河清,什么天下大治,哪怕是有一些不好的民意,经过了无数道的润色和修饰之后,却也已面目全非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唯独是朱大寿……当失去了天子的光环时,弘治皇帝不禁有些无言……这些人,骂人真狠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假装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背着手,道:“将地上的碎片,收拾干净吧,萧伴伴,你也去包扎一下,瞧你这个样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想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自己和陛下的距离,竟有些远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不妙的信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前自己是陛下肚子里的蛔虫,陛下一挑眉,他就知道陛下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道:“对了,总决赛那一日……早一个时辰起来,朕要处理好手头的奏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朕这评论,花费了多少的心力,里头的点评,哪一个不是反复的推敲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你们不是骂朕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好啊,那就来看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心里竟有些急切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预备要走时,弘治皇帝突然又叫住他:“萧伴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冷道:“从内帑里拿一笔银子,五万两吧,买西山队胜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错愕的看着弘治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总决赛是最吸引人眼球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满京城,都在热议着这一场决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足彩的赔率不断的浮动,不过这一场决赛,悬念却不高,许多人都认为,此战定是采石队必胜。因而,这狗裁判队该死的赔率,曾一度涨到了一赔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慢慢的,开始有下跌的趋势,毕竟赔率高,不少人看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来,却不知是谁在背后操纵,一下子,赔率暴跌,想来是有大庄家突然进场,竟是生生砸盘,将赔率砸到了一赔二方才堪堪的稳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日之后,比赛的日子……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手里捏着《球经》,竟是哭笑不得,他是今日才正式看了一眼球经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方继藩并不关心谁输谁赢,反正无论谁赢,方继藩都在最大的赢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《球经》的销量火爆不说,足彩的抽成也是丰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不是银子的事,如果有必要,方继藩随时可以将这些所得献给朝廷,他就是这样的人,置身于名利场,却一身傲骨,视名利如浮云,心里有的,只有家国天下,有的……是万民的福祉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践行良知二字的准则,是方继藩被人尊称为大宗师的主要原因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西山早已建立起了巨大的球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中间是球场,四周则是阶梯状的看台,直接用砖石,再铺上混凝土建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且这足球的盛行,让西山的望远镜,销量连日暴涨,进场的人们,人手一个望远镜,除此之外,还有无数人打出了各色的布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浩瀚的人潮之中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个看台上,则是一个书生举着望远镜,他的手里有一个看板,看板上,他需虽是用炭笔,记录下比赛的经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即时的消息,要保证记录下之后,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出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在这场比赛的每一刻所发生的事,都会用各种手段送至每一个角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再次感谢本书第一土豪同学(书友160219180242876)今天打赏的十五万起点币。支持是动力,一直有大家支持,艰辛的码字道路上也是充满光明,谢谢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