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章:垂死病中惊坐起

第九百章:垂死病中惊坐起

        门子一愣,看着这商贾,面带犹豫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收……收啥来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定兴县没有什么特产,也就是粮食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里是保定府的偏僻小县,又非是通衢之地,所以,除了本地一些做买卖的商贾,极少有外地的客商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有客商来,那也是将货物带进县里……至于带出去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反正,这门子在这里蹲了十几年,还没有见过有人眼巴巴的跑来说收粮的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门子显得很犹豫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老太爷还在大病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不便见外客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朝那商贾道:“我家太爷病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却不知尊府的大老爷,是否在?”商贾很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做买卖这等事,讲的是商机,一旦拖延下去,可就不妙了,谁知道会不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,这附近的地,大多都是方家的,方家实力雄厚,想来……有的是是余粮,错过了,可就失之交臂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门子迟疑道:“大老爷正在病榻前伺候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……要不,小人去通报一声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门子话风转得很快,因为一块碎银,已经落在了他的手里,他眼里一下子放光,嗖的一下,便往里头赶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开始交代着:“守住了地,才能守住这个家,老夫……活了这么多年,这家门兴衰之事,看的多了,愁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您别说了。”儿子们都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【    更新快】    这明显是交代后事的节奏……方老太爷,怕是活不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儿子握着方老太爷的手:“这家,还得父亲来当呢,这些……不必交代给儿子,父亲好好养病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苦笑,摇头,却是继续道:“你们兄弟,要和睦,家和万事兴。老三的媳妇,有点儿小心眼,老三啊,这男人,可不能给妇人制了,万万不可因为这妇人,和自家兄弟起了隔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爹……”老三只是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心里,升腾起了一股子浓浓的悲凉,自己这两腿一蹬,方家该怎么办啊……他咳嗽:“而今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我看……当今陛下,是被奸贼给蛊惑了,到时,何止是咱们方家,这满天下的诗书传家的世族,怕是没一个好的。可士绅和世族们都人人自危了,这天下……咳咳……天下还能太平吗?所以……要防范于未然。家里的周武,颇有几分气力,他们祖宗三代,都给咱们看家护院,这个人……要好好待他,将来,多招募一些庄户,让他带着,一旦将来群寇四起之时,就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儿子,听的心里冰凉,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却只是不断的磕头:“父亲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这些,是犯忌讳,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鸟之将死其鸣也哀……不说,老夫放不下心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爷,太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门子冒冒失失的进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有人来,让几个儿子大怒,老大豁然而起,厉声道:“混账东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门子大汗淋漓,却是大着胆子道:“外头来了个人,看着挺光鲜的,说是想要收粮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直接说是商贾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爷最鄙视商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大怒斥道:“狗东西,这个时候,谁还顾得上这个,给我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老太爷上气不接下气:“诶,怎么说你来着,你太鲁莽了,方才还说你,万万不可莽撞……叫来吧,叫来吧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老太爷希望给老大做一个表率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哪怕是病的要死了,却还是一副慈和的模样:“来者是客,不可怠慢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商贾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看他的打扮,一下子,方家人就轻慢了几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穿着的是圆领绸缎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看,这绸缎就是好料子,价格不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头上没有戴方巾,那么,定不是读书人。这不就是一个读书人嘛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太祖高皇帝在时,是最歧视商贾的,甚至言明,商贾不得坐轿子,也不得穿丝绸,不过……话虽如此,到了如今,就没有人严守这规矩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这方巾、儒衫,商贾倒是不敢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大上前,不客气的道:“敢问尊姓,不知何事登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商贾不以为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显然和士绅们打过不少的交道,知道这些人的臭脾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忙是行礼:“鄙姓张,叫张煌。听闻方家乃本地望族,特来拜访,冒昧而来,实是万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大冷笑,心里说,你既知万死,却还来做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看笑话的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,最怕的就是老大鲁莽不懂事,嘴唇嚅嗫着,使出了吃不可描述的气力,却道:“噢,不知足下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收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对方,就没有和自己寒暄客套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张煌心里有数,所以也直截了当,这样也免得尴尬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收粮?”方老太爷一愣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张煌继续道:“两文钱一斤,有多少要多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两文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价格,其实不算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方家拿着粮食,零零散散的去卖,也有这个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就在于,人家要的……是有多少要多少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眼下的收成好,所以在定兴县,两文钱,已是粮行里直接出货的价了,士绅人家,若是卖给粮商,可能连一文人家都不肯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要红薯干,还要油,还要酒,还要土豆粉,价格,都公道,还是那句话,有多少要多少。”张煌很不客气:“甚至,咱们还可以签一个长约,红薯干是八文一斤,油的话,一斤五十文,酒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口气,连珠炮似得,讲出了一个个价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价位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突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公居然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大一看,忙道:“爹,您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扶老夫起来。”方老太公揭开了被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大想将方老太爷按下去:“父亲,不可啊,您重病在身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谁料,方老太爷,却已趿鞋而起,巍巍颤颤的起身,眼里盯着张煌:“来,给尊客上茶,张贤弟,请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煌心里一松,坐下,有茶水递上来,方老太爷巍巍颤颤的坐在他的对面:“有多少要多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有多少要多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眯着眼,面上逐渐的红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煌又道:“可以先立契约,我先付定金。总而言之,贵府的农产,我都要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笑了:“这样的好事,实不相瞒,府上,有两个榨油坊,还有几个谷仓,那粮,可都是满的。酒……也有……还有鸡鸭什么的,要不要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好极了,都要!”张煌面露喜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道:“这价格……是不是高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煌微笑:“做买卖嘛,自是要大家都满意才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客客气气的道:“先喝茶,先喝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煌颔首,心里笃定起来,便呷了口茶:“以后,贵府的一切农产,鄙人也可包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激动的一拍大腿:“是吗?这好极了,若是如此,倒是要多谢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煌笑呵呵的道:“只是,不知何时开始签契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几个兄弟,见父亲激动的神采飞扬,都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心花怒放的看着张煌,面带着笑容,道:“这么好的事,老夫还能说啥,这契约嘛,自然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煌气定神闲,看着这老太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公突然道:“自然是不签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煌一愣,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这……您方才不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送客。”方老太爷挥一挥袖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煌急了,方才还说的好好的呢,说变就变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想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一点都不客气:“你走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煌汗颜,却不得不站起来:“那么,鄙人告辞,若是何时您回心转意,且记得,可到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回心转意,后会无期!”方老太爷干脆利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张煌无语,只好告辞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张煌一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家几个兄弟却是急了,他们既担心父亲,又觉得可惜,纷纷围上来:“爹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却是眉飞色舞,捋须,一脸得意之色,摇头晃脑道:“你们啊,叫你们不要鲁莽,一群没眼色的东西,蠢啊,家业交给你们,老夫怎么放心的下。你们还没明白吗?这个姓张的,急匆匆的跑来,有多少要收多少,这说明什么?说明有利可图,这个价钱,看似是公道,咱们方家若是统统都卖给他,甚至还给他签了长约,方家可以大赚一笔,且以后,还可无忧。可……你们的脑子想一想,人家为什么急匆匆的跑来……收粮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激动的一拍大腿:“说明……咱们的粮油,现在就是香饽饽,诶呀,老夫活了这么多年,也没这样的好时候啊。呵……那姓张的,还做买卖,竟想唬老夫,他也不打听打听,老夫纵横这定兴县数十年,岂是浪得虚名,他啊……还嫩着呢,老夫一根手指头,都上不了他这个当……一群蠢货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中气十足,拍案而起:“还愣着做什么,快去打听,到底出了什么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坐了一天的飞机和车,所以睡了,以后稳定更新,改正错误,老实做人,同时,感谢咱们的大土豪同学,今天的十七万起点币打赏,请允许老虎唱首歌:“土豪、土豪我爱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