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零二章:纳税光荣

第九百零二章:纳税光荣

        县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拜帖送至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县尊对此,只有一个态度……不见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所有人都以为,欧阳志是个怒目金刚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没想到……这一位,是个财神爷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县里的士绅们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突然意识到,从前哪怕是修个县学,都要仰仗士绅们的县令老爷,现在,却是手握着通天的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修在谁的地里,未来县里的规划是什么,这一些,能带来的……是何等巨大的财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所有人搔头骚耳之际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却是一脸的心平气和,他伏在案上,修了一封书信,直接送往西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新城里头,第一座大戏院已经落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戏院占地极大,有四层高,阶梯状的看台层叠而起,可以容纳数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娱乐匮乏的时代,这样的戏院,对于百姓们而言,吸引力是极大的,不只如此,在这里,还有一百零八个贵宾的厢房,厢房虽是狭小一些,可只要推开窗,便可看到戏台,位置绝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亲自领着几个门生,坐在包厢里,翘着脚,手里抱着茶盏,在自己的脚下,早已是人头攒动,无数人买了戏票登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演的,乃是定军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朱厚照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最近太忙,连喝茶,都是粗鄙之人的模样,一口喝干,而后对身边的宦官道:“刘伴伴,倒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身边的宦官姓不姓刘,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太子爱怎么叫就怎么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真舒服啊,价格不菲吧。”朱厚照兴冲冲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也不贵,一晚上,不过三十八两银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要跳起来:“这么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微笑:“下头那些百姓,一张戏票才十文钱,可是,咱们不一样,咱们是贵人,是在乎银子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沉吟良久:“怎么听着,你是将人当牛一般的宰,这是扒皮抽骨,一点肉沫儿都不放过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振振有词的道:“这是劫富济贫,是替天行道,为了咱们大明,为了皇上,我方继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觉得脑壳疼,忙是摆手:“别说了,别说了,你再说下去,本宫顿时不想听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幽怨的看着朱厚照,自己容易吗?自己这么做,为了啥?为了啥来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己都糊涂了,且不管,反正,是为了崇高的理想,为国为民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则是探出窗去,左右看看附近的包厢,却见包厢里,一个个亮起了灯,似乎都有人,朱厚照咋舌道:“原来还真有傻瓜上这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翘腿坐在一旁,心里冷笑,太子殿下,这是不懂得自己臣民们的心理啊,想想那些贵人们,他们会跟一群泥腿子混在一起吗?这包厢,就是给他们准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面是十文钱,一个是三十八两银子,这完全是根据贫富差距,算出来的定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价格,看上去吓人,可对于许多想要邀上朋友,或者上官,摆摆阔,或是想显出自己对受邀之人重视的人而言,这点钱……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呼出一口气:“本宫还是不明白,他们这样有银子,干嘛不自己请个戏班子到家里去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第一,天底下,最好的剧团,都在咱们西山。第二,在家里听,多冷清啊。可在这里不一样,殿下感受到了吗?尊贵呀,看看窗下头,人头攒动,那些……都是寻常的小老百姓,而自己呢,看着他们挥汗如雨,虽然和他们听着一样的戏,他们在那人挨着人,自己却翘着脚,落座在这清幽所在,一旁有人是伺候着自己喝茶,这是什么样的感受?免费游戏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免……免费游戏……”朱厚照瞠目结舌:“啥免费游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觉得自己竟是得意忘形,说漏了嘴,忙是摇头:“没什么,总而言之,这个世上,有了绿叶,就有人抢着做鲜花。自然,这也并非是争做鲜花的人蠢,殿下心疼人家土豪,却殊不知,对于那些腰缠万贯之人而言,这只是日常而已。好了……听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听着,站在方继藩身后的刘文善被人叫了出去,随即匆匆的回来:“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抬眸,看了刘文善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低声道:“学生的一个朋友,听说,有人暗中串联……已有三十多人,弹劾欧阳大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谁?”方继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压低声音:“可能和吏部天官王鳌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朱厚照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似乎也听到了什么,朝这边看来:“王鳌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痛心疾:“真是欺负老实人啊,欧阳志这样老实忠厚的人,自打做了官,就没一日不被人欺负的,他们是看我们好欺负,是将我们当做了面团,想捏就捏,想揉就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站了起来:“去查一下,王鳌有几个儿孙,打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脸色一变:“恩师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怒气冲冲的道:“王鳌乃是帝师,为师比较耿直,我确实不敢动他,我欺负他儿子和孙子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哭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恩师确实是耿直的过了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啪嗒一下子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本沉浸在戏中的唐寅一听,也几乎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唐寅泪流满面:“庙堂只争,岂可祸及家人。恩师若是看王公不顺眼,学生们便是粉身碎骨,也为恩师充作马前卒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王鳌老年得子,他儿子……还是个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怒气冲冲坐下,瞪了他们一眼:“狼心狗肺的东西,为师也是孩子的时候,有人欺负为师,也不见你们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在一旁,倒是劝道:“好了,好了,不要争,先听完戏,听完戏之后,明日去见驾便是,王鳌咬欧阳志,就是咬你,咬你,就是咬本宫,本宫帮你咬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,他心里何尝不明白,祸不及家人,方才只是气话罢了,难道真让自己去脚踢幼儿园,我方继藩堂堂正正,光明磊落,是这样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爷,老太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武上气不接下气,眼睛都红了,冲到了老爷的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老太爷,正握着一女婢的手,龙精虎猛的给这女婢看着手相,一听周武在号丧,脸都绿了,将女婢放开,便要摸手边的杖子:“畜生,你号什么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不好了。”周武跪下:“老爷啊,这下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脸色铁青:“快说,不说个子丑寅卯,老夫剐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武道:“小人刚刚听来了消息,说是……说是……地价,有下跌的趋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正待价而沽呢,一听,豁然而起:“为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路……路啊。”周武哭丧着道:“咱们这路,不是从定兴县修去新城的吗?可是……这一路修过去,却是需途径房山县和涿州县的,那两个县的人,也听到了消息,说这路也不是定兴县一家人的,定兴县人可以用,他们也可以用,他们……他们四处在招揽商贾呢,那新修的路上,到处都是进出涿州和房山的车马,一车车的粮……往那京师里送哪,还有人,厚颜无耻,打出了招牌,也说要建新城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一听,面上顿时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方家,可偷偷摸摸的收了不少的粮,就等商贾来收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老太爷嚎叫道:“该死,这路,乃是咱们定兴县的税银修的,欧阳青天大老爷,他早说了,这是取之于民,用只于民,路是定兴的,这便宜,却让房山和涿州人占去了?他们又没交税,凭什么就便宜了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武哭了:“是啊,现在各家都急红眼睛了,杨家人正在组织庄户呢,咱们定兴县,得护路啊,不能平白交了税,让别人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老爷子眼里布满了血丝,跺脚道:“当然要护路,不是咱们定兴县的车马,其他人统统都不准用,来,召集庄户,咱们得护着咱们交的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武颔点头,忙是去准备家伙和召集庄户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老爷子也不闲着,再没心思跟小婢女去研究命理玄学的问题了,拄着拐杖:“去县里,要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定兴县外头,已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士绅,为数不少的百姓也都来了,乌压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是定兴县的,自修好了,莫说是士绅,便是寻常的百姓,也都利益均沾,现在士绅们急着种粮,毕竟粮价涨了,所以给予了庄户不少的让利,突然之间,有了许多商贾,到处都有人在招募做工,三十钱日结,而今,却成了五十钱日结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定兴县的买卖人,突然涌入了这么多客商,更是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路……能让吗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感谢书友16o21918o242876今日十七万起点币的打赏,非常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