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一十章:大恩人

第九百一十章:大恩人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背着手,见方继藩目光冷峻,似乎也有些畏惧,他嚅嗫了嘴,才道“没错,是我带他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确的回答不该是说,没错,这是方正卿带自己来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大怒“该死!”拎着方正卿继续打屁股“你这狗一样的东西,让你带着朱载墨来,让你带着朱载墨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嗷嗷叫“爹,你听仔细,你听仔细,啊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敢顶嘴,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撵兔子一般,撵着两个孩子回到了郊游的队伍,一群孩子见了两个泥人回来,都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和方正卿两个,耸拉着脑袋,方正卿一瘸一拐,唧唧哼哼,低声说“我和我娘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,却是老实的很,进了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纷纷给方继藩行礼“见过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只颔首点点头,看着这群孩子“今日郊游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领队的,乃是刘文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上前道“恩师,学生带师弟们去蒸汽机研究所看看,让他们见一见格物之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格物之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就是物理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依旧板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忙道“下午的时候,唐师弟教授他们绘画和行书。恩师……学生照顾不周,居然差点让朱师弟和方师弟走失了,学生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冷着脸,还是一挥手道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悻悻然,忙吩咐随行的嬷嬷道“仔细盯好孩子。”说着举着一个小旗“师弟们,跟师兄走,不可再掉队和偷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带着一长串叽叽喳喳的孩子,继续步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坐车,是为了养成孩子们不要好逸恶劳的习惯,毕竟……方继藩是个反面教材,自打来到这个世界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出门坐轿行车,整个人都懒了,啊,要引自己为戒,孩子们多走走,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王鳌气喘吁吁追上来,一见到有人带着皇孙走了,便吓的脸都绿了,要追上去,方继藩道“你追啥,你也是孩子,也要去学习吗?要点脸吧,王主簿,你都七老八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只好驻足,却还满是担心,远远眺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听方继藩在一旁叹息着道“诶……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,人心不古;想当初,我是一个多么正直的人,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,才不想着玩,我心里只想着朝廷和皇上,打小就闻鸡起舞,一心只想着为苍生立命,可看看这些孩子,个个摇晃着脑袋,天知道这脑袋里有多少男盗女娼之事,可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王鳌如吃了苍蝇一般,忙抚着自己心口,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他才缓过劲来“方都尉,不知今日可有什么公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啊。”方继藩颔首“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镇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几乎是不约而同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边炉已经打好了,热腾腾的,方继藩道“牛肉准备好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准备好了。”温艳生看着两个家伙,宛如在看自己的两个孩子,带着宠溺的目光,取了一盘盘的牛肉片儿来,他刀工好,这牛肉薄片,只有纸张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鳌看着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似是看出了王鳌眼里的怒气,从袖里取出一份宰牛书“办了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方继藩招呼王鳌坐下“王主簿啊,不要拘谨嘛,来来来,坐下,我来给你烫牛肉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忍不住道“牛乃畜力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拿筷子,给他烫了一片牛肉,沾了温艳生特意调制过的酱,道“饿了吧,先吃,吃完再骂,不然没气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哆嗦着嘴皮子,很想掀桌子翻脸,可细细一想,要冷静,老夫什么大风大浪不曾见过,便举重若轻的举起了筷子,钳起烫好的肉片入口,扑哧……扑哧,有点烫,口里麻麻的,还有一股子辣味,呼……他拼命的呼吸,脸胀红了,正要说,此肉有毒,可旋即,这麻辣味道过去之后,嫩肉一嚼,舒服……麻辣之后,便是一股子说不出的感觉,吃了几口,吞咽下肚,真香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已在一旁大快朵颐了,朱厚照是一整盘的丢下去,而后全数捞起,眼睛盯着边炉翻滚和沸腾的肉渣,手在指指点点“这个是我的,那个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懒得管这么多“好兄弟不分彼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脸胀红,心里说,哼,一点吃相都没有,老夫吃啥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忙用夹子夹了生肉放进边炉里滚烫,正待要夹出来,朱厚照的筷子就扯掉了他半边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亲眼看着朱厚照将那扯下的半边肉放进嘴里,王鳌的眼睛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,跟这种人渣吃饭,你若是客气半分,是会被饿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吃饱喝足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居然觉得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放下筷子“我去试验活塞了,再会啊,老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人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头,看还没有吃饱的王鳌,继续捡着生肉渣子丢进边炉里滚烫,一面拿着长筷在沸腾的水里翻找,找出点肉星,蘸酱,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吃饱呢,才吃了七八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年龄还能老年得子的人,往往都有一副好身体,好身体的前提,必须得是吃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起身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吃饱喝足,有点困了,我且先去打个盹儿,王主簿自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想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睡,便是一个时辰,等再次出现在王鳌面前的时候,王鳌已经开始盼着晚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现在却是生龙活虎,仿佛浑身上下充斥了力量,上了马车,吩咐道“去新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就坐在方继藩大沙发对面的小沙发上,他没什么和方继藩想说的……所以,车厢里,很是尴尬,当然主要是王鳌尴尬,方继藩仰在沙发上,打着节拍子,哼琵琶曲《十面埋伏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新城,直接进入售楼处,王金元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加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钱庄大量的贷款,所以为了防止资金链出现问题,因而直接加息,贷款的利率变高了,与此同时,储蓄的利率也增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增加的结果,就是想要买房,你得多付利息,除此之外,你若是存钱,钱庄多给你利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南方的商帮闻风而动,将大量的银子储入钱庄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使西山钱庄的准备金充裕无比,而定兴县,似乎又开启了疯狂的扩建模式,大量的贷款,据说未来定兴县的财政稳健,税收足够应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定兴县,属于过热的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越如此,却越吸引无数的商贾前去,甚至连不少江南的富商,似乎也开始垂涎起来,整个定兴县,就如一个大工地,因为巨大的需求,以至于未来需要开辟无数的工坊,这些工坊可能前期投入的资金不足,可是未来一旦建起来,销路却是不愁的,毕竟……一切都是百废待举,现在市面上,物资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短缺,大量的丝绸、布匹、煤石、砖、钢铁等等的物资,都在暴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钱庄为许多的工坊,开始放贷,有了钱庄兜底,商贾们胆子也大了起来,都像疯了一般,规划出一个个蓝图,尤其是定兴县,属于示范区,准许炼钢铁,这一道宫中默许的条文一出,西山钱庄放出的贷款利率,哪怕再如何高不可攀,也是门庭若市。

        买房还是要买房的,毕竟新城和定兴县,铸就了不少新富,这些一夜暴富的人,都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在新城……有一个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今日刚刚推出了一处地皮,占地三千亩,结果……直接抢售一空,这地皮地段并不好,所以价格只有一万七千两银子一亩,可上午的时候,无数人就如打抢一般,既不问附近会不会有戏院,也不问西山蒙学会不会在那里建立分校,其实也没有人有时间去问,只怕自己落后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拿着算盘,不断拨弄,他其实心里有点虚,这玩的有点儿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辈子,也没见过这么做买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钱庄的存银,也不过是一亿三千万两,可是放出去的银票,却已远超了这个存银的数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放出去的贷款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幸好大家接受了银票,并且对银票的信用,深信不疑,可一旦出现挤兑,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……似乎眼下,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挤兑,再者说了,现在捏着银票最多的,恰恰是西山建业,只要西山建业不砸自己的盘,理论上而言,银票的信用,是可以完全保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银票已经开始出现在了江南,江南的商贾,慢慢的习惯了用银票来交易,接下来,钱庄还在想办法,弄出更小额的单位,来取代人们日常的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方继藩来,王金元笑开了花,连忙道“少爷,您可来了……正好,这里的账,请您得过一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哥、姐,求月票。

    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