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一十二章:没错,朕有说过

第九百一十二章:没错,朕有说过

        朝廷命官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孩子,都是一脸的懵逼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更是觉得,方继藩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,成日………不干正事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却显得极认真,沉声道:“从现在起,西山县在咱们西山……成立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忍不住道:“方都尉……这坏了规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没理他,径直道:“我有圣命在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方继藩就从袖里掏出一份圣旨,啪嗒一声放在了讲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圣旨,乃是太子殿下亲自弄来的,货真价实,王主簿若是不信,可以亲自核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的确不相信,他还当真上前打开了圣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圣旨的用料,与他平日所见的,一般无二。再看笔迹,字体端正,秀润华美,正雅圆融,显然是文皇帝在时,甚是喜爱,因而钦定的‘台阁体’行书,还有印玺,这印玺……也几乎完美无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陛下的圣旨?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这是吃饱了撑着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话,王鳌可不敢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手持着这圣旨,接着道:“陛下有旨,镇国府下设西山县,所辖之地,乃西山。设县中诸官,俱由镇国府推举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底气十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这是朱厚照给自己的,他说这是圣旨,这就是圣旨了,倘若不是,那也和自己无关,请出门左转,找正主儿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都睁大着眼睛,兴冲冲的看着圣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显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却见方继藩道:“从现在起,我要颁发任命了,朱载墨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在。”朱载墨上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现在,命你为西山代职县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有点懵,愣愣的道:“我是皇孙啊,将来要做皇太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直接的道:“闭嘴吧你,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自己老实巴交的孩子方正卿想要去坐飞球的账,自己还没跟他算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只好道:“学生遵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居然当真取出一枚小印:“领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上前,将印接了,低头一看,却见是西山县令之印的字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眼睛一亮,惊喜的道:“这是我爹刻的,我认得出,他每一次都会故意在这印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连忙板着脸道:“严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朱载墨忙将印收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方正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挨过了一次打之后,三日之内,都会老实一些的,此时,他忙道:“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现在任命你为西山县县丞,领印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方继藩一个个的唱名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三个孩子,有的是县令,有的是县丞,有的是主簿,有的是典吏,有的是司吏,有的是教谕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人人封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起初是不解,而后是疑惑,最后明白了,轰然的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激动得不得了,哪怕只是弼马温的官,他们也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最后慎重的道:“从现在起,这西山县,就归你们管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依旧在一旁发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啥……啥意思?



        小孩子玩闹,玩这个?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最后做了判断,方继藩真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朱载墨忍不住道:“恩师,归我们管?这……这是何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也就是说,你们就是西山县的父母官,所有的政令、刑罚、文教,俱都让你们负责,你们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,这西山县有七千六百五十三户,三百七千余人,这些人,生死荣辱,都掌握在你们的手里,其他的人,一概都不能过问,自然,为师可以做你们的师爷,有什么问题,可以来问我,但是……做决定的,却是你们,你们能明白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顿时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一脸懊恼的道:“若是做错了,你会不会打我?”他的口气,带着苦大仇深,是质问的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道:“不打,做对也好,做错也好,都是你们的事,反正这些百姓,我就交给你们了,你们现在抓几个人来杀头,也绝对无人干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顿时欢呼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更是激动得脸都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县令,最大的那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喝一声:“所有人都住口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‘县丞’、‘主簿’、‘典吏’、‘都头’、‘司吏’、‘巡检’、‘教谕’们纷纷住口,个个看着朱载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大叫道:“现在,本官要去升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轰然而应,一个个犹如要翻江倒海的大魔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面带微笑,吩咐这里伺候着的宦官道:“你们去准备好西山县的黄册,还有在册的钱粮,以及近来所有的诉讼,还有在册有学籍的读书人,统统送来给他们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方继藩便站了起来,事情办完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背着手,愉快的哼着调子,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事,方继藩已经懒得干涉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则是气急败坏的冲了出来,大叫道:“方继藩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很不客气了: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,这么多的百姓,你任几个孩子去胡闹?出了错,你负担得起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撇撇嘴,满不在乎的样子:“出了错就出了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你可知道……”王鳌火冒三丈,今日其他的事,他都能忍,唯独这个事,他忍不下去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:“你以为这是儿戏吗?你有没有想过,任一群孩子胡来,会有什么后果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想……”方继藩皱眉,接着好整以暇的道:“无非就是,百姓们日子难过一些……这一点不打紧,真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,我会终止孩子们的任命,所有遭受损失的百姓,我都会予以赔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若是他们草芥人命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只要人不死就成,反正就算是要杀头,那也是秋后问斩,到了那时候,可以刀下留人,人不死,到时,我可以平反冤狱,受害的人,我也可以赔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可是……”方继藩回头,郑重的看着王鳌道:“你记住一点,我有钱。我有钱,我就可以为所欲为,孩子们再如何闹腾,我负担得起,他们哪怕是将西山县拆了,我也可以平地起一座新城,任何人都不会受损失,一个都不会有。我花这些钱,自有我的用意,好了,王主簿,我是他们的顾问,你是我的顾问,现在……我让你闭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对谁都不会客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仁慈圣明的皇上!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的性格,改不了了,哪怕是王鳌,也得乖乖适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瞪大着眼睛,嘴唇嚅嗫了一下,最后……无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陛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疾步到了奉天殿,趁着陛下批阅完了奏疏的空当,忙是俯身道:“陛下……奴婢敢问陛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。”弘治皇帝显得不耐烦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,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咳嗽一声,方才道:“陛下……那个……那个……不知陛下是否下过一道旨意,这旨意没有经过司礼监,也非待诏房草的诏,宫中……也没有存档……是一道中旨……这中旨之中,说的是……要在西山设西山县,归镇国府辖下,一切官吏,由镇国府推举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顿时感觉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那两个东西,他们还是人吗?背着朕到底瞎编了多少的圣旨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朕但凡有一丁点的脾气,朕绝对将这两个孽畜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朕没有这种儿子和女婿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仰着脸,很认真、很委屈的看着弘治皇帝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……答案已经呼之欲出,萧敬觉得自己挺傻得,这种事儿……还需要问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则是板着脸,淡淡的道:“对,有这么一份旨意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愣,心里咯噔了一下,脸色却是精彩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有?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对陛下露出任何狐疑之色,只是心里,也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的道:‘朕亲自草的诏书,自己加的印,怎么,有什么问题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萧敬哪里敢说有什么问题,连忙如拨浪鼓似的摇头,笑嘻嘻的道:“陛下圣明哪,这…这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得不耐烦,道:“你还想说什么,一并的说,在此支支吾吾的,这是要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是趴下道:“奴婢还想说,还想说……陛下的意思是否是……让皇孙来做西山县的县令,让方正卿来做县丞,还有其他的孩子,则为主簿、典吏……教谕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很机械的抽了抽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依旧,又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孽畜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就只有拿孩子来玩耍的本事,一群孩子,能治理西山县?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,不怕闹出天大的笑话?



        用脚趾去想都知道,这主意,肯定是方继藩臣出的,伪诏的是朱厚照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带着愠怒,他扑哧扑哧喘气,最后……他深吸一口气,才声音平和的道:“没错,这就是朕的意思,有什么问题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各位,新年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