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一十三章:陛下一力承当

第九百一十三章:陛下一力承当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脑子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真是陛下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不像啊,自己一直侍驾左右,哪怕是自己没在的时候,也是其他宦官伺候着,陛下的一举一动,自己说是了若指掌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发现有发过这样的旨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此时的眼神,就如刀子一般的在萧敬的面上扫过,弘治皇帝冷声道:“怎么,朕什么事都需向你奏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”萧敬吓了一跳,连忙皇城惶恐的道:“没有,奴婢哪里敢,奴婢万死啊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弘治皇帝沉着脸,冷冷道:“朕发的旨意,还无需你在此啰嗦,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萧敬再不敢过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道:“你为何说起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咯噔一下,低眉顺眼的道:“这是……这是因为……陛下,这是因为……外头有了传言,京里许多人都在议论着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起眉,盯着萧敬道:“他们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萧敬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他如此,便晓得外头是怎么说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能说什么,胡搞瞎搞嘛,这……其实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也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认可自己的皇孙,每一个做大父的人,都会觉得自己的孙子是与众不同的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皇孙毕竟年纪还小,拿着这么多百姓跑去让皇孙亲自去治理……这……就太过头了,方继藩这个小子,他是不闹出一点事来,不罢休啊。最可恶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朱厚照,他皮又痒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有气,却也有些忧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孙这么早就成为天下人瞩目的中心,若是闹出点什么笑话出来,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声道:“噢,朕已知道了,朕这么做,自然有朕的用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很想将朱厚照那小子抓来奉天殿里,细细一想,天知道方继藩和朱厚照又在鼓捣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毕竟……是有怪才的,也罢……这口锅,朕背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内心复杂,其实现在他已猜测到了陛下的心思了,因而……再不敢多说什么,只是站在一边,心里则在嘀咕……近来还是小心一些的好,别到时候,所有的气都撒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西山县挂牌成立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班的差役,都已齐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有模有样,吏房、户房、刑房……五脏俱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县衙的大堂,悬着明镜高悬四字,端庄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桌椅,也都是订制的,得让县令、县丞等人有威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作为狗头师爷,手里打着蒲扇,他最缺的是两撇八字胡,不过这不打紧,人重要的是气质嘛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等人,则是显得很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他们再幼稚,却也知道,从现在开始,他们就要开始治理地方,无数人的身家性命,都要维系在他们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孩子围着黄册,开始计算着他们治下的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朱载墨让刑房司吏徐鹏举取最近的诉讼来,低着头,有模有样的翻看着所有的案卷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家丢了一条牛,西家打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皱着小剑眉,看得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撑着小脑袋在一旁,突的,脑袋嘭的一下摔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了个激灵,连忙吸了吸鼻涕,撑起脑袋来,一脸迷茫的看着左右,这是哪里,我是谁,我在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顿时瞪大了眼睛,怒气冲冲的看着他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立马怯了,嚅嗫着嘴,老半天,才期期艾艾的道:“我……我想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像是饥饿会传染的似的,孩子们顿时轰然叫起来:“饿了,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一拍惊堂木,冷喝一声:“肃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这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瞪了徐鹏举一眼,徐鹏举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朱载墨正色道:“去寻张家的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徐鹏举嘴巴张得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朱载墨继续低头看,边道:“近来学堂人满为患,教谕朱迁,你去招募人手,从县里调拨钱粮,扩建学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孩子,都当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孩子反而是最有初心的,一旦他们开始扮演一个角色,虽开始会有些不习惯,可很快,他们就会认真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道:“这里有一桩案子,要不要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户房的钱粮不够了啊,哪里有这么多钱粮去修学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觉得头越发的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这和书里所学的,完全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教化天下,这四个字,人人都会说,可是……真要到教化的时候,却发现全然不是这么回事,怎么教化,让人学什么,请什么样的人……学堂不够了怎么解决,钱粮不够了又怎么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,都是环环相扣,可偏偏,任何一个决定,都会引发连锁的反应,等到最后,转回来发现,噢,解决了这个问题,又会衍生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在旁含笑看着,哪怕知道这群小逗比,明明是在坑人。让他们这般折腾,方继藩敢保证,不出一年,西山县的百姓不敢说死绝,但是至少得死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钱……他撑得起,也让那些人死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你们折腾吧……到时候再擦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悠悠然的摇着蒲扇,伫立一旁,犹如运筹帷幄的军师,只是含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,你看……劝农,让百姓们尽力去种植土豆可以吗,土豆的产量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道:“这是县尊拿主意,本师爷不敢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!现在正好到了春耕时节,要赶紧张榜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抓偷牛贼的事,要抓紧,徐鹏举,限你半月之内,将人抓来,否则打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在一旁边拨打着算盘边道:“师兄……我们的钱粮不够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等土豆都种出来了,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足足忙碌了一天,一个个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居然开始乐在其中,每一个人,都开始牢记住了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日,是在杂乱无章中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到了此后,开始有了章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孩子身边都会安排两个文吏和差役,这些人只负责执行,其他的事,一概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大家开始带入自己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们再幼稚,也开始在身边文吏的建议之下,慢慢的对于自己要做的事,有了一个基本的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嗯……坑我吧,我有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再过几日,方继藩便觉得在此做师爷没有任何意思了,人又懒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这些孩子们胡闹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捅破天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顿时觉得得心应手起来,他和所有的孩子们一样,开始享受起这样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万人的荣辱,具都维系在他们的身上,他们做出一个又一个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,很稚嫩,慢慢的,开始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过了半个月,方正卿开始得意起来,就如锦衣还乡一般,请方继藩到县衙里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一次不只是一个人去,而是带上了王守仁、唐寅、刘文善人等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县衙,众人落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孩子便纷纷涌上来,恭敬的道:“见过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朝他们颔首,微笑道:“殿下,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满面红光,作揖,随即挺着胸脯对身边的人道:“正卿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,看到方正卿一副狗腿子的模样,方继藩便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要保持微笑,微笑使人长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迟早被这兔崽子气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得意洋洋的道:“爹,我们这些日子判了十几个案子,还鼓励了庄户们开垦,不只如此,我们还扩建了学堂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数家珍一般,将他们所办的事统统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感慨起来:“不错,不错,很好,很有几分样子,真是不容易啊,你们的欧阳大师兄也在做县令,他掌管着一个县,有声有色,看来用不了多久,你们就要比他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纷纷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翘着脚,道:“伯安,你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颔首点头:“师弟们可知道为何恩师要让你们来此,掌这西山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问过之后,不等众师弟回答,接着便道:“恩师的本意,是让你们知道,你们手握着无数人的生死荣辱,让你们尝一尝这手握大权的滋味,也让你们知道,这万千百姓,与你们生死攸关。你们这些日子所做的事,恩师都看在眼里,你们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本事,很是难得,师兄在这个年纪的时候,还只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更加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王守仁话锋一转,目光幽幽道:“我们先从判的案子先说起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哭了,月票被爆了,大新年被爆,老虎含泪求月票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