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一十四章:致良知

第九百一十四章:致良知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显得很冷静,看着朱载墨这些师弟,就如看自己孩子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平静的道:“这里有一桩案子,是陈家之女,因被邻人男子欺辱,所以欲上吊的……殿下有印象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的。”朱载墨连连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道:“西山这些年,在恩师的治理之下,也算是一处世外桃源了,可但凡有人的地方,终不免会有纠纷,自然不免会有三教九流。殿下审判这个案子,判了邻人男子吴悦大罪,杖打三十大板,戴枷又在衙外跪了两日,预备将其充军流配三年,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便愤慨的道:“此人,太可恶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表现出了十足的正义感,其他孩子也纷纷点头,说实话,判决的他们心里很痛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看了方继藩一眼,随即含笑道:“可事实如何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孩子们怔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的意思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随即取出了一份卷宗,慢悠悠的道:“殿下有没有查询过,这陈家之女,其实早在三年前,喔,那时候,他们陈家还没有迁来西山的时候,就曾经因为有人调戏她,而遭遇纠纷,至县衙状告。这陈家父女二人算是惯犯了,他们每每都要寻个机会污蔑别人,以此诈取财物,若是对方不肯,则至衙中进行状告,不只邻人男子吴悦,根据走访,受他们勒索的男子,还有三个人,不过他们都选择了忍气吞声,花钱消灾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朱载墨呆住了,眼中尽是讶异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既无法接受,几日之前,还在公堂上哭哭啼啼,一副柔柔弱弱之态的女子,竟是这样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更无法接受,自己居然弄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憋红着脸,他一向不把自己当孩子看待,他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如陈鹏举这样同龄的孩子,就宛如智障一般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和方正卿关系好,方正卿也是个智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孩子的嘴,都张得有鸡蛋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此时便对下头的人吩咐道:“将吴悦带进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有人抬着担架将吴悦抬了进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吴悦先是杖打了三十大板,而后又戴枷三日,早已是皮开肉绽,气若游丝,可一进了这里,便悲从心起,哀嚎道:“冤枉啊,小人冤枉……小人冤枉……小人上有老母,又有兄长和弟妹,平时只低头做工,只想补贴家用,从不作奸犯科……小人从没有调戏过那陈家之女……小人冤枉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哭的撕心裂肺:“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,我没有……谁调戏良家妇女,谁就天打雷劈,万箭穿心,下拔舌地狱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坐在一旁,方继藩一直显得很冷静,可一听他如此赌咒,顿时脸色有点变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呔,你这狗一样的东西,你说话过份了啊,调戏良家妇女,招你惹你了,这样诅咒,是什么意思,你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种调戏,叫善意的调戏吗?畜生,活该你被打,嘴贱!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脸胀红,张口想让这狗一样的东西赶紧滚出去,不要污了自己的耳朵,好在方继藩涵养好,最终还是轻描淡写的坐着,翘着腿,依旧一副在旁安静恭听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凄厉的哀嚎声,听在孩子们的耳里,却是出奇的刺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个个脸色略显发白,有些慌了,神色间带着恐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判错了?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下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更是脸色难看至极,这案子,是他判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颓然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他……他……赶紧给他治伤,要重判,给他翻案,还有……不将他流配三千里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了,其实孩子的内心,绝大多数时候是纯洁的,除了徐鹏举之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命人将这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吴悦抬下去,而后郑重其事的看着朱载墨道:“不可以改判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道:“县令是地方父母官,代表的是朝廷,和天子,治理一方,到了他的治县,就如天子一般,金口玉言,一旦判决,改判的可能微乎其微,因为……不会有任何人告诉他,这个案子错了,而他,永远都只会以为自己是青天大老爷,所以……殿下,不能因为师兄提醒你,所做的决定就可以随便更改,有的人,他可以错九十九次,可他做对了一件事,便可得到宽恕。可是……殿下啊,有的人,哪怕他只做错了一件事,便会有人为此而家破人亡,会有一个无辜的人,人生发生改变。不只不可以给吴悦翻案,那陈家之女,虽是前科累累,可是,因为县衙已有判决的关系,所以他们现在依旧可以逍遥法外,直到下一次,有人不肯就范,他们告到衙里来,这些年,他们诈取的钱财,已有数百两,也足够他们带着这些银子离开西山,寻觅一个地方,快活一辈子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朱载墨顿时,眼睛红了,他抽了抽鼻涕,又想倔强的抹掉泪,此刻,满腹的懊恼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方正卿已是哇的一声哭出来了:“这是我教朱师兄这样判的,都怪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板着脸道:“所以,吴悦依旧还要流配三千里,三年之内,不得归家,成为流徒,而他们的父母兄弟们,现在已是焦急如焚,对了,他的母亲,因为他而哭的眼睛要瞎了……他的弟弟,因为他的罪名,将来只怕也没有人愿意雇佣,甚至将来不会有人家愿意与之婚配。殿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小小的身躯一震,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守仁,接着又看向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肃然着脸:“好,这个案子,就说到这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还有一件事。”王守仁笑吟吟的道:“殿下觉得近来县里,粮食不足,所以……鼓励百姓们开垦,种植土豆,这其实也没有错,不过……殿下有没有想过……许多的百姓,根本就没有预备足够储存土豆的地窖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叹口气,接着道:“土豆和麦子和稻米不同,它是不易储存的,若是事先没有预备足够的地窖,哪怕是种植出来了每亩数千斤,收割的时候,到时足够吃了,可是往后数月,这些土豆便统统都会腐烂,那么未来的大半年里,百姓们吃什么?这些百姓……用不了多久,就统统都会被饿死。到了那时……一切都完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他已吓得面如土色,会饿死数千上万人,就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即道:“那……那赶紧让他们改种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摇头,微笑道:“改不了了,春分时节,即将要过去,现在要改,也已来不及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所有的孩子都呆住了,个个严重是惊恐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是要死人的呀!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王守仁徐徐道来,娓娓动听,他显得很平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平静的话语里,却令所有的孩子,顿时泄气,这比拿刀子割他们的肉还要难受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还要听吗?”王守仁笑吟吟的看着朱载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这个孩子,这个孩子就像当初的自己,较真,假装成熟,好学,心怀大志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的眼泪,已是扑簌而下……顿时嚎嚎大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打他能揍徐鹏举起,朱载墨就极少哭了,这是懦夫的行为,可现在……他哭的伤心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抱着他安慰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孩子,也个个面无血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殿下可知道,要行仁政,有多难了吧。读书……学习圣人之道,就是学习良知,首先要做好的,就是读四书五经,读过之后,才会有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愿望。可是……单靠这个愿望还不够,读了孔孟,哪怕滚瓜烂熟,也绝不可能使殿下明察秋毫,更不可能让殿下洞悉一切隐藏在肤浅表面背后的本质。那些自称半部论语便可治天下,或是读了一些书,便信口开河的人,殿下不要相信他们,因为……他们做事,可能比殿下还要糟糕。抱着良好的愿望去做事,若是没有足够的能力,那么……可能事情最终会更坏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滔滔大哭,突然,他啪嗒跪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一看他跪下,连忙侧身,表示自己不愿意接受皇孙的大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朱载墨便跪在了方继藩的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孩子,也纷纷拜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此刻,是茫然和无措的,在历经了半个多月激动的不得了的折腾之后,此刻反省过来,看着自己错误频出,想到自己害了无数的人,作为孩子,第一个反应,就是该找自己的妈了,哪怕是朱载墨,也不能免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大方的接受了他们的跪礼,自己既是朱载墨的姑父,又是舅舅,还特么的是恩师,受他的跪拜咋了,谁不服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含笑道:“你们读书,见识了百姓的疾苦,便算是有了良知,可是现在……你们想要学习做事的方法了,是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含泪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