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二十章:奉天承运

第九百二十章:奉天承运

        这什么情况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人是谁?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……怎么来了一群孩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差役,都疯了吗?为何不拦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再端详朱载墨,张来突然觉得此人非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看他的装束,顿时,张来脑海里,想起了一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顺天府府尹如走马灯似得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天子脚下嘛,随时可能被大人物看重,平步青云。也有可能,不小心就得罪了某路神仙,最后,一招被贬,永不翻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背着手,凝视着张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孩子们,个个很凶,一看都不好招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被一群孩子,凶巴巴的看着,张来觉得压力很大,他站在明镜高悬之下,案牍之后,忍不住道:“你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敛衽,面带厉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看这威严的气度,还有这丝毫不将人放在眼里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心里一松,他觉得,自己可以确认对方身份来了,没毛病,皇孙不就该是这个样子嘛?



        他二话不说,下了案牍,拜下:“臣顺天府尹张来,见过殿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才反应过来,纷纷拜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不以为意,阔步至案牍之后,随即,他坐在了张来的位置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明镜高悬,签筒上满是令牌的案牍之后,朱载墨朗声道:“西山县灭门一案,实在蹊跷,现在……发还重审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还跪在世上,皇孙没叫他起来,让他心里有点急,殿下这是什么意思,不尊重自己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问题的关键就在于,此案,已成钦案,现已结案,重审?这是什么意思?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忙道:“殿下,臣乃是顺天府尹,此案,臣已过审,大理寺也已核验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厉声道:“牵涉人命相关,现有疑点,自当重新发落,这与顺天府是否审过,与大理寺核验过,有何干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来汗流浃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闹,这是胡闹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堂堂皇孙……居然直接不走程序,这是胡搅蛮缠,你们一群孩子,来顺天府闹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却不得不小心应对,不过,虽然皇孙乃千金之躯,贵不可言,张来不敢得罪,可毕竟,是朝廷命官,兹事体大,今日若是在这顺天府,被孩子们拿捏,以后,难免被人所笑,他肃容道:“殿下可以不理会顺天府和大理寺,可是此案,已由陛下朱批圈定,人犯罪无可赦,当斩立决,此案已告破,殿下……臣期期不敢奉诏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话,可谓是掷地有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孙怎么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是朝廷命官,公堂之上,岂容孩子胡闹,这是陛下御批的案子,已经结束了,我身负皇命,何惧之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没有说话,他陷入了沉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打起精神:“殿下,顺天府非同小可,此案又关系重大,不可轻忽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的臣子,无论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,终究还是要注重气节的,历史上,正德皇帝想跑去大同带兵作战,结果到了关隘,照样被守将拦住,得知对方乃是天子,一样打死不肯开门让你出关,你们这些姓朱的,咋玩是你们的事,大爷我不能奉陪,毕竟,我也是要脸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平静的道:“可是……我的恩师,乃方继藩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沉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躯微微一颤。



        竟发现,自己的后襟,飕飕的冒出了寒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阎王好惹,小鬼难缠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是讲道理的,只要自己职责所在,在这大义之下,陛下断然不会加罪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方继藩是什么鬼,那厮……他没有江湖道义,啊,不,他不讲规矩的啊,说不准哪天,自己被人套了麻袋,敲了黑砖,又或者,自己的儿子走在路上,遭了黑手……我张来全家有三十七口人哪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安静、沉默……无言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却是厉声道:“带人犯,将原告贾青,也一并押来,还有此前的所有人证物证,统统呈上,擂鼓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啪!



        惊堂木狠狠落下!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面无表情:“为以正视听,将此案彻底查个水落石出,允许百姓旁听,方正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在。”方正卿激动的小脸蛋都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轻描淡写的从腰间取出一枚金印来,丢在方正卿的手里:“将此印,给我捧好了,此乃我的父亲,向陛下讨要的宝印,有奉天只宝在此,在本县审断期间,谁敢喧哗,敢造次的,见印如见圣上,先斩后奏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先斩后奏四字出来,所有人惊疑不定的看向那方正卿捧着的宝印,他们惊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之宝,竟在此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这怎么可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皇孙在此,这陛下之宝,远远看去,又是有模有样,谁敢质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轰然拜倒,匍匐在地,再不敢吱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已是骇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鬼了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前脚陛下的御批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脚,陛下之宝,也就是当今陛下最常用的印玺,竟是被皇孙带了来,这陛下是左手打右手?



        且皇孙说的绘声绘色,是太子殿下,为皇孙讨要的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已分列两旁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鼓声如雷而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道威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端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站在一侧,捧着宝印,犹如圣君附体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顺天府正堂,杀气腾腾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案,本就因为格外的凶残,早已引人关注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突然又听说皇孙亲理此案,原本杀之后快的死囚,竟是生生被劫下来,引起了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不少人,纷纷闻讯而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围在堂外,等候犯人和原告押上,又远远端详那坐在明镜高悬下的孩子,窃窃私语,议论纷纷,不多时,这里已是人满为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来见了,已是汗流浃背。陛下已经朱批,自己不执行?



        任由皇孙胡闹,陛下想来,也一定会见怪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又来了这么多百姓,皇孙不许差役阻拦,若是……闹出什么笑话,自己……岂不也是昏聩无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虽是心急如焚,脑海里,却想起了那该死的方继藩,居然……心里有点儿打起了退堂鼓。再见那方正卿奉着的宝印,喉结滚动,想说什么,却又将这话,吞咽回了肚子里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细细的讲述着国富论中的观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许多翰林嗤之以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会有人认真倾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个个若有所思之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提问,只是,单凭看书,可能许多疑惑,还未解决,可现在亲自在听,竟发现,这等阐述,更为直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依然……未必认同国富论,却也觉得……这国富论,未必没有闪光之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渐渐入了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: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入堂,拜倒,磕头:“陛下……不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无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见鬼了,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脸色一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司礼监秉笔太监,宫中的宦官,大多归他节制,现在这宦官,如此不懂规矩,到时,陛下定要责怪自己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厉声道:“好大的胆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这小宦官瑟瑟发抖,却是战战兢兢道:“出事了,出大事了……皇孙……皇孙去了顺天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懵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去了顺天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为何去顺天府?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是,说是……要重审西山县贾家灭门一案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弘治皇帝豁然而起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害了啊,在西山县还没折腾够,现在了不起了,直接折腾去了顺天府,明日岂不是还要来奉天殿里折腾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立即目光一侧,狠狠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无辜之状,关我啥事,我是无辜的啊,我啥都不知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,他也没想过,皇孙会玩这么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听,顿时有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,有意思啊,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儿子……像本宫,青出于蓝胜于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随即,他深吸一口气:“顺天府府尹张来,朕知道他,是个忠直之人,想来……不会任皇孙……玩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孙,将陛下的宝印,带了去,府尹张来,本是想制止,可见了宝印,哪里还敢做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是懵逼的:“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皇孙说……太子殿下,向您讨了宝印,而后,交给了皇孙,皇孙带着这宝印……去了顺天府……见此宝印,如陛下亲临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他的内心……是绝望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听,方才还脸上带着笑,下一刻,突然这脸便拉了下来,随后,他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,你大爷的朱载墨,你陷害你爹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立即道:“本宫没有,本宫没有……本宫没有讨要什么宝印,父皇,儿臣冤枉哪,儿臣没有给载墨什么宝印,这都是子虚乌有,子虚乌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猛地抬头:“你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总算写完了,感觉手指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万幸,至少任务完成,亲爱的读者们,双倍月票,给老虎喂点食吧,他饿了,他很饥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