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二十一章:堂下何人

第九百二十一章:堂下何人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急了,急得眼睛都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被这样冤枉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男子汉大丈夫,敢作敢当,这*盆子,不能这么无端的扣在他的头上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道:“没有,父皇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点儿抓狂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方继藩掖了掖他的袖子,对他眨了眨眼,似乎在说,殿下……认了吧,这有啥关系的,不就是一个黑锅,皇孙闹出什么事来,殿下来受这个罪不好吗?毕竟载墨,他还是个孩子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是不依不饶,刚要继续说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就虎着脸道:“你还说没有,自己做的事,你不敢认?昨日你与继藩一同入宫求讨朕的宝印,你们自己亲口说,只是拿去看看,可朕一转眼,印就没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本是一脸平静,看热闹使人快乐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一听弘治皇帝说,你与继藩一同入宫几个字,方继【    更新快】藩顿然打了个寒颤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啥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点懵,随即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哪,千古奇冤哪……”方继藩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。



        满殿群臣,一个个板着脸……无言的看着嗷嗷叫的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下比朱厚照更痛心了,真是他大爷,这不是自己儿子啊,关自己什么事,若是方正卿那个小畜生,倒也罢了,可选择我凭啥背这个锅,凭啥?



        跑去号称欣赏陛下的玉印,然后和太子揣着宝印跑了,送去了一个孩子,孩子拿去给冤案审判,到时判出个什么贻笑大方的糊涂案出来,这锅太大了,背不动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就算是不治罪,自己也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我方继藩……也是要脸的人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捶胸跌足的道:“陛下一定记错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哀嚎,瞬间将朱厚照的惨呼掩盖了下去,这二人,一个俯身悲鸣,一个仰头咆哮,这一次是真的伤到了心,还有比这更冤枉的吗,睁着眼睛说瞎话,眼睛都不带眨的啊,仁义呢,道德呢,亲情呢,人格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板着脸,似乎耐心到了极限,厉声道:“朕说有就有!再敢狡辩,罪加一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和朱厚照俱都沉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是心急如焚哪,就怕闹出什么笑话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小的孩子,若不是朱厚照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胡搞瞎搞,怎么会想着跑去顺天府,就是这两个东西教坏了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激动得额上青筋暴出,双目里充斥着血丝,抬眸道:“你们……都在此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臣则是一脸发懵的看着弘治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,我们在筳讲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你叫我们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可怜巴巴的抽了抽鼻子,似乎想要弄出点小动静来,引发陛下的同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看方继藩哭爹喊娘的样子,居然破涕而笑,方才一肚子的冤屈,竟发现多了一个人一起背着,似乎……也没有那么惨痛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回瞪他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二人都想龇牙,生出这么个败家玩意,不打死还有天理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如热锅蚂蚁,顿了顿,便厉声道:“摆驾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不可,那里……那里……只怕……只怕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忍不住苦口婆心的劝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去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就已轰动了,陛下若是再去,岂不是要惊天动地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的孙儿啊,亲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孙儿承载了帝国的希望,承载了他对于未来的一切期许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操心劳力,为的是什么,不就是为了太子,啊不,为了皇孙吗?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闹出这样的事,满天下人会怎么看待皇孙?



        小小年纪就这么的胡闹,得多少人要寒心,多少人会滋生绝望,而离心离德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仰天,大吼一声,朱家怎么净出稀奇古怪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关于这一点,说来……也是奇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姓朱的除了前几个皇帝正常一些,再后的天子,个个是天赋异禀,哪一个都是年幼时,堪称是天纵其才,等年纪一大,就开始越长越歪,譬如朱厚照,年幼时,评价就极高,文臣们不吝赞美之词,可到了后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咬牙切齿的道:“朕得去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厉声道:“换便服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你们!”弘治皇帝杀人的目光看向朱厚照和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心里想,陛下这是入戏太深了吧……跟我们有关系吗?我们只是背锅的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冷的道道:“你们也同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在此,如坐针毡,居然眼里泛起了泪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早想好了,皇孙若是成为天下人的笑柄,这两个家伙,一个都别想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列祖列宗在上……可不能让载墨出什么事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背着手道:“预备车马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不可啊……”翰林大学士沈文也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女儿,虽是改姓,入了方家,认了方家为宗亲,可毕竟这是自己的血脉,朱载墨是自己的亲外孙,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改变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一听陛下要动身,忍不住想要劝阻,这可能会使事情更糟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然的拂袖道:“朕乃天子,受命于天,四海之内,无不可之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开始打鼓起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孙歪成了这样,是他始料不及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让朱载墨做县令,本意是打小培养他,让他渐渐的了解民情,明白治理地方的道理,他是个孩子,不指望他能什么都能通透明白,可至少自己有钱,擦得起这个屁股,让孩子们去实践学习,哪怕只学会了一点道理,这些损失都是可以承受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方继藩也料不到,这家伙上了瘾,在西山那一亩三分地上,你怎么折腾,也不会有人干涉,毕竟那里属于方继藩为孩子们设置的安全区和新手村,可谁知道,这厮直接就去蜈蚣洞里打触龙神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此时的心情很复杂,生子当生方正卿,至少这孩子,还能消停一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一队车驾,风风火火的出了宫,火速赶至顺天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顺天府内,已是人满为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头戴纶巾,毫不犹豫的冲入了人群,吓得身后便衣的护卫,连忙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待弘治皇帝好不容易挤到了正堂之外,方继藩和朱厚照也跟着冒出头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大叫:“谁敢挤我,谁敢挤我,打死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众人骂声一片!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龇牙,便大骂道:“我乃秉笔太监萧敬他干爹,你们再骂一骂试试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须知这等乌压压人头攒动的时候,大家都在人堆里,人一多,难免就激发人的勇气,于是众人纷纷骂:“没卵子的东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萧敬是哪个鸟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了卵子还这样的嚣张,直娘贼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萧敬他爹烂屁股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气喘吁吁的挤进来,听到一阵叫骂,一脸发懵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真是……刁民哪!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谁也没理会,对于身边的嘈杂和叫骂,俱都充耳不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睛,只专心致志的在正堂里逡巡和搜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他在那明镜高悬之下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身影,就在不久之前,还在自己的膝下,讨着自己的欢心,这个往日乖巧的孩子,现在却是一脸冷峻,显得有些不耐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原告贾青,人还在西山呢,所以……需等差役重新去请。



        被告早就用过刑,现在也是迷迷糊糊的,已命西山医学生医治和包扎。



        足足一个多时辰,人来了不少,可正主儿一个都没到,至于顺天府送来的口供,还有所谓的物证,他已端详过几遍了,心里有了计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站在朱载墨的身边,捧着大印,手臂已经酸麻了,可怜巴巴的看着朱载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朱载墨的心里则一遍遍的对自己道:要沉住气,要沉住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外头乌压压的百姓,朱载墨其实有些慌,事情并非是自己想象中那样,他只能努力的调整心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府尹张来,侧立一旁,心里却是七上八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好不容易挤到了前头,定睛一看,见到了方正卿,方正卿的手里捧着印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的,方继藩的心就凉了,狗一样的东西,这是生怕不知道自己是朱载墨的同党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几乎想要跨过门槛,冲进衙里去,前头却是数十个衙役拿着水火棍,拼命的拦住去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之中,突然有人大喝:“让开,让开,原告贾青来了。来人,将死囚叶言也一并押上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群凶神恶煞的差役,生生的拿着戒尺分开了一条道路,片刻之后,那贾青便狼狈的顺着让出的道路,进入了衙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言是被人抬进来的,蓬头垢面,脸上俱都是淤青,两只眼睛肿的像金鱼一般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似已没了多少气力,被两个差役架着进来,差役们手一松,他便无力的倒在了堂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贾青拜倒道:“见过青天大老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定了定神,猛拍惊堂木,厉声大喝道:“堂下何人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会提前更新,不写完不吃晚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