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二十五章:殿下千岁

第九百二十五章:殿下千岁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眼前这一幕,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逻辑到所搜寻的人证、物证,每一样都足以颠覆此前的所有供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深的看着朱载墨,这个孩子……果然不愧是朱家的子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……像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弘治皇帝竟是有几分感动,颇有几分拨云见日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天才啊,那史书之中,甘罗十二岁拜相,在拜相之前,这甘罗八九岁时就已进入了吕不韦的府邸,成为宾客,为之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国之时,曹操的儿子曹冲,从小就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,五六岁时,才智就便已达到了成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更有一人,被称之为神仙童子,在南北朝时,有个叫元嘉的,五六岁时,便可双手持笔,左手提笔,可下五言诗,右手提笔可计算出羊群的数目,同时口里还念诵着文章。一心三用,便是成人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时,又有李贺,更被人称之为鬼才,六七岁时,就可吟诗作对,若只是吟诗作对倒也罢了,偏偏,他的诗词竟是得到了著名诗人韩愈的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古史中所读到的典故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弘治皇帝有点懵……自己的孙子,乃是天才和神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既是喜出望外,同时心里又生出了蹊跷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孙子确实是极聪明,可若说是天才……似乎还有些言过其实了,和古史之中的那些可怕的人物相比,还是有所欠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他今日的表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朱载墨随即目光一转,这目光落在了那贾青的身上,眼带冷然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惊堂木一拍,沉声道:“贾青,而今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贾青此时趴在地上,整个人瑟瑟发抖,他本是泼皮,是个极油滑之人,可此时此刻,他没有再说任何喊冤话语,只直勾勾的看着那徐鹏举手上的血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现在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衣服不是自己的?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在说谎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,都让他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所有人都是他的算计对象,事情亦是按照你所想的那样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内阁大学士注重清名,见了这般的惨案,必定震怒,势必要有所交代,可毕竟内阁大学士非刑狱官,不可能亲审,自会给下头的人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顺天府和大理寺在这强大的压力之下,势必要限期结案,片刻功夫都耽误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的证据,都指向了邻居叶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一旦他拦车状告之后,几乎所有人都巴不得这叶言就是真凶,顺天府要做青天,下头的差役们迫于府尹的压力,只恨不得立即将人犯斩立决。大理寺匆匆审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上不断的向下传递,从大学士,到府尹和大理寺卿,再到下头的佐贰官,到司吏到都头,到最底层的仵作和差役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有人察觉出了一丁点的疑窦,可此时,他们也选择了沉默,沉默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上官不喜欢听到任何阻碍案件了结的讯息,没有人会为了一个死囚和自己的仕途过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被戳穿,那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等大恶之罪,你招供不招供,亦是难逃法网。依大明律,凡谋反,谓谋危社稷;大逆,谓谋毁宗庙、山陵及宫阙。但共谋者,不分首从,皆凌迟处死。你弑其父母,杀兄嫂妻儿,此乃大逆之罪,依律,当以凌迟处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贾青恐惧起来,浑身抖得厉害,一听凌迟处死四字,更是恐惧到了极点,一张脸煞白得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似乎早有察觉一般:“来人,将他捆绑起来,掰开他的口,莫让他咬舌,将人犯押下收监,听侯大理寺行核验!”

        差役们哪里敢犹豫,连忙如狼似虎的扑上前去,直接将贾青按倒,开始绑缚,有人掰开他的口,果然发现,他的舌上竟是咬了一个痕迹,这凌迟处死,乃是最重的惩罚,足以教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做了判决,衙堂内外,却是沉默,竟是没有任何人再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百姓,现在细细的咀嚼着方才的审判,整个审判的过程,可谓是再公正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不由自主敬畏的看着朱载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继续道:“叶言乃是孝子,不曾作奸犯科,却因为顺天府的疏忽,遭遇大难,他的母亲因此而哭瞎了眼睛,其人,亦是惨遭拷打,若非本官为其沉冤,只怕性命不保,顺天府府尹张来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来整个人像是一下子失去了生气一般,此时被朱载墨问责,猛的打了个寒颤,他已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拜倒,惶恐的道:“臣……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当然该死,玩忽职守,尸位素餐,屈打成招,今日差点害了叶言的性命,令贾青此等凶徒逍遥法外,更甚是不知有多少冤案断送在你这等糊涂官手里,你等着被御史弹劾吧。只是……叶家因你而遭此巨变,未来如何生活下去?你预备三千两银子,作为给以叶家的赔偿,至于其他的帐,自有陛下公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来脸色苍白,他很清楚……自己算是完了,他磕头连连,惨然道:“臣万死难辞其咎……臣……遵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抬头道:“至于大理寺,也是罪责难逃,还有内阁大学士李东阳,受人蒙蔽,若非是他干涉此案,又怎么会有如此的结果……勒令他,明日至叶家负荆请罪,如若不然,我绝不甘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这才将惊堂木一甩,道:“退堂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出口……沉默的衙堂里,转瞬之间,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喝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天大老爷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明察秋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声音,纷纷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百姓,忍不住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抬起目光,脸虽激动的通红,不过……他脑海里,依旧还想起了西山县那因自己的过失而蒙冤的人,心里唏嘘……再不可以犯任何的错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想到了什么似的,目光逡巡,方才他看到了自己的大父,可现在……他再去寻找,却发现,哪里还有大父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父已经走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皇上,岂可在这公堂之上显露行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目沉如水,袖子一甩,果决地道: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个孩子,没有犹豫,哗啦啦的随着朱载墨出了衙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乌压压的百姓,一见到孩子们出来,在前头的人纷纷后退,让出了道路,有人高喊:“后头的不要拥挤,让殿下和西山县小老爷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在沿途拜倒,念念有词:“殿下千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顺天府府尹,在他的眼里,可能是不起眼的人物,毕竟自己的大父乃是皇上,而自己的父亲,乃是当朝太子,自己身边的玩伴,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?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他,又怎会将一个顺天府府尹,放在眼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偏偏一个顺天府府尹,甚至只是顺天府下的一个小小差役,他们哪怕是一丁点的失误,就可能使许多人的命运被彻底的改变,这……是何其可怕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律法的本质在于惩恶扬善,是保护弱小,是提倡人们遵守法纪。可一旦……多几桩这样的冤案,将来,谁还会相信大明律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,看着无数激动的人,许多百姓,似乎将他当做了护身符,脸带敬畏,纷纷拜倒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竟有些羞愧……自己……也不过是做了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好不容易出了顺天府,在顺天府的外头,萧敬却是一身便服,在此等候:“殿下……方正卿……陛下请你们……立即入宫觐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车马,已是备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和方正卿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犹豫,二人一起上了车,方正卿想将大沙发给朱载墨坐,朱载墨却是将他拉了来,二人个子小,一个大沙发,足够容纳他们坐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开始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坐在车里……叹了口气道:“我方才见到大父,也见到你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脸色一变,目光复杂的道:“我爹是不是很凶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拍了拍他的肩道:“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之上,他都是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抬眸,显得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的一幕,令他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乖乖的跪坐在金銮之下,除此之外,还有内阁三个大学士,有诸翰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一脸愧疚之色……这一切,竟都是因自己而起,或许,若不是自己被一个千刀万剐的贼子所蒙蔽,可能结果,就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待想要请罪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方继藩却是先他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痛心疾首的道:“陛下,儿臣有罪……儿臣千不该万不该,盗窃宝印,儿臣万死难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朱厚照突然打起了精神,他的眼里放光:“没错,就是儿臣和方继藩……盗窃了宝印,这罪,儿臣甘愿领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