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三十一章:深谋远虑

第九百三十一章:深谋远虑

        蒸汽机哪怕出现了概念,可想要成熟,却是不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方继藩深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朱厚照所折腾出来的蒸汽纺织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之八九,效率未必及得上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才只是开始而已,还有太多需要改进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这也一定是划时代的进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它出现时,将会带动无数的人深入的去研究蒸汽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但如此,未来的蒸汽机车,高效率的蒸汽纺织机,以及各种蒸汽动力的机械,也将会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努力的挤出了笑容:“殿下真是了不起啊,我对殿下佩服的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没有做出他最想要的东西,不过这进步也是得认可的,鼓励使人进步嘛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”朱厚照撇撇嘴道:“本宫一直觉得自己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捧哏的精髓就在于,要一唱一和,而朱厚照不甚谦虚,这就很容易将话聊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方继藩只好沉默了,不知该说点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饿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眼睛一亮,全部不快立即抛之脑后,兴致勃勃的道:“呀,打边炉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豪迈的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还是吃实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国富论在整个学界已是引发了惊涛骇浪,争议极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庙堂之中,这种争议不休,哪怕是在西山书院,也有很多不服气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……这是可以想象的,西山书院还没有专门的经济学院,甚至这玩意,只算学院下头一个小分支来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……培养的一群账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这国富论,却是系统的开始描述起当下经济的活动,随之而来的,是一股巨大的质疑声浪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论文刊载的位置,本就有限,这国富论,足足占据了一部期刊,其他的论文,只好延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这国富论,许多人看得生涩难懂哪,这啥东西,和医学、工学、力学、算学相比,很重要吗?

        若非是因为刘文善乃是诸生的师叔和师公,恐怕早已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也万万料想不到,自己的国富论在发出之后,引来的不是巨大的讨论,而是一重又一重的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他连忙去见恩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弟子们和恩师之间的关系,既有父子之情,也有师生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刘文善等人的心里,方继藩虽然年轻,可他不但传授了自己学问,从恩师言传身教之中,使他们悟出了许多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却是,恩师几乎与他们既是父子,又是友人,无论是生活之中有什么烦恼,大家都不免会向恩师求教,比如……最近闹的沸沸扬扬,这等事,是刘文善处理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刘文善却知道,恩师处理这等事,可谓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恩师最厉害的地方,正因为有了恩师,才足以让弟子们可以安心的去做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王守仁师弟提倡他的新学一般,倘若是王伯安师弟自己提出,只怕满朝文武早将王师弟撕了,新学的传播,一定不会如此迅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因为有恩师,恩师的性子比较耿直,他要做啥,谁也拦不住,所有的流言蜚语冲着恩师去,恩师提着他的狼牙棒在手,大家也就没有脾气了,哪怕是有人会说一些酸话,也绝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不满的读书人,擅长精神胜利法,既然不敢跳出来反对,便只好躲着,说一些酸话,什么不和脑疾见识之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唐寅师弟,唐寅师弟和王伯安师弟一般,都是那等与人不擅长交道的性子,得罪的人,海了去了,这样的人,倘若不是恩师的弟子,进入了仕途和官场,要嘛被现实教了做人,再不复江南才子的性情,成为了官宦之中,庸庸碌碌的一员。要嘛,就是被人踩死,永世不得超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师弟之中,只有一个欧阳大师兄,颇为左右逢源,他虽然外表木讷,却不知何故,人人都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刘文善也有这样的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要脸的人,许多人都认为,刘师叔是因为恩师亲传弟子的缘故,所以期刊才全文刊载了他的国富论,这令刘文善很是无法接受这样的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掐准了时间,到了大正午,日上三竿,刘文善便赶到了镇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这时候恩师该起床了,理应在镇国府喝茶,说不准,恩师得在午饭之前进行一番思考,恩师就是这样的性子,他总喜欢一个人躺在镇国府的沙发上,整个人瘫坐在那里,偶尔哼哼小曲,骂一骂身边的人,更多的时候,他的眼睛阖起来,表面上是在养神,可刘文善却知道,不是的,恩师别看平时睡得早,起得晚,成日无所事事的模样,可恩师实际上却是一个心怀天下的人,他一定是在思考着什么了不起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刘文善最佩服恩师的一点,恩师永远都是举重若轻,谋虑深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到了镇国府外头,因为是亲传弟子,不需通报,刘文善直接进去,便见方继藩鼓着眼睛,对王金元破口大骂:“狗一样的东西,连房子都卖不好,这个月的业绩才涨了四成,要你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汗颜,一脸的羞愧:“本来……是有一群江南的巨富早就选定了时间一起来看房的,可谁知道,前些日子,河水暴涨,行程耽搁了,这业绩的上涨才差了那么一些,否则业绩非要涨到六成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听你的解释,我只看账,账上没有的东西,你说什么都没用,你呀,多想想那些可怜的百姓,想想那些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的流民,专门多卖一点,不就能多养活一些可怜的百姓吗?心里怀着这样先天下之忧而忧、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怀去做事,方才能将事情办好,罢了,你这样没有情怀的人,懒得再和你说这些,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忍不住心里嘀咕,这人力的成本才占房子的一成,咋就成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他不敢还嘴,只好点头哈腰道:“少爷您教训的事,小人实是该死,少爷太了不起了,以后小人一定多多向少爷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翘着脚,端起了茶盏,为这个世上找不到自己的知己而心里默哀,任何一个时代,有情怀的人,都是少数啊,诚如伯牙遇到了钟子期,才会觉得人生无憾。我方继藩这辈子,怕都遇不到自己的钟子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主簿,脸是绿的,听到方继藩信手拈来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,他就忍不住哆嗦,心里……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,抿了一口茶后,又道:“保育院赞助费的事如何了?再不交赞助费的,我要生气了,将他们的孩子从英才班踢出去,去普通班,教育是国家的根本啊,放出话去,宫里都交了三万两,可别惹我翻脸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汗颜道:“西山钱庄的学贷还没有放出去的,我想,可能要过一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王鳌怦然心动,其实他一直想问问,入学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老年得子,对于这个儿子,可谓是宝贝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王鳌又何尝没有隐忧呢,自己的孩子还太小,而自己却早已是垂垂老矣,怕就怕,自己有一日撑不住了,两腿一蹬,驾鹤西去,那么……孩子咋办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似乎有不少人都在垂涎英才班的名额,哪怕是普通班,都有人在打主意,自己总该给孩子留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子?现在银价日益贬值,前年的一百两银子,现在能买到的东西,怕是连八十两的价值都没有,那么十年以后,百年之后呢?房子……王鳌倒是咬紧牙关买了一套了,可一套房子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    他想问,偏偏又问不出口,于是站在一旁显得很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所有人一样,王鳌不喜欢方继藩,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进入英才班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吏部尚书,将来的儿子,能有什么成就呢?这都是作为老父亲必须担心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王鳌决定厚起脸皮,定了定神道:“方都尉,咳咳……老夫有一个儿子,现在才三岁,年纪还小,虽还没到入学的年纪,不过……这英才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听,就明白了他的心思,乐了:“不打紧,不打紧的,我这是天下最顶尖的名校,师资雄厚,入学的孩子,哪一个都是最好的生源,现在虽然不可以入学,但是现在就可以先赞助了,你现在赞助,将来入学的机会就提高了许多,保育院对于赞助的朋友,历来都是有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王鳌的嘴角抽了一下,有一种日GOU地感觉……他才不受方继藩的忽悠,追问道:“有多少机会入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道:“这也说不准,不过几率很大就是了,这育才班,不但要赞助,还需考验家长,绝非只是银子就可以进这样简单,你也知道,这是教育大事,用钱就可以做敲门砖吗?嘿……这可不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