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三十二章:成大事者不拘小节

第九百三十二章:成大事者不拘小节

        王鳌竟是无语,他感觉自己是一条肥鱼,已被方继藩用钩子钩了起来,想咬钩,吞下那诱饵,却被卡主了,诱饵吞咽不下,想要逃脱,却被钩子勾住,呜呼哀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见他如此,感慨道:“王主簿请放心吧,我方继藩是有良心的人,别人的孩子不可以入学,你的孩子算的了啥。你这边赞助之后,便算是校友了,我要给你颁一个荣誉家长,将来还要组建家长会,咱们的陛下做会长,王主簿将来多为保育院做一些贡献,到时自是不必操心,你相信我,我是讲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刘文善早就进来了,乖乖的站在一边,束手而立,等方继藩将话题聊死,刘文善才不失时机的上前,道:“学生见过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手抱起,深深作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你来了啊。”方继藩摆出威严的样子:“方才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刘文善脸一红:“来了很多时候了,一直站在一边,见恩师有事,所以不敢惊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诧异的道:“为何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其实……刘文善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恩师的心里藏着事,可能总需要花心思在思考他的国家大计,偶尔会疏忽身边的人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面色平和,淡淡然道:“学生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随即笑了:“你来的正好,为师心里正惦记着你呢,诸弟子之中,你是最老实的……之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说罢,笑了笑,才凝视着刘文善道:“找为师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听到了恩师对于自己的评价,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生之情,犹如父子,恩师的每一句评价,都令自己心里暖呵呵的,自己确实是老实忠厚的人,恩师简言意骇,一语就道破了自己的性子,他能桃李满天下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他才说出他次来的重点:“恩师……外头有许多的流言蜚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的国富论?”方继藩一下子就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眼眶立即红了,还是恩师知我,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情感,拜倒在地道:“学生的名誉算不得什么,可是恩师……外人认为不公,若是因此而影响了求索期刊的公正,而求索期刊与恩师息息相关,学生现在是心忧如焚哪,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有点儿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自己没有给恩师做什么贡献,反而今日引发了许多人对求索期刊的质疑,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方继藩:“要不,将学生的国富论撤下来,以平息非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听,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撤了?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这脑回路也算符合刘文善的性子吧,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……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方继藩身子瑟瑟发抖,刘文善有些慌了,不知所以然的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……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一样的东西!”方继藩怒气冲冲的要上前直接给了刘文善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喝道:“为什么要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平息非议!免得伤了恩师的脸面。”刘文善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如刀割,痛心疾首的道:“为师是要脸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气急败坏:“这世上,最无用的东西,就是脸,多少人为了一张脸铸下大错,这国富论,可是你写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气咻咻道:“是你写的,也是评议组通过的,现在你想让求索期刊撤下国富论,且不说泼出去的水,收不回来,哪怕是能收回来,凭什么要收?凭本事写的文章,还怕人骂?为师对你太失望了,你拜入我的门下这么多年,竟还有沽名钓誉的想法,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,为师平时怎么教你的,但凡是你觉得对的正,就要坚持下去,至于其他人怎么看,有意义吗?做大事,立大业,建大功的人,脸面如浮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刘文善一呆,羞愧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……学艺不精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随即咬牙切齿的道:“这些书不但不能撤,这国富论,我看很好,今岁算学的那些立志于财会的生员统统要考此书,得不到资格证,让他们滚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啥?

        轮到刘文善懵了,他有时候很是无法理解,却又佩服恩师的地方就在于,明明是没底气的事,恩师总能火上浇油,且还死不悔改,呃……不,是坚持己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站着,此刻,他双目如星,炯炯有神,眺望着这镇国府正堂的衙堂:“你呀,还是太年……长了,这人年龄一大,就瞻前顾后,便总是提心掉胆,没了志气!这国富论,横空出世,难免会遭人非议,若是无人非议,这才怪了。以后……你这毛病要改,下次可不许如此了,为师要骂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刘文善似乎还瞻前顾后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轻描淡写的道:“至于这些该死的非议,又有什么关系?国富论是好是坏,是真知还是糟糠,只需检验就可以了。好了,将王金元那狗东西叫回来,为师要话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只能点头,汗颜,一脸无语之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他心里掠过了一丝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检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国富论,也可以检验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何检验?

        这国富论和其他的学科不同,国富论是很难进行检验的,除非你是天子,很显然,天子绝不会拿着祖宗基业,给你检验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对此,不报任何的期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少爷喊自己回去,他既是期待,又有几分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少爷脾气很坏,这回不知道又因为什么事要找自己去骂一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挨骂……是王金元的日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王金元也有自己男人的骄傲的,少爷平时,只是车轱辘似的,逮着自己骂一通狗一样的东西,虽是凶巴巴的,却从来没有骂过自己的娘,若换做别人,以少爷的脾气,早就骂了人祖宗十八代了。可见……少爷对于自己,还是极尊重的,少爷对自己,和别人不同,这令王金元很是欣慰和骄傲,是王金元在西山里,极体面的事,一说起这个,他就面上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心腹,这就叫心腹,少爷闹起脾气来,再是气急败坏,在自己面前,也还能拿捏轻重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也有自己风骨的男人,王金元很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少爷给予了自己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一个寻常的商贾,而今却已使他扶摇直上,掌握了万千经济命脉的人,哪怕是出门在外,遇到了侍郎,他也不惧,见了寻常的官员,他甚至都可以完全不用理会,这些从前自己眼里,都是了不起且得罪不起的人,现在……在自己的眼里,又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他匆匆的赶回来,一刻都不敢耽误,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,少爷就是自己的伯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方继藩,方继藩笑吟吟的朝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受宠若惊,连忙小跑着上前道:“不知少爷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漫不经心的道:“有件极重要的事,要交给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王金元顿时精神振奋,目光炯炯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,所谓的极重要,对于王金元而言,都意味着这西山将有大事要发生,而且……是财源滚滚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少爷要办大事,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自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热泪盈眶,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新城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新乃是染坊的东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宅院距离宫城极近,住在这新宅里,陈新显得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陈新这样的商贾而言,能和身边无数非富即贵之人为邻,陈新很是得意,但凡有友人来京师,他都会率先将人邀至家中,看着友人们坐着新马车,打开窗,而后看着沿途。一个个宅院,这宅院门上匾额,那烫金的某某某府,那些友人们发出来的惊叹,都足以令陈新有一种难得的愉悦感和优越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房子,真的买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几日,陈新显得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忧心着手里的一批绸缎,至今没有找到买家,一直都在货栈里堆着呢!

        须知这货栈,要保存丝绸,不但要人看守,还需随时保持着通风,而避免潮湿,这一日日下去,都是银子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他这一批丝绸,所染的颜色,在市场上,问津的不多,许多铺面都不肯买,这么下去……可不是办法哪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与一个丝绸铺的东家喝过了茶,就回来了陈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新显得心烦意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皱着眉头端坐着,刚呷了口茶,目光却是一瞄,见到了书架上的《国富论》。

        求索期刊的销量极佳,不只是因为许多人需要,更多的原因还在于,许多如陈新这样的人,附庸风雅,陈新虽然极少看书,可早就吩咐了人,按时要订购一些书册,摆放至书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书,他都看不懂,也没兴趣,可现在……这国富二字,却令他一下子来了几分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