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三十五章:虽千万人吾往矣

第九百三十五章:虽千万人吾往矣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激动的狠狠拍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查自己可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招惹不起那该死的萧敬,毕竟人家是秉笔太监,还是东厂厂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查我干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怒气冲冲的发出了大吼:“修书,修书,拿笔墨来,咱要告诉咱干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啪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将案牍上的一片西瓜,砸了个稀烂,西瓜的汁水,四溢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接到了一封书信,是来自于定兴县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看,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奉公守法,忠君爱国的自己,居然被锦衣卫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无法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陷害忠良的锦衣卫,为什么要查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不是忠良啊,按人设来说,我方继藩和你们厂卫,才是亲兄弟,都是鹰犬爪牙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气咻咻的寻到了王守仁,王守仁是刑部左侍郎,很厉害就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书信丢给王守仁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低头一看,大致了然了,他显得很是平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怒气冲冲的对他道:“为师现在要被人栽赃陷害了,你是刑部侍郎,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沉默了片刻:“恩师,打算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气咻咻的道:“依着为师的火爆脾气,自是要当面,打断那萧敬和牟斌两个狗一样东西的狗腿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倒吸一口凉气,刚要说,恩师万万不可激动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又听方继藩淡淡道:“不过为师细细想来,还是算了,为师毕竟还是喜欢用和平的方法,来解决问题,打打杀杀什么的,很是讨厌,这不是为师的风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有点懵,刚要脱口而出的话,又咽了回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恩师的脑疾……果然是间歇性发作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开始挺担心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和牟斌二人,虽是鹰犬,可无论怎么说,也是陛下的耳目,恩师虽是驸马,且甚得圣心,可打狗还要看主人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次到了关键时刻,恩师的脑疾总能奇迹一般的好了,这对王守仁而言,他真不知该是幸运,还是不幸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咳嗽,子不言父过,生不言师过,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,却是微微皱眉:“恩师,学生以为,这定不是陛下的主意,极有可能是厂卫自作主张。因为……若是陛下的主意,他要查的既是恩师,为何,会查刘瑾,对于陛下而言,刘瑾实在是太渺小了,渺小到,犹如掐死一只蝼蚁一般,根本无需去查他是否有罪的程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顿了顿:“而厂卫那儿,若是没有萧敬或是牟斌二人首肯,下头的人,也绝不敢善做主张的。甚至是萧敬或是牟斌,他们想要查恩师,也要掂量自己的分量。学生思来想去,觉得……他们倒是未必想要陷害恩师,更多的像是厂卫平日的手段,对于他们惹不起的人,他们虽是绝不敢入宫去非议和状告什么,却依旧,还是会将对方的底细摸个清楚,将某些东西,握在手里,引而不发,这是厂卫常见的手段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罢,觉得有理,他不相信萧敬有胆子敢真正将自己得罪至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到了那个时候,他哪里会不知道,方继藩一旦撕破了脸,那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,他没必要惹这个麻烦,引火烧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了,握着一点把柄,谁知道,将来有没有用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显然对于刘瑾,似乎萧敬倒是想要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一字一句的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头:“你说的话,为师也是这样想的,萧敬觉得刘瑾,才是隐患,或许是觉得刘瑾太跳了。果然同行是冤家啊。不过……萧敬好大的胆子,欺我孙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道:“恩师……打算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抱着自己脑壳,有点儿疼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我方继藩是睚眦必报……不,是以德报德,以怨报怨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龇牙:“弄死他。取笔墨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刷刷几笔,修了一封书信,而后,好整以暇的从袖里,取出一枚大印,大印沾了印泥,而后,啪叽一下,盖在了那书信之下,便赫然看到,书信下头,鲜红的‘东宫之宝’四个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抬头:“去,找王金元那个狗都不如的东西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日之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便接到了干爷的书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干爷的书信,刘瑾打起了精神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干爷……真好,转眼之间,就有书信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打开了书信,上头,只寥寥数语:‘翻出萧敬和牟斌祖宗十八代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下头,则是‘东宫之宝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一下子,打起了精神,这竟是太子殿下下达的命令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要查萧敬和牟斌?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怕是不易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与这书信同来的,竟还有一口箱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看着这箱子,心里一愣,这……是啥?



        他好奇的将箱子费力的搬上了案牍,打开……一下子,刘瑾的眼睛都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银票,是一叠叠整整齐齐的西山钱庄银票,所有的银票,具都是十两的最大面额,上头,赫然有太子殿下雄姿勃发的英姿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只一看,心里便明白,这里头,只怕银票的数目,不下两百万两银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震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二百万两银子啊,一口气就送了来,当下朝廷的银税收入,也不过是二百万两,这一口气,就相当于是朝廷一年的银税收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刘瑾一下子就读懂干爷的意思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哪萧敬,还有牟斌……你这家伙,肯定也掺和了一脚,咱要让你们见识,什么才叫做,真正的无孔不入。、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眯着眼,大骂道:“狗一样的东西,人呢,都给咱死进来,他娘的,咱有事要交代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蒸汽机车研究所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蓬头垢面,四处的翻找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生员,见殿下四处搜寻着什么,忍不住道:“殿下,您拉下了什么东西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咦……”朱厚照皱着眉,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:“本宫的宝印哪里去了,你们见了吗?本宫的宝印咋不见了,怪了,平日都随身挂着的,从未离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宝印?”生员们纷纷围拢上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人,盯着朱厚照的腰带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腰带上,叮叮当当的挂着七八个印呢,有银的,有铜的,还有木的,每次走起来,都是哐当的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忍不住道:“当然是真的那一枚,真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遍遍的解释,似乎嫌这些榆木脑袋听不懂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他摇摇头,罢了,自己找吧,这群蠢货,能懂什么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继续开始翻箱倒柜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怪哉,平时自己都是印不离身的,这么多枚印,偏巧真正的那一枚,不见了踪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新城最近的房价,突然暴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处靠近三环的位置,居然从一万七千两银子每亩,生生的拉到了两万五千两。

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一个月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可是距离宫城,足足七八里地,偏僻的不能再偏僻了,再往外走一些,就该到了三环之外,一群匠人们才买房的地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其他的地块,虽多的是空地,就是不肯推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那些急着想要买房的人,一下子吓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却是叫骂不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姓方的狗都不如啊,这还是人吗?七八里之外的地,也敢开这个价,看着这一日又一日刷新的房价,甚至还有人传闻,可能还要暴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骂声之下,方继藩很是平静,对于他而言,反正不卖房也是挨骂,卖一万七和两万五,也都得被人骂,既然如此,那倒不如,让大家骂个痛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走在时代最前的弄潮儿,总会被人所误解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早已习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能阻挡方继藩为百姓谋福利,为苍生立命的步伐,然后这并不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我方继藩就是这般,爱民如子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处地块,早有一个建筑,拔地而起,规模宏大,采取的,竟颇有几分福建土楼的建筑形式,一个巨大的圆环,上下三层,占地百亩,四座巨大的门,可供出入,在这四个大门之上,则是方继藩手书的‘交易大市场’五个大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匾额上,还有东宫大宝的印章,格外的醒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带着人,逡巡着这个宏伟的建筑,这种福建式的圆环土楼,规模宏大,乃是用砌砖之后,浇灌混凝土而成,围绕一个圆环,需步行三炷香的时间,足足有一里多路长,何况,这还分了上中下三层,大圆环中,还套着一个小圆环……规格,很是不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围着这里绕了一圈,方继藩已是气喘吁吁,陪着他一路行来的几个弟子,也暗暗咂舌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更是眉飞色舞:“少爷,咱们……何时可以开张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明日吧,明日就开张,从今往后,咱们西山的所有买卖,都在这里挂牌,想要订购咱们玻璃、无烟煤、马车、瓷器的货商,都得来此交易,噢,还有,西山钱庄分号,也要在这里,租赁一个巨大的门脸,明日……开张大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