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三十六章:先生大才啊

第九百三十六章:先生大才啊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得了刘文善的吩咐,一大清早,便赶到了这座巨大的土楼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天色还早,这里几乎没有多少人,孤零零的,这巨大的土楼里,宛如一座鬼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进入了土楼,便有一个文吏迎上来:“来,登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登记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一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要登记的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只是想来试一试,能不能将这些丝绸卖了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般的样子,却还是乖乖的,尾随着书吏到了土楼里的一处屋子里,门前挂着土楼司的字样,进去,对方开始问陈新的姓名,籍贯,以及经营的项目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记录之后,随即,抬眸,看了陈新一眼:“缴纳押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押金?”陈新一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有些过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文吏道:“你们在此的经营,可以租赁展示的门面,这门面是一日十两银子,不贵,可是……想在咱们这交易市场里经营,却需缴纳一千两银子的押金,什么时候,你不想做买卖了,可以拿着凭据,随时来将押金索回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为何要押金。”一千两银子,不是小数目,不过………陈新是商贾,倒不出出不起,问题就在于,凭什么自己在这里,缴纳押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文吏耐心的解释道:“你在此租赁了门面,这小小的门面,能将你所有的货物搬来展示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新头皮发麻,这是事实,自己的货,可都在货栈里呢,统统运来兜售,是很不容易的事,不说需要人来搬运,运输的费用,不在少数,而且还麻烦。倘若货没卖出去,岂不糟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此交了押金,那么就算可开张了,你的货物,可以直接挂出样品,且直接进行交易,只要你的货物属实,买家满意,我们会专门派人,监督这一场交易,若没有纠纷的话,这押金,绝不会动用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这样的做法,既可让你省心,免得卖货时,还需和买家来回检验货物,另一方面,买家也可放心,你既有押金在此,又有我们交易市场来作保,他自可大胆放心的与你交易,如此一来,皆大欢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听着将信将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虽要付押金,确实是大大的减少了交易的许多手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家从前一直和熟人做买卖,那些做买卖的人,大多都和陈家有数代的关系,有这一层关系在,彼此之间,自然有足够的信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却是与陌生人进行交易,说实话,这不是在东市和西市里买一个鸡蛋,这是数百上千匹的丝绸买卖啊,这么大的交易额,莫说是买家会迟疑,就是他这个卖家,还怕碰到骗子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疑问就是,这一千两押金,不会被骗了吧,他小心翼翼的道:“押金当真可以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完全可以,只要你能保证,你所展示的样品,于实际相符。”文吏显得很有底气,又加了一句:“睁大眼睛看看,这交易市场的匾额,乃是太子殿下盖了章的,这是方都尉的买卖,方都尉随手甩个房子,都不知多少个一千两,他稀罕骗你的银子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脸色一紧:“方都尉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文吏便皱眉:“总之,诚信经营,童叟无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陈新最终,还是咬了咬牙,反正这一批货,烂在手里,实在是卖不出去了,这么大一批货,损失巨大,索性,死马当活马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命人回去取了一千两银子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签署了一些契约,还有押金的收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文吏给了他一个牌子,上头写着‘甲甲号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领着牌子,到了一个小门脸这儿,这不过是占地数丈的小铺面,几乎没办法容身,而似这样的门脸,在这圆形土楼里,竟如蜂巢一般,有成千上万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七上八下,总觉得……哪里不靠谱,若不是相信刘先生,他是打死,不肯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小门脸里,有几个简单的货架,他请个人,将自己的丝绸,取了几匹,当做样品,摆在了货架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便开始无事可做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,眼下,只好听天由命,他只好取了随身带来的国富论,坐下,低头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天色亮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发现,在自己门脸附近,也有一些铺子是开张的,外头还挂了匾额,如西山煤业,西山车马行,西山玻璃行,西山布业,西山建业之类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敢情……自己是进了贼窝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随之,开始许多的客商出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都是骂咧咧的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口里喃喃念着:“不是东西,又涨价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非要我们来,平时都在西山交易,而今,却跑这么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来的都是不少的客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天南地北都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玻璃和车马,还有房子、无烟煤,这些都属于西山的特产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别无分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各地的客商,都需千里迢迢赶来此,进了这些货物,兜售倒天下各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前客商们,大多都是去西山交易,这一次,却是让他们来这交易市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是满腹牢骚,却又不得不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三三两两,进了来,匆匆的在陈新的铺子面前,走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更多人,压根没有看铺子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是……偶尔有一两个人,路过时,看了一眼,却很快收回了目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一直等,整个交易市场,很是空旷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也觉得兴致缺缺,这国富论又重新看了一遍,陈新觉得似乎自己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人道:“啷个绸子不错,啷个怎么卖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错愕,抬头,看着一个圆领衣的商贾进来,陈新忙起身:“这……这……还未请教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啷个怎么卖,磨磨蹭蹭,搞得人都起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人脾气,显得很火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见他心急,便想了想:“五两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显得没底气,他的低价是三两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各莫贵?”商贾一脸愤愤然的样子:“买个锤子,你讲个实在价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心里开始打鼓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人真要买?



        这花色……可不是时兴的啊,京里没人喜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咬了咬牙:“三两五钱,五百匹起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商贾一听,乐了,似乎对这价钱,还算满意,他眼睛放光,取了一匹样品的绸缎来,摸了摸,忍不住道:“这个绸子好的很,价钱……也还算公道,你再低一点嘛,我全要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全要?”陈新心里震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对方对这花色,赞不绝口的时候,陈新更是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不同地域的人,对花色的看法,都不同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咬咬牙:“三两三钱,不能再低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龟儿,方才还说五两,五两你个老巴子瑟,你有多少货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千三百匹。”陈新的心要跳出来,紧张的看着这商贾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得。”商贾点头,直接道:“待会儿我就去付所里付定金,你啥时候调货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突然有一种悸动的感觉:“现在就可以,现在就可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商贾居然也就没有再问什么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很爽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去了交易司一趟,先是给交易司付了银子,足足是五千多两,眉毛都没有眨一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商贾似乎是从外地来的,本是想进一批玻璃回去兜售,顺道,见这丝绸花色好,怕是运回去,有利可图,索性,一并将货进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银子,并不先给陈新,而是先给交易司,交易司的人,则负责派人跟着陈新去提货,货物检验,提货,确认无误之后,到了傍晚,五千多两银子的银票,方才落入了陈新的手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就如做梦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原本滞销的货物,就这么奇迹一般……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点懵,数了数银票,一两没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重的是,在交易的过程之中,居然如此轻易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就在一两个时辰之前,他还和那商贾,素不相识,甚至现在,都来不及问那人的名讳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开拓市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新眼里放光,这不就是开拓市场嘛,这样的花色,京师人不喜欢,可并不代表,其他地方,不喜欢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揣着银子,居然定金也不肯退了,退什么退,自己还有一批货,是另外一种花色,平时给那些世交,都是三两银子,倒不如送来这里兜售,说不准,还能卖个好价钱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铺子,自己得长久租赁下去才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打了个冷颤,刘先生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他眼里湿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先生真是高才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匆匆的出了交易市场,上了马车,匆匆道:“去西山,去西山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西山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夕阳西下,学府里,诸生们纷纷下学,各自用餐,而恰好,刘文善的车马也到了,他刚刚下值回来,显得有些疲惫,下车不久,突然听到有人撕心裂肺的道:“刘先生,刘先生……刘先生大才啊,原来,这就是经营之道,小人……算是见识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却见一个人影,噗通一下拜倒在自己的脚下,五体投地!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累死了,大家爱老虎么,爱的话,支持一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