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三十七章:名利于我如浮云焉

第九百三十七章:名利于我如浮云焉

        来时,陈新就已激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见到了刘文善的那一刻,所有压抑的情感,在这一刻,泛滥而出,冲毁了内心的堤坝。

        商贾在这个时代,是一群既掌握了巨大财富,同时又是卑贱的一个群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所遭受的歧视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先生在国富论中,第一次,将他们的地位,抬到了涉及国计民生,甚至是国家富强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已是让陈新心里生出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像一个人,打小生出来,别人就告诉他,他是个贱人,可他自小,却是生活优渥,出入车马,锦衣玉食,可同时,他却又饱受无数人的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就是这么一个怪胎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既自大,可又极度的自卑,因为每一个人都告诉他,他们是可耻的,哪怕是穿着再华美的衣衫,拥有着再多的财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国富论……彻底的解决了陈新身份的认同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……这一次,开拓市场,却几乎给陈新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……此前自己做买卖,靠的只是人脉,因为这个时代,陌生人之间交易,所承担的风险,足以让任何人打消贪婪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激动的不得了,这才是真正的经营之道,一个理论,就足以正正当当的谋取数千上万两银子的利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五体投地的拜倒在刘文善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这还不足以表达陈新顶礼膜拜之心,做了一辈子的买卖,竟突然发现,原来……这数代人的经验,在一个儒生这儿,彻底的被推翻,人家有理有据,引经据典,彻底的将当下的商业活动颠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先生,刘先生……小人不过是个卑贱的商贾,愿为刘先生鞍前马后,时刻受先生指点。小人……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新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先生就是一个聚宝盆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愿意,侍奉先生,随时聆听先生的道理,请先生不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……拜师吗?

        商贾也流行拜师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似乎有违的时下的风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刘文善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却几乎要抱住刘文善的大腿:“恳请先生不弃啊,小人固然卑贱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文善心里挺愉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在恩师门下,宛如狼群中的哈士奇,属于最弱鸡的……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学府里的生员们,倾慕才艺的,纷纷拜在唐寅门下,而拜在王守仁门下的,更是如果过江之鲫,即便是欧阳大师兄,本就是首席大师兄,他的非凡气度,早就折服了无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自己……大家虽叫自己师叔,可真正的弟子,却是寥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也怪不得别人,因为……自己身上,实在难有什么闪光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竟有一丝丝被人重视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:“我需问一问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拍案,激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刘文善,刘文善显得很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都是收天之骄子为弟子,自己……却让一个商贾拜入自己的门下。学习什么呢?学习国富论,学习商学?

        恩师若知道,自己收了一个商贾,一定觉得有辱门楣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方继藩一拍案,啪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身躯一震,显得更没底气,忙是拜倒:“学生万死,学生给恩师抹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王鳌王主簿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眉一挑:“好事啊,收收收,我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,所谓有教无类,这样的门生为啥不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文善显得意外:“恩师,此人,年纪只怕已过四旬了,只怕不是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纪大好,年纪大一些,懂得疼人。”方继藩眉飞色舞,不容易啊,那些徒孙们,穷酸太多了,我方继藩爱民如子,讨厌看到穷人,他激动的道:“年纪大懂事,好生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何时进行拜师仪式,先让人来拜我这师公,哈哈……记得要带束脩之礼,这样年过四旬,还如此好学的人,现在已经不过见了啊,要珍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一喜,恩师这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新此人,他虽只是几面之缘,不过看着,还算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罢,自己反正写了国富论,倒也不畏人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为啥恩师兴奋的搓着手?像是过年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学生这就去引他来拜见师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鳌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方继藩很看不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作为方继藩的主簿,时刻形影不离,说难听一点,就算是一条狗,一只蚂蚁,相处的久了,也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都尉,这商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。”方继藩正色道:“就是因为商贾重利而轻义,我才要教化他们,孔子弟子三千,难道没有商贾?孔子他能收,我为啥不能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王鳌看着这没脸没皮的东西,顿时不敢说话了,这家伙现在已经将自己和孔子相比了,再说下去,岂不是要做周公?

        管我王鳌屁事,自己真是老糊涂了,嘴贱!

        那陈新激动的心要跳出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要先来拜师公,更是激动的不得了。他思来想去,该预备束脩之礼,可是……如读书人一般,带着腊肉和桂圆去,显然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自卑的人,可不敢冒充读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也寻不到什么拜师礼,便先去问刘文善,刘文善道:“师公……是个耿直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耿直……直来直去……实实在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年纪大的人,果然是晓事理,晓得疼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一口小箱子,刷了金漆,金光闪闪,拜入了刘先生门下,我陈新像是会缺钱的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师公这么高级,送少了,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师公稳稳的坐在堂中,显得格外的端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年轻,可威势十足,远远看去,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光环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啪嗒一下跪倒:“学生见过师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行拜师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轻描淡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送上束脩之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了这口金光闪闪的箱子,下意识的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系着的金腰带,再下一刻,便想起了自己的老泰山,当今皇帝陛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方继藩经历过惨痛的教训,忙是将这盒子摸了摸,一面道:“呀,这是什么东西,看着挺有意思的,里头装着的,可是师公最爱吃的腊肉和桂圆?师公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面揭开箱子,方继藩立即合上,眼眸一眯,掠过一丝狂喜之色,特么的,金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狂喜,顿时被一股视金钱如粪土的淡漠所取而代之,方继藩咳嗽:“吾广纳天下英才,尽入囊中,是为了天下百姓福祉,传授真理,期待将来,能为朝廷育才,为陛下分忧。这束脩之礼,实是糟糠,教授人学问,此乃应有之义,还收人礼,这样的人,还是人吗?不过,师公念你心诚,若是不收,反而寒了你的心,诶……尔等……只能一声长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新忙是三拜,方才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吩咐刘文善道:“好生教导你的弟子,不要丢为师的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拜倒:“学生谨遵恩师教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淡淡道:“陈新入门,所学的,定是商学,既如此,西山书院,开设商学院,你来处置。不过,商学院,收纳的既是商贾,只恐他们平时未必能有空闲,那么就不妨,每三日,开一次课,其余时候,任他们自行去经营自己的本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甚至恨不得,弄出个函授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欣赏的看了刘文善一眼,这弟子,竟也不错,为师没有白疼你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交易市场已经沸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,吸引的客商,多是和西山交易的,可当陈新吃了第一口螃蟹,他毫不犹豫,在甲甲号续租了十年,可这等事,却是一传十、十传百,当许多商贾意识到,此处可以迅速的互通有无,便更多人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卖家满意,买家也很满意,许多外地来的客商,最担心的,恰恰是到了京师来,人生地不熟,最后被人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若是不熟知本地的人,便想要进货,也是没有头绪,你连找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的商贾,完全依靠所谓的熟人或是世交来进行贸易,山东的商贾,往往在京里,会有几个从祖上开始,就已认得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种模式,出货慢,想买货,也未必能找到自己称心如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优点,就是靠着自己在熟人之间的商誉,寻个稳当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这里……却是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快速的出货,乃是商贾们最看重的,一批货压在手里,资金就不能回笼,还需大量的仓储以及人工的费用,时间拖得越久,越是令人夜不能寐,食不甘味,不知多少货商,最终就是被这积压的货物,给拖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陈新的新货,已经上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样品一个个摆在了自己的铺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他还不断的开始催促江南的友人,押货来京,甚至修书给族中的子弟,想尽一切办法,在江浙一带收购货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