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四十九章:水落石出

第九百四十九章:水落石出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是回到了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安静的伫立在弘治皇帝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睛还落在票拟上,一面道:何事?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想了想,道:御史院和兵部尚书,打起来了,听说是很多人打一个,马部堂不敌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惊诧的抬头,看着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继续道:是因为,都察院的御史,查武库时,现许多的兵器,都不翼而飞,和账上不但对不上,而且相差极大,甚至陛下,边镇的军械,都不能供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尽力用平缓的语气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,却是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相差极大,差多少,一成?两成?弘治皇帝想要杀人,想做明君,难啊,一个人再如何勤政,可也架不住这个天下,有数百上千人拽着他的胳膊:莫非还是三成?

        可能萧敬沉默了很久:可能是九成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豁然站起,抄起案牍上的砚台,他眼睛赤红,几乎想要杀人,整个人似是愤怒的失去了理智,这砚台狠狠朝萧敬的头顶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哪里敢躲,眼看着那砚台夹带着风来,几乎要到自己额头

        猛地,砚台竟是生生在半空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视着萧敬,手里还捏着砚台,恨不得将它揉碎了,他闭上眼,深吸了一口气,最终,又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,一张蜡黄的脸上,他叹了口气,将砚台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哐当一声,砚台随着金銮的玉阶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重新坐下:边镇可以供应军需吗?

        只怕萧敬心道好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理解弘治皇帝的愤怒,与其说是愤怒,不如说是憋屈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家的九五之尊,那是何等的豪气啊,至不济,哪怕是杀几个宦官出出气,也绝没有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陛下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倒是此时恨不得,这砚台狠狠砸在自己的头上,好让陛下至少出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苦着脸道:边镇那儿只怕应付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手指头,不耐烦的敲着案牍:彻查吧,彻查到底,是兵部尚书,还是库部主事,或是其他人东厂来查,一个漏,都不能有,一个武库是如此,那么粮仓呢?那么内库呢?哎,朕平日,待人不薄,文武百官,俱都予以雨露,哪怕降下雷霆,也尽力克制,唯恐,臣民们寒心,可你们做的都是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拉着脸,似想说什么狠话,可嘴皮子嚅嗫了一下,那些杀全家的话,似又有些说不出口,最后,他冷着脸道:哼,你们就尽情的胡闹吧,等朕百年,驾崩之后,朕的儿子,会一个个收拾你们!

        不!突然,弘治皇帝似乎咽不下这口气似得:此案,让太子来彻查,太子为,方继藩次之,查个底朝天!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道:陛下圣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的意思,是不是,然我儿子和女婿,来让你们这些混账王八们,统统进火葬场呢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愉快的打着边炉,最近温先生手艺见长,调的酱,更有滋味了,方继藩就在他的对面,夹着一片肉,高叫道:殿下,你看此肉,纹理清晰,肉质肥而不腻,此牛生前,定是一头勤劳的牛,它兢兢业业,为牛朴实,俯帖耳,而且俱有一定的素质,若我猜的不错,此牛一定是在西山南村里牵来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惊讶的道:这你也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观其肉,便可知其牛,知其牛,便可知其性也,南庄那里,靠近学府,此牛日出而作,便听朗朗读书声,定是性子温和,情趣高雅,只有学府周遭的牛,也能有此情操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脸便凑上来:我瞧瞧,我瞧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是筷子缩回去,那已过了汤水,带着九分熟的牛肉,蘸酱之后,散着奇香,方继藩岂会上朱厚照的当,天知道这个厚颜无耻之徒,会不会一口将自己的牛肉叼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切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突然一个喷嚏打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方继藩的脸上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牛肉啊,我的高雅之牛,情操之牛,好学之牛啊。方继藩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是揉一揉鼻子:哪一个狗一样的东西在惦记着本宫!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顿时觉得索然无味,忙将筷子和牛肉摔了,一声叹息,甚是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外头有人匆匆而来:殿下,方都尉,宫中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大惊失色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便有宦官竟是带着圣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待要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不管这么多,径直上前:本宫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抢了圣旨,打开,这一看,朱厚照却是怒了:老方,你看看,这是人做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脑袋凑过去,见那武库亏空的字样再看九成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啊,正德七年,倒是查过一次武库,毕竟历史上的朱厚照,对打仗有兴趣,所以让人清查一下武库,好知道这大明,有多少军械,可结果,却现几乎所有的账目,都没有对上,为此,正德皇帝大雷霆,下旨严查,这一查,就是足足一年之久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

        又不对,现在弘治皇帝没有驾崩,历史已经改变了,此时,朱厚照还是太子,自然不是正德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畜生!朱厚照最厌恶的,就是窃取武备之人,多少前方的将士,在边镇拼命哪,主意打到这上头,真是猪狗不如!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实是大明朝的日常很稀奇吗?只是这东西,他经不起查而已,不查哪里都是太平无事,一查,统统完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看到,下头敕命太子朱厚照,领自己限期彻查此案的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道:殿下,你看这里,看出什么眉目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拨浪鼓似得摇头:有什么眉目,看不出,本宫现在很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陛下有刑部,有大理寺,有东厂,有锦衣卫,甚至还有都察院,有的是的人手,可为何,要让太子殿下和臣来查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咬牙切齿:且不管,本宫非杀这些贼骨头全家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下息怒。方继藩叹了口气,台词不应该是这样的,这样太没逼格了,狄仁杰的影视之中,应当是倒吸一口凉气,诶呀,真是恐怖如斯,想不到这背后,竟还有

        可朱厚照是个糙人,在这方面,很不讲究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殿下,这说明,陛下对于大理寺厂卫都察院统统都大失所望啊,陛下不是对他们的能力失望,若只是能力,何须让殿下来查,陛下哪怕不相信厂卫的能力,难道还相信这等只会织毛衣打仗造车和治病的殿下吗?诶,且别先生气,我只是性子比较耿直,实话实说,我的意思是,陛下取殿下的,乃是忠心,因为殿下是陛下的儿子

        你到底想说什么呀。朱厚照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:臣想说的是,陛下预感到,这个案子只怕牵涉的人,很广,若非完全信任的人,绝不敢托付。陛下也深知,要查此案,非要有大智,还需大勇。因而,他又知道,殿下大勇有余,而智商不足,于是,命臣辅之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倒吸一口凉气,他眯着眼:父皇也觉得棘手?

        开玩笑,当然棘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,朱厚照成了正德皇帝时,这个案子,尚且查了一年多,几次都前功尽弃,若不是正德皇帝再三敦促,只怕一年也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倒是乐了:看来,父皇还是知道本宫有大智大勇啊,既如此,那么本宫来查,走,我们去兵部,先将马文升那个混账揪出来,他是兵部尚书,脱不了干系,只要动了刑,不怕他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汗颜:马文升乃是兵部尚书,怎么可以动刑?

        那侍郎可以吗?兵部司库主事呢?

        智障!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心里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倒是急了:父皇可是限期半年之内,水落石出,你怎么这么磨蹭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笑吟吟的道:不需三年,三日之内,就可水落石出,先我们要做的,是找到那一批武器,去了哪里,能牵涉这件事的,绝不是简单的人物,殿下您说是不是?在没有铁证的情况之下,若是殿下贸然拷打,传出去,名声不好听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朱厚照也没有什么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有,方继藩还是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皱眉:那么这批武器,到哪儿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我倒是知道,其实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,若是正德朝那一段公案没有偏差的话,那么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这个,让臣来办,不过殿下可要小心了,现在陛下下旨,却要提防着,有人狗急跳墙。不如,殿下派百八十个护卫给臣吧,臣睡觉踏实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