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五十三章:无所遁形

第九百五十三章:无所遁形

        殿中,一下子哗然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查抄到了销赃的地方?



        这已是神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面面相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有不少人,显得有些慌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振振有词道:“父皇,这销赃和藏匿赃物的地方,就在京师之外,一处庄子,靠近陈家庄,儿臣已命飞球营的人马,将那里围住,随时……都可以破门而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地点都已经说清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不可思议的看着朱厚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这样吗?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方继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道:“臣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太子所言,当真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说,怎么像挑拨离间哪,太子说啥,你来问我做什么,倘若太子殿下小气一点,非要爆炸不可,自己的爹都不信自己,偏偏信自己的女婿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方继藩倒是不担心朱厚照吃找个干醋,这理应不是太子殿下心胸开阔,实是自己为人处世很是高明,满京师的朋友对自己没有不服气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臣可以用十族老幼的人头来担保,太子殿下所言非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这才稍稍安心,倒是对朱厚照刮目相看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容易?



        他道:“那么,你说案情已有了眉目,只是这个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并非如此。”朱厚照正色道:“父皇,儿臣还知道,这些该死的乱贼是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殿中又哗然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担心,可别指鹿为马吧,这几日时间,就能搜寻到证据?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证物证,无端的指责大臣贪赃枉法,岂不坏了贤名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道:“你想仔细了,若是无凭无据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中气十足:“父皇放心,儿臣已经铁证如山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他自信满满,反而心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是个不可控的人,至少弘治皇帝没办法控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时这家伙能让人眼前一亮,可有时候,能让弘治皇帝气的吐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既然……他说是铁证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好,你说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了方继藩一眼,方继藩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,朱厚照便道:“兵部给事中王岩,你出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群臣之中,有一人差点瘫坐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朝着那方向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那王岩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嚅嗫着口,想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没意识到,第一个被点名的,居然不是兵部尚书马文升,也不是兵部的司库主事,而是给事中,这给事中,虽是地位卑微,权责却是极大,他掌有巡视兵部各司的权力,甚至可以封驳圣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清流,且是清流中的清流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王岩脸色苍白,艰难的走出几步,最终,拜倒在地:“臣……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状,左右四顾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大臣,则都看向太子殿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王岩,显然也是有一点清名的,似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贪墨武库,毕竟,武库中的点验、出纳,都不是他过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凭实据呢?”弘治皇帝看向朱厚照,他最担心的,就是大庭广众之下,朱厚照什么人证物证都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是乐了:“父皇,儿臣现在还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……方才这龟儿子说什么来着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明明方才,你说有证据的,转过头,你不认了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气冲冲的看着朱厚照,吹胡子瞪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满殿群臣,一个个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……你这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笑嘻嘻的道:“大家先不要惊慌,要冷静,证据现在就有了。到底是不是这个王岩,其实……一问不就知道吗?太子殿下,臣已饥渴难耐,能否请太子殿下,准许臣立即盘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满面红光:“准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亲自……盘问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殿中君臣,还是很服气朱厚照和方继藩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你问了,人家会认,人家是傻子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气定神闲,走到了那王岩面前:“王事中,你好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已是脸色苍白如纸,瑟瑟发抖,他艰难的抬头,看着笑容可掬的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方继藩依旧还是如沐春风的样子:“我这辈子,只佩服一种人,就是敢作敢当的人,一个人,他敢做不敢当,那还是人吗?这话,在不在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咬着牙关,一言不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似乎……没啥效果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这武库的贪渎,有你的一份吧,当然,你只是一个小虾米,可是……你也不容小觑啊,我就不谈,其实你当初家道中落,此后却金榜题名,做了几年官之后,就有银子在新城买下房产了,一夜暴富嘛,凭什么就说,这银子是贪渎来的,说不准,路上捡的呢,又或者,是夫人的嫁妆呢,你能在新城买房,这是你深明大义,我很敬佩你有此眼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接盘侠的赞美,是必须的,不然以后还怎么打开门做生意,房子还卖不卖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其实不喜欢查贪渎案,这是砸自己的金饭碗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王岩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只趴在地上,埋着头,依旧一言不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王岩,你还敢说这和你没有关系,那陈家庄的库房,已被抄出来了,还有……你们丧心病狂,行刺太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,下官断然没有行刺太子。”王岩立即辩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说不是你!”方继藩厉声道:“太子殿下刚刚接到了旨意,要彻查此案,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狗贼,就敢收买刺客,图谋不轨,你可知道,刺杀太子,是何罪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王岩打了个冷颤:“不,不……不是下官,下官没有,下官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……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乎要崩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冷冷的看着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泪眼看着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没有证据,就靠这么盘问,有用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看着,都不太靠谱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文武百官,竟有点同情王岩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事中看着不像啊,反而是方继藩在此咄咄逼人,像是张牙舞爪的大灰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只是对王岩冷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嚅嗫着嘴,他泪流满面,期期艾艾的道:“下官……下官……确是从武库里,分了一点银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整个奉天殿已经炸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……承认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可不是严刑拷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这王岩,亲口承认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,觉得不可思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一把鼻涕一把泪:“可是……下官不是疯子,下官固然是贪赃枉法,可是……却从来没有,行刺太子殿下呀,行刺太子殿下的事,和下官一点关系都没有,下官,可以……对天起誓,真的……一点关系都没有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颤抖,身如筛糠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震惊的看着方继藩,再看看得意洋洋的朱厚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叉着手,却是冷笑:“不是你行刺吗?若不是你,还能有别人,是你其他的同党不成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下官就不得而知了。”王岩战战兢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心理素质不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能成为兵部给事中,就没有心理素质不好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昨天夜里,他在小厅之中,就做过破釜沉舟的准备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自己的前途,自己一定要掩盖自己的罪行,可当听到太子殿下遇刺,他就彻底瘫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谁行刺的。虽说不是他,可是……他无法保证,是不是其他的同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该死的同党,他们怎么就敢这样铤而走险,一个贪渎案,竟生生的,折腾成了谋反大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贪渎,若是他被揭发出来,也认了,他完全可以咬紧牙关,统统将罪行全部揽在自己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最坏最坏的结果,也不过是杀头而已,可是自己的妻儿,会有人照顾,若是运气好,陛下鸿恩浩荡,或许,只是罢官和流放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当遇刺的消息一传来,他就彻底的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同党里有坏人啊,这个锅,他怎么背的动,这是诛九族的大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牙关不断的颤抖着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连那陈家庄,竟都已经查抄了出来,虽然……陈家庄那儿,没有自己多少罪证。可是,这才多少日子,就进展如此神速,再加上,太子殿下,直接点了自己的名,有了目标,继续顺藤摸瓜,被查出来,这不是迟早的事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迟早的事,在此抵死不认,几乎等于是作死,现在贪渎只是小事,可是……这诛九族的刺杀太子,才是关键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……下官……下官说的……都是真的,方都尉,你要相信我啊,一定要相信下官啊,下官……家道中落,刻苦读书,金榜题名,当初,也曾想做一个好官,可是……下官……穷怕了,穷怕了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懊恼和悔恨,泪水磅礴: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下官终究逃不出法网,可……可既然太子殿下和方都尉,如此……如此明察秋毫,就请……就请太子殿下和方都尉,万万不要将这谋反大罪,扣在下官身上,下官……下官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送到,今晚九点,东方卫视,嗯,大家记得要看,嘿嘿。



        --    上拉加载下一章    s    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