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五十四章:陛下生了一个好太子啊

第九百五十四章:陛下生了一个好太子啊

        贪渎算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好像料准了似的,这个王岩,乃是给事中,在这一个团伙之中,并不算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身份低下,恰恰是最薄弱的一环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正分到他身上的银子,也没有多少,他至多算是从犯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只是贪渎,算到了他的头上,王岩大不了将这锅背下来,因为他没有选择,他若是招供出其他人来,就算不死,只怕将来也会遭到报复,这些人,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沾上的,是谋逆大罪,这不但只是他死,还累及满族,这个时候,还扛什么,一人顶罪背锅,这口锅,背的动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全家几百口,但凡是沾点亲的都要死绝了,还给人背锅,这不是傻?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争取的乃是贪渎从犯的罪名,这谋逆大罪,他自然抵死不认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王岩一认罪,许多人的脸色骤变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比人证物证,可要翔实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眉毛一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艰难的事,还真让这两个家伙,就一会儿的功夫便办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凝视着那王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又怒从心起,这个狗贼,到了现在,居然还抵死不承认刺杀太子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道:“不是你行刺的,那么,是何人行刺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声音尽力的平和,可这平和的背后,却是冰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就像被针扎了一下,打了个哆嗦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,看了一眼班中的人一眼,而后,又狠狠垂下头,才道:“不是…臣……不是臣啊,臣……怎么敢做这样的事,臣区区一个……一个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方继藩却是笑了笑,与朱厚照对视了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也乐了,嘲弄一笑,随即厉声吼道:“到了现在,王岩的党羽,还想隐藏吗?你们以为,此时此刻,还躲的掉?现在,都统统给本宫滚出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吼,声震瓦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啪嗒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突的,一个人,直接在班中瘫坐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看去,顿时哗然,此人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竟是工部员外郎周亚,周亚此人历来有清名,据说他是工部,少有在新城买房的人,人们都说他家徒四壁,是两袖清风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那周亚此时,面白如纸,像是整个人一下子没有半点力气一般的堕在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完了,彻底的完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十分清楚,这王岩绝不会给大家顶罪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洗清刺杀太子的谋逆大罪,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将所有人都拉下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被查出来,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灰暗,哆哆嗦嗦的,立即道:“我……我也没有刺杀太子,这些都和我无关,定是他们,定是他们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?他们是谁?



        这满朝文武,一个个鸦雀无声,竟觉得心底生出了一丝丝的寒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人脸色苍白如纸,一步步走了出来,拜倒道:“万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哽咽,他虽埋着头,无地自容,可大家却认得他,是兵部右侍郎梁荷,竟是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沸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牵涉到了侍郎,朝廷三品大员,竟敢把手伸到了武库,这是贪婪到了什么地步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这百官各有自己发财的渠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像那些官职卑微却掌握了权力的官员,可能会直接将手伸进自己权责之内的地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到了侍郎这个地步,就绝不会干这等污秽之事了,毕竟,这合理合法的冰敬、碳敬,地方官和下头官员逢年过节送的礼,都足够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梁荷……现在已是右侍郎,未来……前途不可限量。



        班中还有许多人,似乎还僵持着,他们不甘心,他们咬着牙,面如死灰,可当看到梁荷站出来时,其实……他们已经清楚,一切的侥幸,都已灰飞烟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和方继藩,能在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寻到销赃之处,这就说明,他们一定掌握了什么,同时揪出了一个王岩,几乎就已大势已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岩一定会供认不讳,从前大家订立的攻守同盟,在抄家灭族之罪面前,就是个笑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万死,可是臣没有刺杀太子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滔滔大哭,拜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这一个个熟悉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之中,竟有不少,都是自己所欣赏之人,他们给弘治皇帝的印象,有的是两袖清风,有的是刚正不阿,也有人……是朴实无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偏偏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抿着唇,身子在颤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些人,将那武库给搜刮了个干干净净,一面口里喊着仁义道德,一面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猛的,弘治皇帝狠狠拍案,道:“还有谁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事情……出奇的顺利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人,默然无声的站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方继藩和朱厚照,却都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查一个案子,最怕的,是这些贼子们会拧成一根绳子,若如此,只要有人咬死了不认账,那么……哪怕你查出一点眉目,线索却又断了,必须得去寻新的证据,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,何其难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在这段时间之内,还没有被揪出来的人,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湮灭证据,同时,不断的放出各种烟雾弹,阻扰太子查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他们的所谓同盟,却已打破了,只需要有一个突破点,这些人……便统统都要被一网打尽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老臣愧对陛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又一人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第七个……第八个……第十三个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当第十七个人站出来时,弘治皇帝震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金吾卫指挥使同知陈贺!



        金吾卫乃是禁卫之一,负责卫戍宫中,里头的每一个武官,都是精挑细选,要求绝对的忠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这陈贺,当初弘治皇帝在詹事府时,他便负责担任弘治皇帝的侍卫,深得弘治皇帝的信任,弘治皇帝万万没有想到啊,想不到……陈贺居然也是其中之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贺拜下道:“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也有份啊。”弘治皇帝突然苦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十八个人,个个面如死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武库,就揪出了这么多人……有兵部,有大理寺,有御史,又禁卫,既有清流,也有武臣,这一个个人,弘治皇帝竟认得大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身子颤抖着,他突然笑了,这笑有些复杂,有些苍凉,有些愤怒,有些酸楚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弘治皇帝才道:“哈哈,朕待你们不薄,朕平时里待你们不薄啊,朕平时就节俭,可对于你们的赏赐,却从未少过一分一毫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方继藩就有话想说了,陛下上一句是对的,陛下确实节俭,可啥时候给人的赏赐优厚了,我方继藩第一个不服气啊,我的金腰带是铜的,还有该死的嫁妆,那一箱箱的‘赤金’,我现在还没花完呢,花不掉啊,总不能背着几十个麻袋的铜钱去买糖葫芦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方继藩是个识趣的人,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陛下唱反调,毕竟是自己老泰山,还是要讲感情的,钱是小事,感情最重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弘治皇帝咬牙切齿的继续道:“可是你们,看看吧,看看你们都是什么样子,简直无耻之尤,你们……你们……来人啊,统统拿下,下诏狱收押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群犯官,个个如死狗一般,他们此时,皆是面如死灰……却是此起彼伏道:“陛下,我等没有刺杀太子啊,臣没有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知道是谁,一定是这该死的陈贺,陈贺乃是金吾卫指挥使同知,只有他才能豢养死士,请陛下明察秋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屁,老子没有,老子断然不会做这样的事,姓杨的,你敢污蔑老子,老子撕烂你的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在危难跟前,一通人干嚎起来,早已是斯文扫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征询似的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意思是,都已一网打尽了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显得悠然,不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都已下了诏狱,倘若还有什么同党,就算这个不说,别人也会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事关生死,哪还有什么义气可言?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抬头,看着弘治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目中,尽是血丝,他显然是怒不可遏,气愤难耐,胸膛起伏着,忍不住发出了狞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表情,在素来宽宏的弘治皇帝身上,是极少出现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今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泥人还有三分火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请陛下息怒。”方继藩忙道:“今日所涉事之人,无一不曾是朝廷栋梁,今日……陛下明察秋毫,他们自是万死莫赎,可是陛下今日除奸,更该高兴才是,除了这些贼子,天下太平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依旧冷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刘健等人,先是心有余悸,其实这其中的许多人,连他们都觉得不可置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不少人,刘健还是颇为欣赏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哪里想到,他们竟丧心病狂至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刘健回过了神来,眼看一脸震怒的弘治皇帝,他顿时上前,拜倒道:“臣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斥,他龇牙裂目,宛如怒目金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道:“陛下生了一个好太子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九点一十五开始收看,哇哈哈,上海东方卫视哈。



        --    上拉加载下一章    s    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