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六十章:市场波动

第九百六十章:市场波动

        众翰林们愤怒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无法接受,王不仕竟是这样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满口都是这些‘污秽’之词,想当初,大家嘲笑国富论,他可是站在一边笑呵呵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了,这厮莫非是看那方继藩权势滔天,所以想要趁机投靠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无耻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天底下谁都可以没有骨头,可是翰林清流,怎么可以没有骨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当初,皇帝让翰林们去西山学习,尚且没有改变翰林们的志向,这是为何,这是因为,大明需要的,就是翰林清流们的铁骨铮铮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天下的翰林,都可以对那方继藩阿谀奉承,可你王不仕是什么人,你忘了当初那人间渣滓王不仕吗?



        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地步,被人羞辱,被人作践,非但不以为耻,反而以此为荣,天底下,再没有人比这更厚颜无耻之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不仕,你……亏得你还自称圣人门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拜在地上,本是觉得惭愧,却受此千夫所指,心里想,当初人间渣滓王不仕出来的时候,老夫气的想要去杀人,是谁拦着老夫,说什么那是个孩子,好话统统你们说了,我被人所取笑的时候,有谁义正言辞的站出来,为自己说几句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自己不过是说几句肺腑之言,你们倒是站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道:“圣人门下,也要通经济之道,圣人门下,更不该只讲子曰挂在嘴边,圣人讲究的是兼济天下,是惠及天下人,可光靠照着四书五经去之乎者也,能惠及什么?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,有何不可以说,现在国家缺乏生铁,我认为生铁的价格将会暴跌,难道不可以说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冷笑,呵呵……满口都是胡言乱语,且看你这样的人,会有什么好下场,到时候,可不要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离经叛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却有人忍不住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倒是豁出去了,他已经是人间渣滓,再加一个离经叛道,又有什么关系:“这才是仗义执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个个冷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讲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讲的好处就在于,在这里,翰林们想说什么就是什么,哪怕是顶撞了天子,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往往天子为了表示自己广开言路,也会任他们去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有人道:“王不仕,我等自惋惜你,这才好言相劝,而你却是屡教不改,好吧,到时,自然看你有什么好下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木着脸: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这是我的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好一个这是我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……八成是疯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对此,显得不耐烦,这翰林们相互攻讦,就为了这一点小事?



        这真正忧心的,却是生铁的缺乏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说着说着,却最终,上升到了离经叛道的地步了?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新城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风尘仆仆的,一个车队,开始走上了新城的道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泥路,这新城的沥青路,使者载重的车马,一下子轻便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快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大喝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骑着马的,乃是一个管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商号,虽不说数一数二,也算是来头不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家大业大,李家只看到了商机之后,立即便意识到这其中的有利可图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征集了车马八十多辆,飞快赶往河西走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固然艰辛,可生铁的价格,日益在攀升,只要行动迅速,就一定有利可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八十多辆车马,除了几两耽搁了之外,几乎每辆车,载重生铁三千斤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十万斤的生铁,终于在三个多月之后,返回了京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的血泪,自不待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一辆车,都用乌篷遮盖起来,不过似这样规模的车队,却是少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次负责这一趟来回的主事,已是归心似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即便到了地方,也得赶紧将生铁运至库房里去,卸货,最后,再付给车夫们的薪水,这一趟旅程,才算是彻底的结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必须要快啊,快一步,这利润就越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李家管事之人,岂会不知,在自己的车队之后,还有浩浩荡荡的车队,正在朝京里进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要抢的,就是第一批自河西走廊来的货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四轮马车,被沉重的货物,压得底盘有些低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辆车三千斤,这已是一辆四轮马车的极限载重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四轮马车的出现,李家商号,还真不打算派出车队去河西走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寻常的两轮马车,能有一千斤的载重量,几乎就到了极限,车马太多,增高了成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车队里的车夫们,入了新城,个个精神抖擞,他们迅速的穿梭在沥青路上,最终,在一处货栈前纷纷停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,李少东家早已得了急报,清早便招募了人力在此等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放光,看着这一辆辆大车,一斤生铁,至少可从中谋取六十文钱的纯利,这三十万斤,这就是两万两银子以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低的利润估值,甚至还没有将近来生铁暴涨的价格给算进去,刨除掉了一切的开支,包括了人工和车马的损耗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又因为是第一躺出门,中途有所耽搁,其实……若是快一些,对路途要熟悉一些,商路彻底的打开,成本还可以压到最低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来一回,就是两万两银子,天底下,到哪儿去找这样的好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卸货!”李少东家激动的大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赶紧的,去交易市场挂牌子,要快,立即出货,趁着现在价高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交易市场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李家第一个挂了牌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疯了似得商贾们,一看到每斤两百七十文的字样,不禁有些牙齿酸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些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那牌子之下,却是一行小字:“上等生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在交易市场,人们将生铁分为上、中、下、劣这四等,不同的生铁,价格也不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河西走廊的生铁,之所以吸引了一些商贾们前去,其根本原因就在于,那里的铁矿质量极高,本就是上品……这上品的铁矿,可不好找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纷纷涌入了李家的商号,在这里,李家商号展示了他们的样品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生铁锭,许多商贾上前,摩挲着,现在许多人已经有丰富的经验了,这一摸,心里就有数了:“这生铁……我要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了,你这有多少斤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十万斤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十万……”这可不是寻常商贾们能吃的下的:“我要一万斤,可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三十万,我们统统要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张契约,直接签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可接下来……人们却察觉到……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牌子,开始挂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万胜商号,挂牌二十万斤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陈记,挂牌,六十五万斤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,看得人眼睛都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有价无市的生铁,竟开始有了缓缓下跌的趋势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还只是缓慢下降,人们还在议论纷纷,也有人疯了似得……犹豫着是否接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后来,恐慌却开始蔓延,那些此言,两百多文接手的商贾们,开始有些慌了,看这趋势……可能会暴跌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价格,竟是到了二百二十文,再这样下去,今日岂不是要跌到两百文?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打听着各种消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来了三十辆大车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后头还有呢……不妙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抛售开始!

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原本囤货居奇的商贾,现在也意识到了不妙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交易中心里,一个巨大的墙上,一个个牌子挂了出来,价格开始不断的刷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商贾,捶胸跌足,发出了嚎叫:“怎么会跌的这么厉害,怎么一下子,就多出了这么多的货源,天哪……我是两百三十文进的货,还只是中等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乌压压的,交易中心里,人头攒动,都是商贾,有人故作气定神闲,有人脸色已经变了,却也有人……暗暗惊喜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文吏们,急的满头是汗,到处都是登记着挂牌的人,一个个牌子,挂出来,接着,或许是这个价格,无法售出,于是,继续更新价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少爷……又来了……又来货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美滋滋的跑来镇国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,气定神闲的喝着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横竖,反正方继藩和朱厚照都不亏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上,总要有人交学费,作为一个老师,方继藩只要保证,这些学费,不会交给别人就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激动的不得了:“哈哈……笑死本宫了,昨日,他们还舍不得卖呢。哼哼,跟本宫斗,也不看看他们几斤几两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道:“现在的价位,上等品,已至一百八十文的价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淡淡道:“不必急着去收购,继续等,这价位,维持在一百文之后,再出手,不过前提是,一百文以上,一斤都不收购,多一个子,都不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忙是点头:“明白,明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不如索性等到五十文,直接崩盘了再收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摇摇头:“我算过的,一百文,足够那些去河西贩运生铁的商户有利可图了,若是五十文,那些去了西山的商贾,就要吃西北风了。殿下啊,猪不能一味的杀,偶尔也要养的,不能将人,逼到了绝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--    上拉加载下一章    s    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