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六十三章:王不仕发达了

第九百六十三章:王不仕发达了

        翰林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从清早来当值,便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还算热络的同僚们,竟是‘道路以目’,给王不仕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,而后,很快,将目光错开,也不打招呼,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这等历经了宦海的老油条,立即觉得不太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讲究中庸之道,不是没有道理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时代,读书人大抵都是‘仕’,说穿了,就是官,这为官只道,和为士之道,其实是一样的,都需谨慎和中庸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王不仕很懂得做人,可自从开始琢磨起国富论,心思就都在这上头了,经常走神,满脑子,都是旧城的地价,何时能到最低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做人方面,却是有了欠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自己内心的想法已经曝露无遗,自己只怕,不容于自己的同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及此,王不仕心里,生出了感慨,惨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被方继藩这狗一样的东西奚落,让自己声名狼藉,现在好了,又不容于清流,从此之后,更是遭人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辈子……何止没有了前程,只怕……连做官,都难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做官,难道去从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心里竟生出了悲凉,士农工商,这是根植于每一个读书人心中的理念,自己真是越混越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呆坐在文史馆里,乱七八糟的想着,不禁有些泄气,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自己也曾春风得意,鲜衣怒马,金榜题名,可如今,却是……人憎鬼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个同僚进来,抬眼看到了王不仕,却不做声,他到了自己的案牍之后时,却突然‘啊……呸!’的一声,吐了一口吐沫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不为所动,依旧拿着文宗实录的一处底稿,漫不经心的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文史馆里,有一种格外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几个翰林,显得十分微妙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各自埋头,偶尔,有人窃窃私语,似乎连闲聊,都变得谨慎了,生怕王不仕听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呆坐了良久,见自己的案牍上的茶水早已凉了,便咳嗽:“刘书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书吏进来,一脸复杂的看了王不仕一眼:“不知王公有何见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换副新茶。”王不仕故意低头,继续看着文宗实录的底稿,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刘书吏不敢怠慢,上前,取了他的茶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文史馆里却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咳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开始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人气不过了,一个年轻翰林突然道:“可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翰林却更加意味深长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继续低头,忙着手边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年轻翰林,终究是没沉住气,打破了这文史馆中的平静,他厉声道:“真真是可笑,堂堂翰林,满口都是粪土,翰林清流如尚且如此……大明,还能安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就是你,王不仕,你致士吧,何苦要恋栈权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指着王不仕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低头看着手中的文稿,依旧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轻翰林见他如此,大义凛然:“我等,羞于与你这般的人为伍,你还留在此做什么,何必,要让天下人笑话我们翰林院,清流二字,就这样被你糟践了。为人臣者,当有风骨,敢问,你的风骨在何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身躯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……自己不也是如此吗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表现风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很想辩驳几句,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道理,是没法儿讲的,自己若是辩驳几句,其他的翰林会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自己是清流,他方才知道,清流的可怕之处,口能诛心,笔能杀人,惹得急了,他们也完全不介意,一群人蜂拥而上,打你个半死,哪怕是群殴,人家这也是仗义而为,会被士林传为佳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以为,你不说话就可以了,君子德才兼备,德在才先,何也,因德不配位者,势必祸乱天下。你我同僚,也有许多年了,此前见你,还算有几分风骨,可如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若是你,立即上书致士,陛下乃是圣君,怎么容得下你这等见风使舵之辈,只是当今陛下仁德,不愿罢黜你而已,你却还在此,死乞白赖,却是何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身躯一颤,死乞白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脸通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是有自尊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抬眸起来,看着这同僚,却又见其他翰林个个盯着自己,一副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深吸一口气,心里不断说,罢了,罢了,忍一忍海阔天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那翰林,却继续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突然握紧了笔杆子,道:“建川贤弟如此有风骨,为何不去骂刘文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文史馆里出奇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继续道:“建川贤弟如此有风骨,那又为何,不去骂方继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便垂头,不再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却等于是捅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意思,骂你是为了你好,你还敢在此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翰林,纷纷想要卷起自己的袖子,个个如狼似虎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不仕,王不仕……”外头,却有人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个宦官,轻声细语的,不过显得很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匆匆进来,口里道:“翰林侍读王不仕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史馆里,这诡异的气氛之下,显得出奇的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宦官见了王不仕,忍不住道:“王侍读原来在此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,竟是二话不说,笑吟吟的行了个礼:“奴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翰林们,却是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翰林院说穿了,就是皇帝的秘书,正因为如此,随时都可能会有宦官来,传达皇帝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宦官在大明,却也绝不是好招惹的,翰林气傲,宦官却是靠近权力核心,因而,许多宦官,并不会对翰林们有太多的好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今日…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心里堵着一口气,却终于是平复了心情: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请您去呢,王侍读真是了不得啊……此番陛下亲自传见,恐有重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啥意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翰林们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也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还是有些虚,这宦官,莫不是是在讽刺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重任,什么重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显得极有耐心,慢条斯理道:“王侍读难道不知,大批的车马来了,送来了无数的生铁,说是一日之间,生铁便送来了七百多万斤,而今,生铁的价格,果然如王侍读一般,开始暴跌,现在的价格,只有从前的一半,听说,后续,还会有生铁来……总而言之,王侍读昨日在筳讲时,对陛下所言之事,竟是统统言中,陛下得知之后,龙颜大悦,又想起了王侍读的预测,忍不住感慨,王侍读……有功于国家,有经济之才,特命奴婢,来请王侍读入宫觐见。奴婢来的时候,内阁三位阁老,也都听了消息,个个喜笑颜开,似乎……对于王侍读,也极尽欣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侍读,他日您若是一飞冲天,可千万别忘了奴婢啊,嘿嘿,嘿嘿……时候不早,还请王侍读,尽快动身,免得误了时辰,陛下……可等的急了呢,就盼着……能再见一见王侍读,与王侍读一道儿,商议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被自己言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心中一阵狂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只是自己做了预测,而得到了皇帝的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陛下能够欣赏自己……这也是极难得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……自己的预判,完全正确,这岂不是说……国富论……果然如自己所料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接下来,这旧城的做空,以及未来的上涨,还有未来各种物资的短缺,原物料的上调,这些……都是可以预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书……神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王不仕居然抽了抽鼻子,泪水盈了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受委屈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,一切都证明了自己是对的,自己不是疯子,也绝不是见风使舵之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颤抖着,手里还握着笔,整了整自己的衣冠,却又想起什么,忙将笔搁上笔架,他抬起眼睛,看着那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同僚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同僚,显然是震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鬼……生铁突然暴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囤货居奇的情况,一下子缓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王不仕所言的情况,全部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对其,赞赏有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内阁大学士,对其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……他要入宫面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文史馆里,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抬起腿,心里乱糟糟的,竟也不知,到底有多少的感慨,他走了几步,刚要和小宦官一起迈出门槛,却又突然,想起了什么来,回过头,看向那年轻的翰林,王不仕淡淡的道:“建川贤弟,老夫好好的做自己的官,为何要致士?陛下欲宏图大展,正需有为之士,为他效力,此时,我若是挂冠而去,如何对得起陛下知遇之恩,又对得起,苍生黎民?以后,不要再说这些玩笑话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