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六十五章:名师出高徒

第九百六十五章:名师出高徒

        君臣奏对,讲究的是缘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缘分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哪怕是放个屁,对方也觉得是香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现在的心情,大抵就是如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香!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与王不仕二人入宫觐见,与陛下足足奏对了三个时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了天穹霞光万丈,一缕昏黄落在大明宫的琉璃瓦上,二人方才徐徐出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午门门口,刘文善和王不仕这才对视了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这一路出宫的路上那般,继续一致的沉默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相逢一笑泯恩仇?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屁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特么的把你家恩师方继藩的名字挂在自己家门口,上书方继藩狗都不如,你刘文善和我泯恩仇试试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板着脸,面色依旧凝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呢,面带微笑,却也没有多言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二人的车马各自来了,于是……大家安静的各自登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在车中,又是感慨万千,恍惚隔世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却在车中,靠在沙发上,抿着唇,木然无语,心中却一点不平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该死的清流,犹如苍蝇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方继藩……哼,也就是教了几个好门生而已,那刘文善,不得不认同确实是大才,方才……哎,怎么就没有和他打一个招呼呢?毕竟……此人也算是自己的授业恩师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书铺的时候,这一个不起眼的小书铺里,却是人满为患,喧闹非常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蜂拥着涌入书店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富论有没有……有没有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就没有了,走,去下一家看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掌握了未来,谁就是不可战胜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国富论能使人洞悉明日,这是何其可怕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消息已经传遍了,这世上的人,绝大多数,永远都在捧臭脚,后知后觉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弘治皇帝微微的皱着眉,他背着手,目光落在一处,却是若有所思,似乎还在消化着,今日刘文善和王不仕的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弘治皇帝才看了萧敬一眼道:“萧伴伴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喜欢和萧敬说话,毕竟这个人,贴身陪着他许多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天子,其实是寂寞的,在这深宫之中,他是孤家寡人,必须得有人偶尔陪他说说话才显得他的身上还有那么点人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苦着脸道:“听明白了一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想了想道:“市场上有一个无形的手,它掌控着万物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没明白嘛!”弘治皇帝顿时打断道:“以后好好读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只好道:“是,奴婢往后一定好好读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,他沉默了很久,才又道:“朕有意让刘文善为户部侍郎,可是……朕又念及这国富论……尚需完善,还是敕其为翰林侍学学士,命其编修国富论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侍学侍学,再进一步,就是翰林大学士了,这可是极为清贵的职位啊,甚至,每隔一段时间的讲,几乎都是由翰林大学士和侍学学士来主持,其影响力,可想而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的心里酸溜溜的,却还是忙道:“陛下圣明,刘文善真了不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道:“还有那王不仕,其人聪慧,非比寻常,他今日提及他读国富论的感受,和刘文善又有不同,此人虽是脱胎于国富论,可其眼光却非同寻常,此人……未来可以大用,就敕其为翰林侍读学士,令其至待诏房待诏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已经麻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个大有可为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王不仕,不过是个侍读,可后头加了侍读学士,就完全不一样了,不但品级直接拉高,且还从文史馆,到了待诏房,这几乎是待诏房的主事官了,地位可想而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将来,陛下可能随时召见他,询问关于财经之事,这个人,说不好,甚至可能和刘文善一般,都有机会进入内阁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很习惯性的道:“陛下如此惜才……实在是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圣明个什么?”弘治皇帝看着萧敬,脸色铁青起来,他最看不惯这等莫名其妙的溜须拍马的,冷哼一声道:“朕若是圣明,何至于到现在方知这两位卿家是对的。朕若是圣明,若非是刘文善极力反对,方继藩在那里为刘文善说话,朕早就将交易市场给查封了。朕哪里圣明?哼,朕之所以不圣明,就是因为身边总有你这般动辄就圣明的人,朕说什么,你都说圣明,那么朕能圣明吗?你侍奉朕多年,除了圣明之外,还说了什么?出师表中,孔明劝谏后主,有一句叫以咨诹善道,察纳雅言,此话的意思就是,为天子者,当毫无保留地进献忠诚的建议,采纳正确的言论。刘文善等人的劝谏,方为以咨诹善道,而你这口里的所谓的圣明,朕却需小心警惕,唯有如此,方才能察纳雅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点着头应是,依旧面带微笑,笑中,却含着泪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刚刚到了学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学府外头,却是沸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头攒动,乌黑黑的一片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数不清的生员们,纷纷列队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、唐寅、江臣人等也候在这里,个个喜笑颜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车一停下,刘文善刚刚下了车,一个人影便一马当先的朝他冲来,一把将他抱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……恩师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呆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之后,却没有给他缠绵悱恻的法式湿吻,回头大声吩咐道:“炮仗给我响起来,鼓掌,大家都笑。刘文善啊刘文善,为师没有白疼你,你果然不愧是为师最心疼的弟子,哈哈……来来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一脸麻木,抬眸一看,觉得有些眩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人山人海,所有人都是喜笑颜开,人们纷纷鼓掌。



        炮仗响起,恩师的脸上乐开了花,恩师拉着他的手,抬头挺胸,一脸骄傲,而刘文善,却是……一脸懵逼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恩师……对自己真的没得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让一让,都让一让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分开激动的人群,这些人很讨厌,为师爱捧臭脚,这是因为为师习惯使然,你们来凑什么热闹,倒好像是刘文善有了点出息,和你们这些瓜娃子有啥关系似的,这都是我方继藩平日严厉教导的结果啊,名师出高徒,此至正真理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分开人群,进入了书斋,方继藩终于呼出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国富论,确实很了不起,简直就有了划时代的意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未来……甚至国富论可能还会收录进翰林院,而一旦进入翰林院,这可能会成为未来天子们的教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本书的意义,其实并不在于它如何的正确,如何洞悉了经济的原理,或者将商业的活动,直接和君王的统治,国家的安康来挂钩。真正划时代的意义在于,这是第一本……人们抛开了仁义道德,已经那些表面的外圣内王,用最赤裸裸的利益,来观察整个国计民生的书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它为天下人,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扇大门,可能透进来的光有限,可一旦见了光,势必会给这个世界,带来深远的影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这是自己至亲至爱的门生刘文善所书!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坐下,面带笑容,看着一脸消瘦的刘文善,方才想到,这两年来,为了修书,刘文善一定感受过无数的艰辛,为了去研究商业的原理,不知走访过多少的商户,为了观察以及添加实例,更不知花费了多少的心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是不容易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孩子,都不容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刘文善已经拜下,又是哽咽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,起来,别磕着自己的膝盖,要注意自己的身体。”方继藩感慨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对学生,恩重如山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说这些,诸弟子之中,恩师一直很欣赏你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因为你就犹如一根竹子,内里头,有一种竹筋一般的韧性,今日陛下传见你,是否是龙颜大悦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点头道:“陛下连连说好,还夸了恩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这有什么好夸得,我广纳贤才,收似你这般优秀的人进入门下,悉心教导,岂是为了陛下这一声夸奖,这是希望你们能够得我真传,有益于天下,有益于人……不,是有益于百姓啊。噢,听说,那人间渣滓,也觐见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他叫王不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王不仕此人,难道没有感谢一下为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想了想,很诚实的道:“恩师……没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良心的东西。”方继藩忍不住龇牙:“这狗一样的东西,若不是当初我奚落他,叫他人间渣滓,让他臭名远扬,他现在多半还是一个只晓得之乎者也的清流呢,现在从我门生这里学了一点道理,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,人心真是恶毒和可怕啊,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,早知如此,为师就不该将那船取名人间渣滓王不仕,让他就这般默默无闻的继续泡在清流堆里,日渐腐烂沉沦的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想说什么,却发现好像没啥可说的,索性闭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--    上拉加载下一章    s    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