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七十四章:妄测圣心

第九百七十四章:妄测圣心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徐经一脸的沧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愈发的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奉天殿中出来,方继藩拍拍徐经的肩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经本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可恩师温软的手,拍在自己的肩头,一股热泪,顿时便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面带微笑:“五年了,五年来,为师无一日不在挂念着你,你终于回来了,为师很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眼里噙泪:“让恩师挂念,是学生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,抬头,看向天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哭吧,在这里哭,被外人看了不好,出门在外,最谨记的一条就是,不要丢为师的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呜咽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体会到了四轮马车的舒适,坐在沙发上,他新奇的打开了车帘子,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街景:“新城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”方继藩坐在对面,他的沙发更宽大,笑吟吟的看着徐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经突然又心事重重:“恩师,学生……想问一件事,我们的脚下,当真是一个圆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这样问?”方继藩显得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经道:“寿宁候和建昌伯,毕竟和学生一同出海,若是这脚下的山川河流,还有汪洋大海不是圆的,那岂不是……岂不是……再也见不着两位国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感慨,为啥地球是圆的呢,若是方的才好,这样的话,那两个狗一样的东西,便连九死一生的几率都没有了!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镇国府,许多人热烈的欢迎着这位师叔,人们对于徐经,有着一种超脱寻常的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日,徐经喝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下海之后,便绝不喝酒,而今,只几碗米酒,便烂醉如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掩面大哭,蒙着脸的指缝里,泪水哗啦啦的流下来:“我该死,我真该死,都说父母在,不远游,我为人门徒,不能时刻侍奉恩师,还要教恩师操心,我徐经,不忠不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泪水一滴滴落下来,几个师兄弟,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木然的坐在首位,内心,还是有点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上的人,脑子都是什么做的,这思维,我特么的有点赶不上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咳嗽:“衡父……好啦,不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双肩抽搐,哭声却将方继藩的声音盖住:“恩师……恩师病了,做弟子的,不能照料。恩师遇到了难处,做弟子的,不能排忧解难。恩师的喜悦,做弟子的无从分享,那恩师还要我这门生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忙是替他揩泪:“你能建功立业,恩师就已甚是欣慰了,恩师不求我们图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和刘文善、江臣都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要图报的啊,喂……喂……我下辈子还靠你们养老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勉强挤出笑容,咳嗽一声:“没错,为师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次日清早,徐经总算是恢复了正常,大清早的,来给方继藩问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徐同学显然出海久了,对于方继藩的生活习惯,有一些些的不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还是乖乖起来,倒是朱秀荣觉得奇怪,一面给方继藩穿衣,一面嘱咐方继藩不要操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在小厅里,见了徐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经给方继藩深深作揖:“见过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头,已有人斟茶来,他呷了口茶,徐徐道:“清早来,只是问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圣上命学生去见驾,想来,是想要询问图霸四海之法,学生细细思量,还是问问恩师的建议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道:“藩外的治理,是天大的难题,遗民流失海外,远在万里,又要面对疫病、土人以及佛朗机人的虎视眈眈,朝廷毕竟,距离他们太远太远了,一年两年,哪怕是十年、二十年,彼此之间,或许不会滋生嫌隙,可是二十年之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又道:“最紧要的是,若是不派遣遗民,单凭结好土人,是无法控制四洋的,所以,必须派驻军马,建立城镇,以中国为干,而以四海为枝,那么,这无数的人力,从何而来?他们一旦在万里之外,成家立业,那么,还愿效忠大明吗?朝廷派出的镇守官吏,对于万里之外的城镇,并不了解,如何服众?而若是提拔遗民为镇守,又难保,不会离心离德,所以,学生才觉得,这是天大的难事。陛下以学生为四海都护府,可这都护府,只是一个空架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能明白徐经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护府好听是好听,可要做到控制四洋,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大明的船队,固然规模庞大,可在昆仑洲南部,若有一处大明的据点,这个据点的人口,如何利用,当地的遗民,愿意效忠吗?若是发生了反叛则那么办?要不要弹压?可等到消息传到了大明,那已经是一年之后的事了,等到大明调集了人马,预备平叛,人家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黄金洲,大抵也都是同理,一旦遗民们在那里生活了两代、三代、四代,他们与大明的亲缘,自然渐渐淡薄、疏远,人家在那儿,安生无比,又凭什么,让你远在万里的衙门来管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反叛的成本低,而管理的成本过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之中没有取得一个平衡,所谓的制霸四海,本身就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不迁出大量的军民,那么大明在各地的利益,就更加难以保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此时,却是笑呵呵的道:“你呀,看来还是不及你的伯安师弟,知行合一,你已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徐经一脸羞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首先,需对遗民予以教化,无论他们在天下各个角落,都必须得有和中国一样的价值观,因而,孔圣人咱们得把他老人家的塑像,擦亮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无论对于圣人是什么心思,却也知道,孔圣人,是当今天下最大的共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单凭这些,是不足以控制各洋的,想要让人肯为大明效命,或者说,为中国效命,其本质,需要利益,而绝非只是单凭的教化。何为利?中国的瓷器和丝绸,在黄金洲,哪怕是对未来的遗民,也是广泛需要的,而他们未来,也势必将在黄金洲开疆拓土,进行生产和农垦,他们的特产,亦需在中国方有销路。这就形同于是水,水需流动起来,才可使利益均沾……就比如……西山建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西山建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耐心解释道:“倘若朝廷任命一个小吏,去了黄金洲,这个小吏,肯尽心王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他在万里之外,这小吏干得好,干的不好,都没有人能够看见,于是乎,他自然会敷衍了事,对于万里之外的上官,不甚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若是西山建业,派一个匠人,去了黄金洲,他会尽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不禁道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会尽心的,因为他干得好,开拓了市场,建业才能赚银子,若是给予他合适的报酬,他定会尽心尽力,所以……根本之处,就在于,让这些遗民,都进入一个体系,他们必须得依靠这个体系维持生计,种植棉花的地主需要它,因为只有它,才能大量的收购它的棉花,开矿的矿主,也需要它,也只有它,才能收购矿产。同样,需要开作坊的人,需要它,因为没有了它,就没有人提供社会。与其用官府的力量,去控制四洋,不如用利益的纽带,去将他们串联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诧异道:“学生仿佛明白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呵呵的道:“明白了就好,你今日要去面圣,为师还有一件事要托付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忙道:“恩师尽管吩咐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眼珠子转着:“陛下的内库里,银子不少吧,你想法子,说动他,将这些真金白银,统统来钱庄储蓄嘛,这银子才能生出银子来,不然,留在库里……会生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徐经大汗淋漓,他有些不太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有皇家的银子,都存去钱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不要说是我提的,你去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……”徐经汗颜道:“想办法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带着方继藩的暗示,却是似懂非懂的坐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用商业的利益,将所有的遗民,串联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怎么串联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……如何鼓励遗民们开拓进取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似乎是一件……令人头疼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至午门,却没有停止,而是直接进入了奉天殿外停下,这是皇帝陛下亲口下的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准许徐经宫中行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经至奉天殿,拜下,而此时,弘治皇帝与几位阁臣,却已在此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卿不必多礼,平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起身,已有宦官预备好了锦墩,徐经则欠身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内阁大学士,都审视着徐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徐卿家,朕敕你四海都护府,卿能明白朕的意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经正色道:“臣不敢妄测陛下圣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