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七十九章:蒸汽机车通车

第九百七十九章:蒸汽机车通车

        既有王命,怎么能犹豫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态度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景隆的能力,若是值得商榷的话,那么他的态度,却是绝不会有丝毫的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正是朝廷所欣赏他的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宣读旨意的宦官,朝方景隆行了个礼,连茶水都不敢喝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,方继藩混迹京师,开口就是我爹方景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,人人却知,方景隆有一个叫方继藩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宦官见了他,如见瘟神一般,哪里敢讨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景隆手里拿着圣旨,现在所考虑的,却不是是不是去黄金洲,而是怎么去,到了黄金洲如何行事的问题,首先……得知晓黄金洲的地理和天文,以及大明在那里的安置情况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条铁轨,终究铺进了内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铺设铁轨之前,在内城,靠近紫禁城的位置,一个巨大的车站,已经修建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混凝土最大的好处,并非是它比其他建筑材料有什么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优势是有,可无论是土木还是砖石结构的宅邸,经过人们几千年的不断演化,早已达到了高超的水平。

        混凝土最大的优势在于,在保证坚固耐用的基础上,能保证工程的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挥洒着汗水,这最后一条铁轨,是他亲自铺设上去的,他将一个巨大的螺丝钉,钻入了预设的枕木孔洞里,接着,再用扳手,将紧固件使其死死的固定在了枕木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项巨大的工程,在经过了八个月的努力之后,终于彻底的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十一里长的铁轨,八座站台,连接了新城和旧城,六千多匠人的努力,每一里的造价,高达九万三千两纹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为了前期的铺设,新建的钢铁作坊,新建的紧固件和螺丝工坊,还有枕木作坊,以及蒸汽机车的研究、制造费用,甚至……若是还加上购置的大量土地成本,那么……这个数目,只怕还要增加许多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一年的银税,只怕也不及这个巨大工程的两成,从一个图纸,再到一个个难关的攻克,到一个个匠人变得成熟,到越来越多的生员,慢慢的明白它是怎么来的,为何它能传动,自上游到下游,七八万人,围绕着这条铁路劳作、生产、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屁股跌坐在了参杂着碎石的枕木上,显得虚脱无力,近三年的时间……终于……从一个概念,再到脚下的铁轨,终于……完成了!

        踩在自己脚下的,是一条白银铺就的道路,是无数人血汗的累积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巍颤颤的站了起来,左右四顾,四周,有生员,有匠人,有苦工,各色各样的人,看着太子殿下,朱厚照大手一挥:“滚回去休息,明日通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朱厚照坐上了马车,这一路,回到了西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苦着脸,在镇国府里,提笔,对着案牍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缺点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亲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总感觉,还少了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罐头,对了,是罐头,这罐头……要多带一些,此次……船队将尽力的少运一些货物,也会有数百艘新造的舰船,加入船队之中,这规模格外宏大的船队,将带着数不清的补给品,承载着大明对于新世界的希望,一路西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一次航运,将不是以带来财富为目的,虽然不介意,多少抢一点啥带回来作为纪念,可真正的任务,却是将大量的人口,带到黄金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千条大小舰船,预估的军户,是十一万,不只如此,他们还将带上家眷,若是没有足够的药品和补给,又或者,他们运气差一些,遭遇风暴,都可能尽数葬身鱼腹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队为了规避风险,将分五批出发,每隔一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总觉得,可能带的东西少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生产‘厨具’的作坊,正在日夜不停的生产,生铁,是足够的,练成了钢之后,便锻造出半丈长的菜刀,一丈长的驱鸟棍,还有用来猎虎们打猎用的弓弩,当然,顺道还制造了一些给移民们抵达之后,表达内心喜悦的炮仗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炮仗大是大了一些,可九死一生,抵达了新世界,内心的喜悦,总比过年要高级一些,这些,都是可以解释,情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……还要预备大量的农具和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的移民,必须立即进行开垦,等到他们自给自足,能够生产农具时,时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人人都希望自己开局等级九百九十九,下船就有黄金套。难道让自己的爹,带着一群穿布衣,手持木棍的家伙们,跑去那万里之外的世界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努力的搜索着,恨不得将整个西山都打包,让自己的爹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方,老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抬头,看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……似乎,每一个人都多愁善感,爱哭鼻子的人比较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,也被自己丧心病狂的征西讨逆檄感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头皮有些发麻,不会吧,这鸡血太子也吃了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二话不说,上前,便是给了方继藩一个拥抱:“成了,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激动的道:“铁轨啊,铁轨……已经铺设完毕了,各处的车站,也已完工,蒸汽机车,已生产了六列,每列有车厢八个……老方……本宫终于将这铁轨,铺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    成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几年之前,方继藩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他将蒸汽机车的构想提出来时,只是希望,自己所开的‘脑洞’,能够激励后世的徒子徒孙们,朝着这个伟大的构想去迈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愿意砸钱去尝试,一方面是太子殿下表现出了极浓厚的兴趣,另一方面,似乎也乐于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银子砸进去,就算是不成功,可是总能研究出点什么,所谓前人栽树、后人乘凉,银子是不会白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蒸汽机车成功,铁轨……也终究铺设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的四十里……可这四十里,对于方继藩而言,已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威武。”方继藩激动的拍着朱厚照的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咬牙切齿道:“是你我威武,哈哈,成了……终于干成了,自打开始研究这蒸汽机车来,多少人在看本宫的笑话啊,老方……明日就通车,明日,我要亲自将蒸汽机车,从新城,开到旧城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眼珠子打转:“要热闹一些才好,得邀请一些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邀请谁?”朱厚照有点无言,他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的关键就在于,你下了邀请,有人会来吗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没有人对会动的车,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对此,兴致缺缺,他们认为,这是奇巧淫技,除非亲眼所见,他们是绝不会对蒸汽机车,有半分认同的,毕竟,他们顽固的恪守着‘子不语怪力乱神’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老子……根据宫中传出的消息,陛下现在想抽太子殿下已经很久了,他日理万机,哪里有功夫,对于这玩意,产生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怕邀请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显得没底气:“要不,我们等到通车之后,他们听到了什么风声,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这么大的事,我们还指着靠这个发财呢,当然要越轰动越好,一来图个吉利,二来,让这满京师的人看看……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觉得脑袋疼,这方面,他确实经验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似看智障一般的看着朱厚照,笑呵呵的道:“太子殿下啊,这就是多用脑袋的好处,你放心,只需按我说的去做,保准,明日通车之时,所有人都会来捧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兴冲冲的看着方继藩,他知道,方继藩总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……这个法子,会有一点风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挺起胸膛:“本宫……不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最欣赏的就是朱厚照这一份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,勇气是与生俱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要嘛被人称之为英雄,要嘛,他就被人鄙视为二货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确保通车无误,方继藩不得不放下手头上的事,和朱厚照一道,到了始发站,这里,依旧是靠近宫城,以及新城里的所有重要的部堂和衙门,这是第一条铁路线,所经过的站点,在新城就有三个,大多为人口密集区,或是未来的黄金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的匠人,正连夜对蒸汽机车进行检修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怕出什么意外,亲自提着马灯,检查蒸汽机车的每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登上了车厢,车厢构造简单,就是一个装了轮子,能和车头连接的铁皮,除了一号和二号车厢里有座位之外,其余的车厢,统统没有位置,站着多好,有蒸汽机车给你坐就不错了,还要啥座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几乎可以想象,这车厢,在未来就形同于是沙丁鱼的罐头……不过……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就睡了一会儿,到了清晨,朱厚照便已换了新衣,预备入宫了,方继藩亲自将朱厚照送出来,拍拍他的肩:“殿下,珍重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带着英雄们身上都具备的大无畏精神咧嘴一笑:“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事了……”方继藩千叮万嘱:“别供出臣来,臣的孩子还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