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八十六章:国之重器

第九百八十六章:国之重器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进了车厢,这和他所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,车厢里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已搀扶着,在沙发里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陪坐在一旁,朱厚照那个小子,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倒是觉得,此刻自己有点拉仇恨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知趣的默不作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气氛嘛……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蒸汽火车终于开始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然受了一些惊吓,下意识的抓住了沙发的扶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周氏倒是斜了他一眼,悠悠然的道:“怕个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一红,竟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厢里的抖动开始加剧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更加的不安了,脸色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初坐此车,偶有不适,也是理所当然,陛下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火车终于开始动了,走的很慢,可是那轰隆隆的声音,却很惊人,咔擦咔擦的轮轨传动声,更令弘治皇帝惊心动魄,仿佛置身于内的怪兽,开始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号车厢里,传来了萧敬的尖叫,混杂在那吵杂声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没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稳稳当当的坐着,面上没有表情,只是面露欣慰之色,这倒是驱散了弘治皇帝的心怯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看,这样的老太太都如此镇定,自己身为天子,怎么好意思恐惧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火车开始平缓行驶起来,先是滑出了车站,而后,外头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火车开始在惯性之下,再加上那可怜的动力,速度开始加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哪怕再快,也不过是时速二十多公里罢了,对于方继藩而言,已算是慢的如牛一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它最大的好处,却是动力持续,畜生会有累的时候,道路也会有拥堵,可火车只需顺着铁路线,已此速度,匀速向前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侧过头,见到了窗外的天光,无数的景物在在他的眼中掠过,震动终于渐渐开始变小了,不知是渐渐的习惯,还是其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上,写满了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车……何以驱动?”弘治皇帝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道:“陛下,是太子殿下的恒心、孝心,以及为天下百姓谋福的初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起了眉头,阴沉着脸,瞪了方继藩一眼:“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呀,这怎么就不是人话了,太皇太后就爱听这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点转换不过来,于是深吸一口气,瞬间从文科生模式,转换为理科生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太子和儿臣查看烧水时,那壶子受热,水中产生蒸汽,竟可以掀开壶盖,于是方知,原来这水蒸气,竟是可以产生力的。太子殿下为此,激动万分,既然这水蒸气,可以产生热气,掀开壶盖,那么更多的水蒸气,是否可以如风车和水车一般,产生更大的力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风车和水车借助的是风力以及水力,可这两种力,过于依赖于自然的条件,老天爷不刮风,这风车便没了用处,不将水车建在水流旁,这水车便也没了用处。可热气,却可以人为的啊。这几年来,太子殿下和儿臣,想通了这个关节,一直朝着这个方向,招募了数百上千的匠人,花费了无数的金银,同时阅览古籍,一次又一次的进行尝试。陛下这两年,是否发现,太子殿下比之从前,更加沉默寡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呃,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花费了无数的心血之后,终于解决了利用水蒸气的问题。太子殿下,利用烧煤,来产生蒸汽,蒸汽顺着专门的管道,进入了传动系统,传动系统用的是活塞运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断的解释着,这车子是如何运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连他自己也都是一知半解,这些生涩难懂的力学知识,说实话,并非是方继藩擅长的,他更多的,只是大抵的提出一个方向性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第一次开始利用水蒸气,或者说,造出蒸汽火车,在这个途中,其实走了无数的弯路,每一个弯路,都耽误了数年甚至十数年的时间,方继藩提出了一个方向,而无数这世上最聪明的匠人,在朱厚照的带领之下,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,这里从不缺乏能工巧匠,何况,此前工学院,以及奠定了某些基础,再加上,大量佛朗机人俘虏的出现,使得东西方的技术开始传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的大明,对于外来的事物,是抱有较为开放的态度的,明朝中叶至明末期间,就曾有大量的传教士带着新技术来到这里,不少士大夫,秉持着学习的态度,借助他们的知识,对许多东西进行了改良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尽力的将蒸汽火车的道理,细细的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方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心里再没有了畏惧之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就是如此,突然出现这么个可怕的怪兽,是人都会心生畏惧,可一旦,你告诉他,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,噢,原来如此,不过是截住着蒸汽,就像热气掀开了茶壶,利用了大量的热气,使其运动起来的玩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恢复了血色:“要制成这东西,很是不易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陛下,太子殿下和无数匠人,花费了两三年的心血,为了克服一个又一个难关,许多人,可谓是呕心沥血,有的人,甚至是废寝忘食。为了不断的研制,改进了许多钢铁的锻造技艺,改良了建模之法……对许多学科,都有所改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项不亚于曼哈顿工程的伟大创举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好处就在于,为了攻克许多的难关,使无数的机械制造、木工、冶炼,以及许多的基础学科,得到了长足的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最尖端的技艺,造就了一个蒸汽火车,可实际上,未来借助于这些,许多机械,都将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方才还怒气冲冲,可此时,置身于此,火车依旧在轰隆隆的向前行驶,那嘈杂的噪音,还有震动,或许是因为身体已经适应的缘故,再没有了恐惧,也没有了不适,他凝眉,此时,却是生出了震撼之心:“此车,只需铺设了铁轨,便可行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铺设了铁轨之后,便可行驶,一个时辰,可以行八十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速是二十公里,也就是四十里,这速度,在后世,也就是和电瓶车相当,可胜在稳定,且不存在堵车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对于这样的动力,是不满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的感受却是不一样了,他第一个反应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似乎对于这速度,很是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快马加鞭,一日倒是可以行数百里,可问题在于,这样的骑士,是经过特殊的训练,却需不断的传驿,只能用于书信的传递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不过,此车最大的用处就在于,它可以负重数数万斤,甚至上十万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直接令弘治皇帝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万斤,不多,也就是是一百吨而已,很多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火车,简直就是火车届的弱鸡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载重量,也就是后世一个火车皮的载重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却是彻底的震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着,脑子里已经在飞快的思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若从新城至旧城,可以十万斤的货物,或者……是运载千人,朝发夕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四十里路,不需朝发夕至,也就是半个时辰,大抵可以运到,若是客运,中途可能需要停站,不过,大半个时辰,却也完全足够。儿臣和太子殿下,早已想好了,在这铁轨线上,会加开数辆火车,争取,每隔小半个时辰,在每一个站,就会有火车停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竟然……还可以加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恐怖的运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辆车来回开,倒也罢了,若是数量车,日夜不停的来回开,这新城和旧城的货物和人力传输,岂不是……几乎可以达到无缝连接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旧城那儿,连接了运河,运河会将无数的货物,送至旧城,这新城,岂不借助了旧城的水运便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还有人员的流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轰隆隆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火车的轰鸣,竟是在弘治皇帝的耳畔,居然出奇的悦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声音里透出了几分激动:“有意思,有意思,朕从未见过世上竟有如此精巧之物,要造出这个东西,花费……很是惊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多,前前后后,从研制,到专门为其建设的作坊,再有铁轨,还有蒸汽火车的制造,以及雇佣的人手,迄今为止,花费了近三千万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弘治皇帝脸色很实际的霎时铁青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子啊,三千万两,这两个该死的败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继续道:“不过往后,只需铺设铁轨,成本就大大的降低了,每一里他铁轨能控制在一万三千两银子的造价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此之外……”方继藩乐呵呵的道:“陛下,儿臣有件事,忘了禀报,这旧城的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四点多就起来了,第一更到,今天开始爆更,先把昨天的还上,今天尽量六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