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八十七章:横空出世

第九百八十七章:横空出世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心……很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有多少个三千万两纹银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为了这个?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就是金子打制的,也要不了这么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弘治皇帝扣扣索索,也才攒了三千万两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国库的收入,那就更惨了,税银少的可怜,一年三百多万两,满朝文武,现在都惦记着内帑,一个个眼里冒着绿光,大有一副俺们乡下人不懂法,陛下您有钱,您买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天天守着自己的银子,就已让弘治皇帝心力交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料到,这两个家伙,一个这么个玩意,就是三千万两。

        固然弘治皇帝觉得,这玩意可能会有大用,且结构之精巧,实是巧夺天工,世所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方继藩提到了旧城,令他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呵呵的道:“不瞒陛下说,儿臣与太子殿下,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一直都在做空旧城的土地,花费了上千万两银子,对铁路沿线以及旧城的土地,进行大肆的收购,咳咳……陛下,您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不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愣,卧槽,陛下的智商,有限的很哪,这么浅显的道理,居然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咳嗽一声,显得扭捏:“陛下,旧城为何地价暴跌?这是因为旧城距离大明宫,对于许多的衙门,实在有些远了,四十多里的距离,若是步行或者是坐轿子,来回,怕是要一整天。哪怕是马车,这一路的拥堵,来回也要两三个时辰,且中途,谁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。可现在不同了,只需到车站,随时上车,半个时辰,便到新城,这对于许多的王公贵族们而言,没什么意思。可是……对于无数的匠人以及寻常的百姓而言,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气恼归气恼,可还是耐心的听方继藩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方继藩所说的,则是令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方继藩又道:“他们是寻常的百姓啊,陛下您想想看,这新城的地价,实在过于高昂,岂是许多穷京官,还有匠人,以及寻常百姓,可以置业的。新城的宅子,他们买不起,可住在旧城呢,又过于遥远,在新城工作,才有不菲的薪水,难道陛下,忍心让他们无房可住?儿臣早就想好了,每一处车站,都将营建大量的市场,同时,在附近,建立大量的宅子,这些宅子,固然没有庭院,三五层楼高,一个宅子,方圆不过数十平米,可胜在价格低廉啊,一亩地,可以给三五十户人,这一个房子,您猜多少银子?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说到这个,方继藩就激动的不得了:“陛下,只需区区五百两银子,这么好的地段,才五百两银子啊,这还是靠近铁路沿线,出则可转眼至新城,入则周遭便是旧城繁华地带的好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只如此,臣早就算过了,许多的匠人,一年下来,可挣得三五十两银子,这些银子攒下来,一年至少可以攒二十两,若是家里有个婆娘,在纺织作坊里做工,又有二十两银子,一年下来,四十两银子的结余,还有许多小商贾,许多的穷官吏,要攒下一套房子,可能需要十年,可臣决定,利用西山钱庄,给予他们,低利息的贷款,其目的,便是要使人人有房住,如此一来,他们只需付五十两纹银,便可入住,每月还贷,也不过区区二三两银子,还个十年二十年,这房子,便可用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禁道:“如此说来,你一亩地,在旧城也可卖两三万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一样。”方继藩一脸自信满满,微笑道:“这不是平常的地,这是铁路沿线,出享繁华,入享安宁,可以一家人齐齐整整,团团圆圆的地。何况这三五层楼的宅邸,也是需要成本的,臣还得再边上设立市场,卖一些商铺,还需规划蒙学,还得建立戏院,要让寻常的百姓,也能享受新城的便利和繁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道:“这些地,你是多少银子收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扭扭捏捏的道:“两三百两一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顿时开始计算起来,边道:“你和太子,买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咳嗽一声:“十几万亩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咳嗽:“陛下,您不能只看着盈利,还得看着投入,想要将旧城改造,投入惊人哪,不说铁路,还有大量的破土动工……还需招募数不清的匠人,其实,儿臣和太子殿下,压力一直很大,西山建业,数十万人要养活呢,没有工作,就没有薪水,没有薪水,就有无数人要饿肚子,他们饿了肚子,岂不成了天子脚底下的流民,若是闹起来,儿臣和太子殿下,都担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,也绷起脸来,目光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确实是极严重的事,寻常的流民倒也罢了,若是数十万人饿肚子,还在天子脚下,可就真正的要震动天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而且儿臣和太子殿下已经算过,这旧城的改造,还有未来铁轨的铺设,以及新城的兴建,将来所需的用工,从工坊到道路,再到宅邸,以及未来带动的无数木器、漆器、暖气供应、所需的采煤、伐木、矿业……还能为数十万人,提供大量的岗位,陛下,大明流民的问题,可以一次性的解决掉,且这些人,有了薪水,少不得还需衣食住行,又可大大的繁荣商业,儿臣和太子殿下此举,都是为了大明,为了社稷,为了无数……衣食无着,饿着肚子的百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相其害取其轻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方继藩坑人,借旧城改造之机赚银子,可实际上呢,多少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本该饿死的百姓,却因此而获利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慎重之色,眯着眼道:“这么说来,旧城的地价会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!”方继藩凝视着弘治皇帝:“可能要涨到十倍以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顿时又给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道:“朕在旧城,还有大量的土地,对吧,譬如紫禁城,还有……许多的旧衙堂……铁路沿线,好像还有一些皇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方继藩笑呵呵的道:“陛下真是圣明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懒得理方继藩的客套话,心里活络开了,顿时忍不住激动,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忍不住道:“这么说来,这建设铁路的三千万两银子,可以轻易的收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何止是轻易收回,这不但可以给无数人提供工作,而且,西山建业,有了这么大一笔银子,还将继续破土动工大量的铁路,儿臣和太子殿下想好了,接下来,在西山,也将连接一条铁路,那西山的无烟煤,还有数不清的货物,都可源源不断的抵达新城,供应新城所需,甚至可以抵达旧城的码头,通过运河,输送天下各地。在未来,会有越来越多的铁路,这世上,没有什么不是银子可以办不了的,只要有银子,哪怕是修一条铁路去辽东,如此,只要陛下一声令下,只需三天时间,三天的时间,就会有数不清运输了大量的粮食和武器的火车,还有数万的军马,可以抵达辽东,任何的异族,或是有乱民,敢于蠢蠢欲动,朝廷可以在十天之内,调动一切的力量,将其弭平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铁路有这么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想,弘治皇帝开始震惊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运输是十分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需要大量的人力,而人力,就意味着数不清的损耗,一斤粮食,若从京师运到辽东,可能路上的损耗,已经去了一大半,可若是铁路运输呢?只需有几十个人,就可以在半个月之内,将堆积如山的粮食,不需损耗,直接送到辽东的军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大军的集结,这时间可以缩减无数倍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人力的运送,货物的运送,这岂不是,一个比之大运河,更加的犀利的动脉,就这么凭空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银子……这种在皇帝跟前都是天大的难事,似乎到了方继藩的口里,就成了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他所言,旧城的改造,可以通过土地,牟取大量的银子,这些银子,某种程度,是内部的某种原始资本积累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大明这样体量庞大的帝国而言,单凭对外劫掠,去完成原始资本积累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完全是杯水车薪,毕竟,一百个穷光蛋抢掠和压榨一万人,足以使一人暴富,剩余的九十九人,生活条件得以改善。可一百万人,去掠夺和压榨一万人……这……有点尴尬啊,兴师动众的结果,可能就是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方继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起身,忍不住走到车壁旁,手轻轻的摩挲着车壁,火车的震动,通过车壁,传导到了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,道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:“此车,当真是太子所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