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九百九十四章:达则兼济天下

第九百九十四章:达则兼济天下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认真的看了书信,又想了老半天,朝恩师摇摇头:“我想……他的本意只是为了光大商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却是眯着眼,脑袋探着,瞄着书信,他的心思,却比刘文善险恶的多了,皱着眉头道:“我看,他是想求名,这商学的始祖,自是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听,板起脸来:“我何时成了商学的始祖,你这狗一样的东西,这商学的始祖,是刘文善这个狗东西,你以为我是你,爱夺人之美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忙道:“是,是,小人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在旁听了,却道:“恩师,学生的这点末流学问,俱都拜恩师所赐,孔圣人作古之后,众弟子以及再传弟子们将孔圣人生前的语录编写而成,以使后世儒生,可以传习先师经典,因而,才有了《论语》。学生乃是恩师弟子,追溯这根源,若无恩师,哪里来的《国富论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很服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道德的沦丧,人格的扭曲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的门生,简直都是怪胎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懒得去争辩了,争了也没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就是我方继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别打岔,说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王金元道:“那王不仕,心思何等险恶啊,他本是臭名远扬,现在又不容于清流,哪怕他是家财万贯,可不还是恶名昭彰吗?我想,或许他正是看到这一点,希望捐纳这三百万两纹银的股本,以这股本的分红来资助生员们入学,想要借此光大商学,好使后世不至不至身败名裂,读书人嘛,少爷您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是以为然,点点头道:“两百八十万两银子,就想要洗清自己,他倒是打的好算盘。不过……得饶人处且饶人,这两百八十万两不是小数,如何资助,你去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王金元应下,又道:“少爷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,他心里对于似王不仕这样的读书人,其实早有深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读书人,其实是一个矛盾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小被教育着要成为一个极高尚的人,需用圣贤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实际上呢,世上哪里有这么多圣贤,于是乎,他们有了小心思,他们有贪婪的一面,他们变得世俗,他们口里不得不喊着仁义道德,心里,却藏着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日时,和人勾心斗角,到了夜里,又忍不住深刻的反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就是所谓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读书人糟糕吗?

        固然他们如戴着虚假面具的怪物,可若非要说糟糕透顶,却也是未必,他们骨子里,都有一个立功、立言,兼济天下的理想,只不过……往往膝盖软了一下,于是乎,一面躲在被窝里哭哭啼啼,只恨自己不能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,做着各种的妥协,可当他们掀开了被子,又开始屈膝奴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人性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也免不了俗,他有了能力,既有追求名的欲望,怕也是骨子里某种思维在作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那就成全他,这银子,不收,我方继藩的良心就不安,天理不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唇边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,道:“最好设置一个奖学金,叫什么名呢,我细细想来,这王不仕捐纳之举,实是感激刘文善给予他的启发,咦,本少爷竟恰好是刘文善的恩师,思来想去,为师也就不客气了,就叫‘方继藩关怀’奖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连连点头道:“恩师,这名儿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也忙点头:“方继藩关怀奖,真是朗朗上口,读之,令人亲切,使人心旷神怡,少爷,小人不客气的说,这世上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名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却在这时,有人道:“什么方继藩关怀奖,凭什么就叫方继藩关怀奖,为何不是朱厚照关怀奖,我看朱厚照的名儿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朱厚照虎虎生风的进来,他清早去了车站一趟,检查过了这几日蒸汽火车的养护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太子殿下,别闹,这是慈善的事业,你就别凑趣了。再者说了,你和王不仕有个啥关系?这捐纳银子的是王不仕,不是我的学问,他哪里来的银子捐纳这么多银子,他这是感激我,我为使他心宽,才勉强冠了自己的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,可心里不禁怀疑,王不仕那狗一样的东西,是脑子进了米糊糊吗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道:“这话,本宫就很不爱听,你摸着自己的良心,当初若不是本宫给他取了个人间渣滓王不仕的名儿,使他驰名天下,会有这狗东西的今天?就叫朱厚照关怀奖,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方继藩沉着脸,朱厚照便道:“要不,朱厚照与方继藩关怀奖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无奈的叹了口气,想当初的太子殿下,多么的单纯和厚道,看看现在,真是令人寒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得道:“好吧,绕口是绕口了一些,就这么办了,王金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在。”王金元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此奖,关系到了太子殿下和我的声誉,如何资助,如何让人心服口服,你自己看着办,总而言之,若是不拿出一个稳妥的法子来,我先扒了你的皮,再宰了你祭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忙道:“小人明白,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一下子竟做了慈善,方继藩有一种身心上的愉悦感,难怪人富贵了之后,都爱做慈善,可见这是有原因的,人毕竟有自我实现的需要,正因如此,通过慈善,人才觉得格外的崇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面带微笑,照旧下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封书信,也不知刘先生收到了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百八十万两,绝对不是小数目,这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王不仕不在乎,他自认为以自己的眼光,迟早,自己照旧家财万贯,成为天下数的着的巨富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捐纳,一方面是这一次是搭了西山建业的风,太子殿下和方继藩若知道自己套路了他们,将来太子殿下登基,少不得收拾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方面,他确实希望商学能够光大,这是源自于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,刘先生作富国论,使自己眼界瞬间的开了,后世若有无数读书人能够在商学上,展现他们的才智,没什么不好。读书人穷则独善其身、达则兼济天下,此乃正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虽爱国富论,可本质上,却还是圣人门下,他讨厌那些死读四书五经的人,并不代表他与儒门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最重要的是,王不仕也爱惜自己的羽毛,谁不希望能落个人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百八十万两银子一出,可谓是一举三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无数翰林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,上了车,直接回到了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进门,王不仕的儿子便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。”王不仕背着手,气定神闲:“如此毛毛躁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书信送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王不仕面带微笑:“别担心,千金散尽还复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子不担心这个。”突然从官二代,成为了超级富二代,王安心里其实还算满足,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,西山书院了设立一个什么奖学金,就是拿父亲的银子,纾解贫困书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依旧保持微笑:“若能如此,为父无憾了。只要能用到实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奖学金还有名字呢!”王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脸上带着期待:“来,到里头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急,就好像一道令人期待的菜上了桌,不如先欣赏其色香,再慢慢提起筷子,如此,既不显得猴急,又能使这尝鲜的愉悦感,达到最大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安却是等不及了:“叫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,牌子都挂了,据说,所有的生员,都可以申请资格,不过却需调查其家庭背景,确认是家庭困苦,且还要成绩优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且慢,你前面说的是什么?”王不仕的脸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安紧紧的盯着王不仕的脸色,道:“父亲,我们是不是被他们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怎么样呢,拿把杀猪刀,去找人拼命吗?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深吸了一口气,依旧镇定自若:“真是令人心有余悸啊,差一点,我们就家破人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王安感觉自己的思维转不过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则是一副后怕的样子道:“太子殿下和那方都尉,厚黑如此,可见是何等的睚眦必报,心胸狭隘,当初乘了他们的东风,赚来了四百万两银子,十之八九,等到太子殿下登基,肯定记恨着此事,非要你我脑袋不可。现在好了,他们现在算是报了这个仇,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,嗯……事情,想来是过去了,为父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啊,在咱们这大明,宁可得罪了皇上,也万万不可得罪了太子,尤其是那狗一样的方继藩。其人面厚心黑,心狠手辣,开罪不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