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一千零四章:乐于助人的太子殿下

第七一千零四章:乐于助人的太子殿下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赶到了医学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苏月早已急的团团转,见了方继藩来,就像见了救星一般,连忙上前:“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苏月一脸为难道:“今日清早送来了一个病患,要动大手术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这个手术,却做不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不成?”方继藩皱眉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年纪较大,已年近古稀了,一旦开膛破肚,以他的年纪,只怕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学院已有了大量临床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说难听一点,就是弄死过很多的病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弄死的多了,自然也就有了丰富治病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杀人和救人,对于这些心狠手辣的家伙们而言,本就是一线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程度而言,一个人的医术水平,和他治好多少人是相关的,同时和他治死了多少人,也有一定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治死的人越多,经验越丰富,技术越是高超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皱眉道:“既如此,那为何还要救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方面,送来的这个病人有些非同一般,医学院非治不可。”苏月咳嗽了一声,随即道:“另一方面,学生前些日子曾有过一篇论文,在师公的点拨之下,抽取不同人的血液来试验,果然发现,原来人体中的血液,竟是不同的,不同型号的血液混淆在一起,血液便会凝结,而相同型号的血液,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那篇论文,将血液分为了甲乙丙丁四种不同的血型,因而也大胆的提出了,若是相同的血型输入体内,不会引起排斥……或可……在手术时,应对出血过多,或是某些孱弱病人,无法接受手术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只是论文而已,具体成不成,还难以验证,太子殿下便说,既然可以输血,那么这个病患,便可一面输血,一面进行手术,他虽年纪老迈,可只要在输血的情况之下,料来……无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露出了一点笑意,忍不住道:“是,当初为师是说过人的血型不同,想不到我随口一提,你便去验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月正色道:“恩公字字珠玑,每一个字,对于学士而言,都是学问,学生岂敢怠慢半分,所以在论文之中,学生将恩师的名字,也添列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头,叫一声乖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苏月还是很有良心的,不像某个武功高强,脾气还很臭的弟子,哼,为师说的不是王守仁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个病人到底是谁,让苏月如此重视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犯了迷糊:“这病患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月又是咳嗽:“是……这……他姓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撇撇嘴:“我还以为姓朱呢,姓周的算老几,死了就死了,给太子殿下练练手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姓周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呀,莫非是……莫非是太皇太后那个周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月苦笑道:“是,他近来得了肠痈之症,痛不欲生,这个年龄……哪里吃得消,这才来西山医学院求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皇太后的兄弟?那个叫什么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国丈,乃太皇太后之弟,叫周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拍额头,一脸惊醒的样子:“诶呀,原来是他,你为何不早说,论起来,他是我二大爷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不是二大爷,只有天知道,贵(族)圈很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是太皇太后的兄弟,方继藩顿时激动起来:“想不到他老人家,居然还来就医,人在哪里,我得赶紧去问个安才好,去,给我预备一些苹果和香蕉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月连忙道:“啊……周国丈已是痛不欲生,几度昏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路,去蚕室。”方继藩为不能给这位二大爷送点啥而遗憾,不过……救人如救火,这毕竟是太皇太后……他兄弟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匆匆赶至一处蚕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医学院已设立了许多的蚕室,而且条件比之从前好了许多,所有的手术器皿,比起从前的,也精细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到蚕室,便听朱厚照大声嚷嚷道:“死不了,死不了,滚一边去,你们这些狗东西,本宫做个手术,拦个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宦官跪在地上,拉扯着朱厚照的脚:“殿下啊,娘娘亲自吩咐过了,不能开膛破肚,这一开膛破肚,就不完整了啊,且老国丈老迈,身子承受不起啊。娘娘已吓死了,她行动不便,便让奴婢们来,先行让殿下……万万不可……不可冲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咬牙切齿的样子,气的想要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见方继藩来了,朱厚照道:“老方来的正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没理他,直接与他擦身而过,匆匆进了蚕室,便见蚕室里,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可怜巴巴的躺在手术台上,光溜溜的,手脚都被束缚带给绑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异常的疼痛,半昏半醒,口里发出诶哟诶哟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上前,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:“老国丈,您好呀,我叫方继藩,太康公主殿下的夫婿,论起来,我们还是亲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正又羞又是无语,拼命咳嗽,嘴唇蠕动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将耳朵凑上去:“您大点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气若游丝的声音才道:“老夫要回家……要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开始龇牙,气咻咻的冲出了蚕室:“怎么回事,老国丈到底是不是自行来就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眼眸飞快的闪过一丝不自然,接着嗷嗷叫道: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叫差不多。”方继藩心已寒了,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道:“前几日听曾祖母说他身子不好,我今儿清早就去看看,一看不打紧,腰子都坏了,能不割?就把他‘请’了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现在是气得说不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大爷的朱厚照,嫌自己死的不够快,为何要拉上我?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位老国丈,他是被绑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赤条条的绑了手脚在手术台上,卧槽,若是死了,这算谁的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头皮发麻,定了定神,才道:“太皇太后事先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不是知道了?”朱厚照道:“时间紧迫,赶紧动手吧,人治好了,也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想,若是没治好呢?

        你没听到吗?人家要回家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人到了五十岁,就叫知天命,也就是说,准备等死了。可这位老国丈,他是古稀之年啊,七十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十岁的人,往往过了寿,就要开始给自己准备寿材了,这到了七十岁的人,一旦得了什么重病,往往不会寻思着去医治。因为年纪太老迈了,经受不了折腾,倒不如寿终正寝为妥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了,朱厚照二话不说的将人家拉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这位老国丈的身体状况,便是摔一跤,都可能要出事,何况是做手术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要不,赶紧让他穿了衣服,送回去吧,殿下……别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瞪大眼睛,咬牙切齿道:“好歹也是亲戚一场,本宫怎么能见死不救,我说救好他,便救好他,老方,你帮不帮,不帮,我让苏月来,苏月不敢,我就叫张永这狗奴婢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在一旁,吓得霎时脸色惨绿,啪嗒一下,就跪下去了:“奴婢……奴婢什么都不会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无语,想说什么,最终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仁寿宫急匆匆赶来的宦官,依旧还死死的抱着朱厚照的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啊,不可啊,太皇太后若是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老人家不是已经知道了,你们就知道讳疾忌医,休要啰嗦,滚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发起了蛮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月,你这狗东西,还愣着做什么,血型对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月在一旁,也是吓的脸色苍白,结结巴巴的道:“对……对过了,是乙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脚踹开一个宦官,道:“老方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摇头,矢口否认:“我没有说过,我什么都没有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不理他,继续道:“医者仁心,见了病人生了病,就忍不住要饥渴难耐,本宫对此,深以为然,你看看你们,个个胆小怕事,有一个人,像大夫么?这周国丈不治必死,治了还有一线生机,都在这里做什么,给本宫找乙型血的人来,抽血,再预备输血,老方,你来打下手,我来主刀,无关的人,统统都给本宫滚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当机立断,红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个较真的人,只认死理,有病就得治,哪里理会什么客观的情况。至于治好治坏,这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月不敢怠慢,二话不说,开始去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觉得晕乎乎的,也不知是对是错,突而觉得朱厚照的话有道理,又突然想到一幕可怕的场景……不太完整的老国丈可能死在手术台上,周家上下,披麻戴孝,嗷嗷的哭了一大片,然后太皇太后将自己绑了,也赤条条的绑在了手术台上,用解牛刀,将他大卸十八块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,来点月票鼓励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