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十章:鄞州侯入宫

第一千一十章:鄞州侯入宫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对于蚕室中的周正尤为上心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鄞州侯,简直就成了求索期刊的希望所在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一份期刊,想要越来越有印象,是离不开朝廷支持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那程朱理学,还有那八股文,为何会成为全天下读书人必读的书籍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又为何人人都自称自己是程朱的学生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是因为朱夫子英俊吗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关于这一点,方继藩不客气的说,自己比这位几百年前的古人,要英俊许多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是因为他道德高尚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关于这一点,方继藩依旧可以极不客气【31小说网    】的说,论起道德,自己或许可以高过程夫子一个档次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程朱理学当真无懈可击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当时,出现了许多学派,理学不过是其中一种罢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之所以人家的学问被扬光大,无非就是受到了统治者的青睐罢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见,当程朱被定为必考的教科题材时,独尊理学的风潮,已经是不可避免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方继藩使上了十足的耐心,成日待在蚕室里,看着这位躺在手术台上的鄞州侯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皮囊里,葡萄糖顺着羊肠徐徐的点滴进入周正的血管,周正的伤口愈合的还不错,呼吸开始均匀了,气色也好了许多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偶尔,他已能醒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醒来还不够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虚弱和疲惫,想说什么,蠕蠕嘴,过了一会,又昏睡过去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偶尔也来,过来看周正一眼,而后又和方继藩出了蚕室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对于这位老舅公的生死,显得冷漠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想来和他生长环境有关,反正一年也见不着几次,平时也很疏远,总不能因为一个八竿子的亲戚,就非要因为他重病,便死乞白赖的滔滔大哭,说实话,太虚伪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身子比从前好了不少,脉搏的气息也正常,一日能起两次,持续两个时辰上下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端着护理周正的医学生所记录下来的病历本,低头看着,不断的点头:“还不错,老方,我看他算是能活了,太皇太后方才还派了宦官来探问呢,被本宫赶走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了朱厚照的话,心情很好,笑吟吟的道:“等鄞州侯能下地了,咱们就可以入宫报喜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对此,显得没有太大的兴致:“父皇小气得很,天大的功劳,也不舍得给几个钱,本宫还欠了一屁股债呢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显得闷闷不乐,叹气道:“这旧城的房子得赶紧着卖啊,再不卖,本宫就真的要逃亡大漠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然明白朱厚照的心情,连连点头:“殿下放心,很快就好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蚕室里突然传来哐当的声音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面面相觑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一起冲进了蚕室里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却见着蚕室里,一个医学生无言的看着地上的脚手架,脚手架已经摔翻了,而在脚手架边,巍巍颤颤的……正站着周正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医学生的手上,还端着一个碗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方才想要适当的给周正喂一碗稀粥,可是……这粥一喂完,这位老爷子突然不知哪里来的气力,便要爬起来,医学生自然要让他继续修养,偏偏老爷子很倔强,竟是不听劝阻,爬了起来,还将这悬挂葡萄糖的脚手架给打翻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进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周正脸就红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奇耻大辱,真是奇耻大辱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脑海里,还残存着自己被人绑着来的记忆,而后就是将自己剥光,绑在了这里,他甚至还记得有一柄刀子在自己眼前晃啊晃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他更想起了朱厚照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……实在太欺负人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含着泪,自从自己的姐姐做了皇后,此后成了太后,又成了太皇太后,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自己,剥光了衣服,被人围观,以后还有脸做人吗,不如死了干净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周正虽还没完全好,但气呼呼的道:“方继藩,你这狗贼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咦?跟我有什么关系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费解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周正瞪着方继藩,握着拳头道:“你辱我太甚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道:“且慢,侯爷,有话好好说,天地良心,咱们不能睁眼说瞎话啊,这绑你的是太子殿下,剥你衣服的,也是太子殿下,给你切腰子的,还是太子殿下……与我何干?你老糊涂了吧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脸微微一红,咳嗽,想要振振有词的说点什么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周正却是龇牙咧嘴,此刻,他竟显得中气十足,老脸一红:“你少来狡辩,就是你,哪怕是太子殿下动的手,那也是你主使的,老夫……老夫就找你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专坑他了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因为最近的形象太好了,以至于有人开始认为他是那个更好捏的软柿子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再者,好像是太子和他救了这老家伙的命吧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待要作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哼,不作,就不该叫方继藩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却突然,周正一声哀嚎:“什么,你还割了老夫的东西,天哪……老夫生来完整,临到死了,却不完整了,身体肤,受之父母,天哪……”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老泪顿时纵横,手术的过程,他记忆不太深刻,当时迷迷糊糊的,现在知道自己身体里少了点儿什么,一时悲从心起,顿时恨不得去死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老夫……老夫……”他扬起手,想动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很快,这个念头,他放弃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一个后辈,方继藩这三个字,还是有足够的威慑力的,于是,他便放下手,怒气冲冲的道:“老夫,不和你动手动脚,老夫也不和你讲道理,老夫……老夫要入宫,要入宫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脚步快的出奇,似乎觉得这蚕室里,乃是龙潭虎穴,生怕方继藩恼了,依着这个人渣的脾气,说不定按着自己在地上捶一顿,于是,拂袖便走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那绝尘而去的马车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有点懵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眨了眨眼,不禁扯了扯朱厚照,一脸无辜的道:“殿下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们不是救人了吗?还是殿下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背着手,抬头看天,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现在,你知道本宫为何总是做什么,都不顺人心意了吧,你看看这些老东西,一个个固执,不讲道理,就会抱着可笑的道理在那里倚老卖老,还要本宫事事都听他们的,要处处言行举止都符合他们的心意,本宫宁愿在他们眼里做一辈子的‘孩子’,也绝不和父皇一样,处处讨好他们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无言之状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他此时很能理解朱厚照的感受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追回来,我有点无法忍受这个老东西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倒是显得淡然,云淡风轻的摇摇头道:“他就算了,等他孙子回来,打他孙子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周腊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眼睛一亮,竟是有点儿……跃跃欲试起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坐在马车里的周正,觉得自己受了满腹的委屈,下腹部,还隐隐有些疼,天知道自己少了点什么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脑子里的记忆,涌入了无数的屈辱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自己……可是一个要行将就木的人啊,可结果呢……临到这个年龄,却受这委屈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沙里,随着马车的颠簸,愈觉得下腹部隐隐作痛起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些年轻人,真的越放肆和胆大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在周正的悲痛心情中,一个多时辰之后,马车终于抵达了大明宫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命人前去宫中禀报,一会儿工夫,就有宦官惊喜的过来,见周正竟已下了马车,伫立在那里…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周正,这宦官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真的是鄞州侯吗?竟是如此的……龙精虎猛!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忙上前行了个礼,欢喜道:“奴婢见过鄞州侯,娘娘得知您老人家来了,高兴的不得了,说是请您立即坐车马入宫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车马……入宫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想不到自己竟获此殊荣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此……心里就有了底气,于是又上了马车,马车疾驰入宫,直接赶到了仁寿宫外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太皇太后,则早早的带着无数的宫娥和女官们,在这里远远等待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其妙的,自己的兄弟要入宫,这令周氏一脸狐疑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等到周正从马车上下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竟不需人搀扶,虽显得有些虚弱,可精神居然还算不错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……这是一个不算大的手术,手术很顺利,而且手术中输血,保证了他的血液流畅,术后的输液,也给予了他充足的营养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躺在了病榻在连续十几日,十几日的修养,当时的周正,只觉得自己胃空的厉害,全身疲乏无力,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慢慢的喝了一碗粥,一下子,整个人便精神了,他下了车,见到了自己的亲姐姐……仿佛隔世一般,顿时,老泪纵横:“娘娘……娘娘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居然屈身拜下,随即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童般,垂泪道:“娘娘啊……臣受委屈了,臣受委屈了啊……这日子,真的没法儿过了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却依旧还是一脸震惊,竟是瞠目结舌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&1t;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