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:可喜可贺

第一千零一十九章:可喜可贺

        政绩斐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四个字,无以表达刘健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用了两个政绩斐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即,刘健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色道:“此大事也,数十个军士,押送八十万多两纹银,倘若有失,该怎么办?又倘若……有军士利益熏心,携款私逃,当如何?这是国家的命脉,是朝廷的根本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命脉和根本,这话说的一丁点儿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单单这一笔财富,就足以扭转整个大明的财政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出来都可悲,这民间巨富者,如过江之鲫,可国库的收入呢,寒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大明历来的顽疾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产者几乎不用缴纳税赋,最底层的平民却需负担沉重的赋税,开国时,还能维持,毕竟那时候,小户人家多,士绅和大户人家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正因为这样的特权,却使士绅的土地越来越多,财富越来越集中,无数的小农纷纷破产,成为了流民,结果,国家的税收,越来越少,到了如今,竟到了难以维持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大家伙儿,都指着定兴县过年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区区一县啊,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,大明若有十个这样的县,税银就可多达千万,若是有一百个呢?有三百个呢?

        王鳌此时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跟着方继藩‘胡闹’过的,对于方继藩的许多荒唐事,他多不以为然,可现在回过头来,细细去想,越想,越觉得不对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似荒诞的背后,某种程度,真是方继藩荒诞吗?倒更像是,这天下有太多太多荒诞离奇的事,反是衬托着方继藩正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正色道:“立即快马加鞭,去定兴县,让定兴县暂时不要押解银子入京,可不要出了什么事才好,朝廷该调一营人马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公,调兵……只怕……需要陛下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请旨。”刘健眼睛发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,也都眉飞色舞,像是已经过年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钱的人,天天都是过年。

        穷光蛋才指着春节那两日吃顿饱的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看那方继藩,听说他一顿饭,要啥一头牛,这不就是成天都在过年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为啥无论什么喜事,只要一想到方继藩,突然就觉得索然无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打起精神,大袖一挥:“觐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见驾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一颗心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兼任的户部尚书,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,天下都实施新的税法呢?

        倘若,天下都执行新的新政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念头冒出来,就如潘多拉的盒子,有点盖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成……太冒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治大国如烹小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浩浩荡荡回到了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本是松了口气,心说自己的银子,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朕差一点,就松口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朕总是心太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他刚刚松口气的时候,低头看着案牍上的行书,萧敬忙翘起大拇指:“陛下的行书,龙飞凤舞,媚而不俗,造诣极深,真是得了王右军的真传,此王式书帖,竟犹如王右军附体,奴婢佩服;佩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朕这是仿宋徽宗的瘦金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嫌弃的看了萧敬一眼:“何况,朕方才行书,心浮气躁,何来的媚而不俗,造诣极深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长叹:“你呀,学一学方继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突然想,是该学一学,为啥那小子,总是马屁拍在了点子上呢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道:“学一学他的忠厚,而不是成日在朕面前,溜须拍马个没停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,这方继藩的溜须拍马,难道已至无形无迹,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陛下,奴婢有话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终究不敢顶嘴,笑吟吟的道:“奴婢万死之罪,以后一定好好向方都尉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下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落地窗外,乌压压的人朝奉天殿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来了,朕不是说了,没钱,朕穷的很,朕满打满算,也就四千一百二十六万三千二百二十一两银子,他们这是要做什么,要逼宫吗?朕不是好欺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这样说,弘治皇帝心里却有点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受不了群臣们苦口婆心,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宦官进来通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咬着唇:“没说朕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,他们说,有要紧事见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苦叹,将手中的笔一搁:“宣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入殿,行礼,三呼万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则背着手,一脸铁青的看着他们:“诸卿何故苦苦相逼,朕再说一次,朕不曾染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!”刘健居然打断了弘治皇帝的话:“臣等,是请陛下下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何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陛下下旨,调一支军马,速去定兴县,押送钱粮入京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诧异的差点说不出话来:“怎么,定兴县的钱粮簿册送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……”说到此处,李东阳忍不住了,感动的一塌糊涂。钱啊,钱啊……自打兼任了这户部尚书,他是没一天好日子过,今日……总算是手头宽裕了,他道:“今岁,定兴县缴纳纹银八十二万两,这是天文数字啊,陛下,臣恭喜陛下,这欧阳志,实又惊世之才,可谓是经天纬地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笑容可掬的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真是个人才啊,又稳重,又忠厚,有大将之风,行事果断,没想到,治理地方,竟还出了如此成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闪亮的明珠,哪怕是蒙尘,也无法遮盖他的光华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,将来势必要名垂青史,成为大明名臣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想到,方继藩当初对自己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定兴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弘治皇帝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,竟忍不住眼里泛泪,终究……不担心贼惦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十二万两,区区一县,这绝对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抖擞精神,惊讶的道:“噢?是吗?只有银税?”他下意识的,觉得这未必是好事,银子收多了,岂不是横征暴敛:“收来了这么多银子,只怕百姓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”李东阳摇头:“定兴县的人口,增加了八万户,二十多万人丁,倘若是横征暴敛,为何如此多的流民,纷纷落户,百姓们若是活不下去,逃之夭夭都来不及,岂有纷纷投效之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不愧是欧阳志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想了想:“只收银税,只怕如卿家们所言,这兴了工商,百姓们无心务农,会不会伤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李东阳哭笑不得,他觉得自己的老脸,红的厉害,因为……这话是他说的,弘治皇帝不过是鹦鹉学舌罢了:“今岁,定兴县的粮产,也是大增,比之其他诸县,可谓是独领风骚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完美!

        干的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欧阳志此人,有经略之才,此人……可以大用!”刘健毫不吝啬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想到,自己年纪已经越来越老了,三五年,或是十年之后,谁可以接替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欧阳志这个小伙子,足以承担大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优秀的宰辅,辅助君王谨慎的处置国家大事是必须,可为皇帝推荐人才,也是理所应当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,总觉得此子,尚需磨砺,可现在看来,磨个屁,老夫都不如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鳌也正色道:“陛下,后生可畏,老臣,也以为,欧阳志此人,有大气度,有大智大勇,已成栋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臣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说庙堂之上,有一个人可以获得所有人点头赞许的,想来……也只有欧阳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像,广场舞的大妈们,横竖都看年轻人不惯,却有一个年轻人,蹦迪蹦的特别好,成日还往广场里钻,和大妈们谈笑风生,还能一展歌喉,唱的一首极好的《最炫民族风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年轻人,他一年能相亲一千零九十五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忙将簿册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低头,细细的看起来,越看,越是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是大治天下的典范啊,只怕尧舜在世,其治下,也及不上定兴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……有点侮辱圣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这有什么关系呢?不较真的说,尧舜之世,反正也没人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里,一下子欢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紧接着道:“这是方继藩的功劳啊,想当初,是方继藩请求新政,朕当初,还摇摆不定,因而,他才提出,让欧阳志前去尝试,这天下的各府各县,倘若都能如定兴县一般,那么大明距离天下大治,就不遥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笑容:“方继藩是朕的女婿,是大明的驸马都尉,如此大功,朕这一次,非要重赏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六章,有点累了,从早上到现在,一刻都没有停,手臂酸麻,腰肌酸软,不过……还有一章,嗯,真的还有!男人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