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:授官

第一千零二十七章:授官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随即道:“奉天承运皇帝,敕曰:朕惟周衰,圣人之道不得其传。何为圣学,朕不能辩也,世之学者,多以违道以趋利为害。朕却又闻,无利,何以为道?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那县丞张昌和主簿二人,面面相觑,一时间似有点转不过味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何出此言呢?

        世上的学者,都认为违反圣学去追求利益是有害的事。可是朕却又听人说,若是没有利,怎么能发扬圣学呢?

        显然……陛下这话……有点犯忌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道与利,本是相对立的,这是许多学者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总认为,若是追逐名利,就难免会违背圣学,失去了仁义廉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天子却将道与利联系一起,竟认为,这是互生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众人的狐疑下,只见那宦官又道:“是以朕敕欧阳志制定兴县,改税法,尝新政,乃为天下苍生寻觅新路也。新政有功,则畅行天下;新政有失,则改之。今定兴县新政,利多而弊少,朕心甚慰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子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,许多人心里想,此言一出,便是陛下对于新政已经盖棺定论,这是好事,利在千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宦官道:“朕召欧阳志于御前询新政得失,欧阳志上奏表,俱言尔等功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吏一脸诧异,甚至有人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……欧阳使君竟在御前为大家表功?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人都知道,大臣能见到圣上,都是极荣耀的事,这个时候,表自己的功劳都来不及呢,遑论去为别人表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表功之人,竟还是他们这一群蝼蚁一般的差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俭本是一脸悲愤,此刻却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使君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君子啊!

        张俭本有些后悔,后悔为欧阳使君鞍前马后,毕竟谁料这会不会使自己招致灾祸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他突然眼睛通红,脸上满是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使君以身作则,两袖清风,爱民如子,自己当初追随他,不正是被他的人格所感染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还后悔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况且而今,他竟……竟是这般的看得起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俭眼泪模糊,许多人亦都低头擦拭着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县丞张昌,心里却是一沉……显然,表功的奏疏里没有他,否则,怎么会是田镜、张俭这些人来听旨呢?

        哼!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又道:“尔等虽未躬承绝学,却为新政兢兢业业,德性粹甚。朕今得欧阳志表奏,将尔等列为首功,更将尔等列为新政凭仗,朕念尔等功劳,敕田镜、张俭、杨子和、陈晔、朱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串,七八个名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念到的名字的人,脑海中顿时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名字,竟在圣旨之中,这是三生有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欧阳使君将我等表为了首功?

        欧阳使君才是首功啊……他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了,更多人的心里只是感慨,有人开始抹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俭突然想,只凭这个,哪怕今日自己被那张昌打死,又如何呢?能为欧阳使君效命,便是死,那也绝非遗憾的事,哪怕现在千刀万剐,亦无所畏惧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念完了名字,继续扯着嗓子道:“敕其同举人功名,田镜,敕其代领定兴县政,为代县令。张俭,代持清苑县;杨子和……持新城县;陈晔……持博野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昌脸色铁青,整个人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,自己理所应当的将升任定兴县令,可谁想到,成为县令的,竟是田镜……田镜他只是区区一个司吏,他凭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张俭,张俭也不过是个司吏,居然成了代理清苑县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需知,这清苑县乃保定府的附郭县,是保定府的府治所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又道:“其余人等,赐同秀才出身,另有任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说罢,收了圣旨,笑吟吟的看着他们:“诸位,恭喜了,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……却没有人接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俭一时失神,他竟然……成了县令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同举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这里头多为代、同之类的字眼,可是县令和举人……对于他而言,已是可望不可即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破天荒的事,除非……除非自己的功劳不但上达天听,而且……有人为自己说了许多的好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哀嚎起来:“欧阳使君……仗义啊……他还念着咱们这些老兄弟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吏员们,亦纷纷滔滔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本是一群透明人,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感受,只因为跟着欧阳志鞍前马后,而如今,竟有了官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俭龇牙裂目,既为这即将到来的官身和功名而庆幸不已,内心却有一种难以遏制的情绪,自己的一切,都是拜欧阳志所赐,这位使君……可谓是自己的再生父母,是自己天大的恩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突然道:“诸位,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看向田镜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道:“陛下命欧阳使君治保定府,推行新政……欧阳使君看得起我等,极力举荐了我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一下哗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这乌纱帽就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激动万分,眼里泪水飞溅出来,他擦了一把泪,又道:“欧阳使君,视我们为腹心,还能说什么,大伙儿跟着他不会有错,我田镜先起誓,我田镜从今往后,上为朝廷分忧,下为欧阳使君解难,他若有任何差遣,哪怕是刀山火海,是十八层地狱,我田镜亦是赴汤蹈火,欧阳使君欲推行新政,我田镜便为他推行新政,县中上下事,田镜若有懈怠,若有徇私不法,若有不贯彻欧阳使君之令,若有玩忽职守,今皇天在上、厚土为证,倘使有丝毫私念,天厌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已是涕泪直流,有人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未必跪在这里的每一个都是什么讲义气的人,可是……欧阳使君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了,还能怎么样。自己的这条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众人便都齐声道:“皇天在上、厚土为证,倘使有丝毫思念,天厌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声若如雷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便站起,接了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宦官酸溜溜的看着他们,他很能理解这些人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自己能遇到似欧阳志这样的人,说实话,何必要切了JJ入宫去做太监呢,给欧阳志干点啥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张昌和主簿以及此后赶来的教谕、典吏人等,皆是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昌心里又是羡慕,又是嫉妒,肚中妒火中烧,他不禁道:“怎么会如此,吾虽三甲进士,却也是堂堂正正金榜题名,而今忝为县丞,岂有小吏为官之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气咻咻的样子,依旧还是看不起这些小吏,怒道:“若如此,我宁愿挂冠而去,绝不受此欺辱,给贱吏做佐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怒目拂袖,心里却在想,只怕要赶紧进京一趟,好生打听一番,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,再想办法给自己做其他的安排,这定兴县,怕是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且慢着。”宦官此时笑吟吟的看着张昌:“你是县丞张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”张昌一副大义凛然、振振有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宦官道:“前些日子,你一直告病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昌心情非常的不好,待这宦官自也没有什么好脸色,语气冷淡的道:“是,身子偶有不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宦官淡淡道:“可是厂卫却查出,那些日子里,你狎妓喝酒,好不快活,何来的生病?哼,陛下有口谕,就是要查一查,尔等是否借染病为由,玩忽职守,尔俸尔禄,尽为民脂民膏,岂容你们这般欺君罔上,来人啊……拿下,押南镇府司诏狱,治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禁卫,挎着绣春刀,人们方才发现,这竟是宫中的大汉将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汉将军,隶属于锦衣卫,想不到,宫中竟是兴师动众,专门来定兴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大汉将军上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昌哪还有刚才的大义之态,已吓得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锦衣卫……下诏狱……欺君罔上!

        完了……这是株连之罪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打了个寒颤,张口想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却听宦官厉声道:“主簿程和何在?典吏王金哲何在?教谕梁见喜何在?统统给咱拿下了,一个都别想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主簿,已是一屁股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堂外的梁见喜,转头便想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料却被眼尖的差役截住:“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场面,张昌煞白着脸,再也支撑不住的哇的一声,直接跪了下去,滔滔大哭道:“饶命,饶命,下官人等……是冤枉的,冤枉的啊……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看都不看他一眼,漠然的转过身道:“咱要立即回去复命,还不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汉将军们已是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县衙之外,早已预备好了囚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吏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昌等人,如死狗一般的被拖出去,个个在激动之余,也禁不住……不寒而栗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,求月票。还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