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:君父

第一千零二十八章:君父

        定兴县已经沸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一副副的乌纱帽和官印送至,人们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一些差役,平日里较为懒惰的,没有被表功劳,心里……突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等人,个个捧着衣冠和官印,一齐朝京师的方向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 拜过之后,许多人还沉浸在感动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纷纷站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都看向田镜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是亲自去过京师的,当得知田镜竟亲自见过了圣上,一下子,许多人啧啧称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问起田镜在宫中的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说到了方继藩和欧阳使君为他们作保,又听弘治皇帝力排众议。所有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俭道:“你见着方都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镜板着脸:“该叫恩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所有人都点头:“是恩公,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俭面上有光,仿佛见到了张都尉,是极了不得的事,比面了圣,还要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方都尉,是什么样子,又是什么风采,真希望,能见一面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田镜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镜咳嗽一声,面带着红光,却不知这红光,是激动还是羞愧:“方都尉,实乃人中龙凤也,他不但年纪轻轻,而且还知书达理,与他交谈,如沐春风,他见了我,便嘘寒问暖,待人和善,真是如天上一般的人物啊,你们是不曾见过,倘若见过,定是一辈子,都忘不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羡慕的看着田镜,一个个竟生出神往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看,连方都尉的门生,在大家的眼里,都是神仙一般,让人佩服、爱戴,恨不得为他去死的人,那么这位欧阳使君的恩师,自不必言,却不知是何等的超凡脱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坊间,倒是听人乱嚼舌根,说方都尉的坏话。哼,这些该死的好事之人,真是岂有此理,他们竟敢如此非议方都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镜点头:“这是当然,毕竟方都尉为人正直,总难免会因为他的刚烈,而得罪别人,那些人自然要想尽办法,侮辱方都尉的清白,而无知之人,以讹传讹,就不新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让我再遇到此等人,非要撕了他的嘴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此等人,和他计较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希望能见方都尉一面啊,若能拜见,便是死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见书中,说那古之圣贤,神采动人,令人神往,想来方都尉,就是这样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镜重重点头,道:“没错,方都尉就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闲话少说,诸位,我等蒙方都尉和欧阳使君不弃,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将来大家各自赴任,自当为其尽心竭力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盯着方继藩,见方继藩一面低头,起草着什么,一面面带愤愤不平的样子,朱厚照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为了修铁路的事,朱厚照是忙的焦头烂额,好在,总算……可以闲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铁路的人才,已经培养了一大批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新城和旧城之间铁路的开通,更是有一批人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铁路局,下挂在镇国府之下,分为两个部分,一部分负责运营,另一部分,则进行造车和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咔擦咔擦的铁路,几乎在每日,都发着呜呜呜的声音,一列列的往返于新城和旧城之间,运量逐步的提高,人们开始制定出蒸汽火车的维修、保养、运营、停靠方法,渐渐的,一套铁路的体系,开始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嘴里叼着麦秆子,一拍方继藩:“老方,许多日子不见你,你吃枪药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抬头,见是朱厚照,又低头,继续拿着名册,一个个斟酌,偶尔提笔:“臣在琢磨科学院的人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本宫看看,本宫看看。”朱厚照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过了章程,低头一看,最上头,自是朱厚照这很长名字的大学士,再之下,则是官衔更长的方继藩,之下,乃是侍学学士,一个是张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张信……张信也入科学院做了官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方继藩道:“无农不稳,张信乃农学大鸿儒,当今天下,但凡是做农业研究的,十之,都是他的徒子徒孙,此神农也,我敢不将他列在侍学学士上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颔首点头,他一个个的看……偶尔,眉飞色舞,偶尔……又在沉吟,琢磨着,这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侍学学士和试读学士,接着便是侍读和侍学了,工程、工、商、农、医、算、化,几乎每一科,都会选拔出一个,此后便是修撰,是编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得如痴如醉,其实能列入其中的人,哪一个都是各个科目的翘楚,比如医学的侍读学士不用说,是苏月,而那提出了细虫论的家伙,而今,也是侍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其他各科,多是学里的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点头:“这好极了,本宫正等着,将章程送给父皇看,你赶紧编列,仔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完了。”方继藩道:“明日殿下就入宫奏报去便可。铁路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很,就等你的银子到位,咱们再修几条铁路。”朱厚照面带红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朱厚照道:“父皇最近很奇怪,竟没有对本宫吹湖子瞪眼,这么多日子,都不曾想揍本宫,倒是让本宫,心里忐忑不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倒吸一口凉气:“殿下莫非以为,这里头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唧唧哼哼的道:“或许是他心性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又不是弘治皇帝肚子里的蛔虫,他怎么管自己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忙完了,也懒得理会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自己的宅邸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好,此时保育院里,方秀荣面带微笑,带着乳母们,给一排排坐着的孩子们分发着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孩子们,都长大了不少,都已七岁,或是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日的日程,都安排的很充足,有时读书,有时前去野游,现在也开始养马,同时学习骑马,每隔一日,还需去西山县里,在差役们的协助之下,治理县务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拿着勺子,一个个给他们的碗上分发着饭菜,他们则一个个乖巧的点头,口里脆生生道:“谢谢娘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成日都在保育院院长朱秀荣的照顾之下学习,亲昵的不得了,方正卿叫朱秀荣娘亲,他们便也叫,似比赛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这里学习已经三四年,彼此之间朝夕相伴,已有了依赖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方继藩来,所有人都起身,给方继藩行了个礼:“见过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眼睛却落在朱秀荣身上,啊了一声,便算是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规规矩矩的跪坐下,开始拿着筷子和勺子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饭菜都是极丰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课程中,有不少都是活动,孩子们又容易饿,每次大汗淋漓之后,便都觉得饿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这堆积的老高的肉食和蔬菜,他们吃的极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他们,都像一群狼狗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物价涨得有些高啊,这些狼崽子的饭量与日俱增,不成,要加钱!

        狼崽子们现在在学算学和商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商学还好,耳濡目染之下,那简易版的国富论,已经大致能读通了,什么是利润,税收与国家,国家与商业活动,商业活动和生产,生产与需求的关系,渐渐开始明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算学却是极令人头痛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开始有各科的学者们,摘抄论文,对各科论文进行重新编写,开始制定教材,哪怕是朱载墨,学这算学,也觉得很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张得很大,一面吃,一面捅了捅一旁的方正卿:“正卿,为何恩师来了,便急匆匆的样子,不断给姑母使眼色,姑母便和他回后堂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挠挠头,想了老半天:“或许我爹饿了吧。”、

        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点头:“我见了姑母,总也觉得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低头继续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朱厚照将章程,送至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大致的过目了章程之后:“这是继藩拟定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父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身子微微后仰,上下打量朱厚照一眼:“科学院……乃是要紧的事,朕将他交给你,是望你们能够使这科学院,开历史之先河,做出一点模样出来,你啊……是朕的儿子……朕年岁越来越大,将来,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候,朕的天下,终究要传到你的手里,你可知道,朕为何现在让你去做自己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想了想:“儿臣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帝王之术,不学也罢,在别人眼里,你是不务正业也好,是其他的也罢,朕只希望,你无论做什么,只要能利国利民,就好了。何为天子,天子未必需要懂什么权衡之术,也不必懂如何驾驭群臣,最紧要的,如王卿家所提倡的那样,要有良知,王卿家所言的良知是什么,朕不管,朕的心里,作为天子和储君,其良知,就是要惠及天下人,这个世上,最难懂的是人心,可是……未必,这人心,就要你懂,你只需有良知,善待天下的百姓,百姓们,自当将你视为自己的父亲,这便是君父的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