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:圣命

第一千零三十二章:圣命

        张信见状,忙是重新说了一遍:“陛下,他的意思是,这两日,九江府和南昌府,势必会有暴雨,这暴雨,可能持续三日以上,到时,只怕暴雨成灾,湖泊和河水的水位上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这才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大旱之后,出现暴雨,这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……大旱这东西,什么时候结束,只有天知道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张信:“张卿家,这两日,干旱就会结束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信心里也没准,这都干旱这么久了,老天爷的事,谁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看向王文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道:“臣敢担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清楚,摆在他面前的,是两个抉择,稍有不慎,都可能引发可能的后果,他沉吟着,看着这王文玉:“你用什么担保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正色道:“臣这辈子,最是敬佩的,就是臣的师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方继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色缓和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徒孙,应该还是有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贸然做出这个决定,倘若这几日,没有下雨呢?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这大旱,只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吁了口气:“诸卿怎么看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一个个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们而言,一个不着调的家伙,想要影响国家大策,这太冒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压了压手:“这终究是大事啊,不过,朕相信方继藩,自然,也就相信他的徒子徒孙,他和太子,既让你入值宫中,那……朕就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来人,传朕的旨意,立即用快马,前去九江府,命当地官府,立即加固河堤,不,加固河堤只怕已经来不及了,立即全力,动用所有的力量,将河水泛滥区域的军民百姓,立即撤出来,能撤多少是多少,一定要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说罢:“告诉南昌府和九江府,各府各县,谁若是慢了一步,稍有迟疑,朕决不轻饶。至于流离失所的灾民,也请放心,朝廷的粮食,会立即送到,这赈济的粮食,朕会督促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众翰林一个个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这么一个人,要大规模的撤离百姓,这可是十万甚至数十万人流离失所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听罢,忙是拜倒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一个个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弘治皇帝,面上却是铁青:“快马加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京师里,一个消息传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似乎又开始启用了江湖术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……方继藩是很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歹自己也不是一般人,宫里的消息,他倒是知道的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那王文玉下了值,方继藩便将他寻来,肺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一样的东西,你胡咧咧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公……学生……可以保证,这几日,江西北部……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”方继藩道:“下不下雨,与我何干,你说什么最尊敬的便是我,你拉倒吧,我们很熟吗?我是你爹,还是你爷爷?你拿我担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龇牙,这个先例,不能开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王文玉一脸沉痛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软了,他咳嗽一声,决定好好和他讲道理,便蹲在跪地的王文玉面前:“你看哈,我有徒子徒孙数千人,这么多人,人人都能拿我担保,有一个人失了手,我的面子往哪里搁?我的脑袋还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公也知道,偶尔,师公会拿你们做担保,可是你想想看,师公这不是为了你们好嘛?你们有几千人,死一个两个,那也是千分之一或是数千分之一,这是小概率的事件,你们学天文地理的,不学算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一想,顿时有些明白了,恍然大悟之色:“学生明白了,学生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他叹了口气:“江西的事,你有把握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有的,学生这些年,专门观察的就是地理和天象,同时收罗了大量的古籍,还有徐经师叔的文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压压手:“那就成了,不必解释你平时看什么书,给我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王文玉早知道,师公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闻……师公只有对自己最亲近的人,才这般,恩师和师叔们,师公都是这样对待他们,可是……师公不还一样,待他们如自己的亲儿子一般,哪一个师叔们,说起师公,不是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王文玉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公他……也是如待儿子……不,待亲孙子一般,对待自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擦拭了眼角的泪,哽咽道:“学生蒙师公不弃,得师公授业之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手一指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公就是师公,这一个滚字,饱含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没有犹豫,再不说什么,起身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片刻,朱厚照便捋着袖子进来,道:“老方,听说了吗?南昌府,要遭水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了朱厚照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对于南昌府,还是极有感情的:“这几年,都有乡亲们送小龙虾来吃,那小龙虾油焖起来,味道真好,这下完了,本宫的小龙虾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听着听着,方继藩脑海里瞬间想到那锅盖掀开,热气腾腾的蒸汽冲天,油焖的龙虾红彤彤的,上头有辣椒,葱、蒜,将那小龙虾拨开,顿时香油四溢,外头的麻辣调料便进了肉里,那肉有几分嚼劲,一口吃下,有滋有味,还很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口角,竟似有口水要流出来:“这事,我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脸感慨:“真是令人遗憾啊,突然想吃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吃牛肉?”方继藩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沉默了很久: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面吩咐人去让温先生准备,一面方继藩突然想起什么:“殿下,方才我们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龙虾。”朱厚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:“上一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无数颠沛流离的受灾百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才捶胸跌足,痛心疾首:“我可怜的百姓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九江府知府朱蕰背着手,焦灼的等候着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的旨意已经来了,现在灾情紧急,整个九江和南昌,湖泊干涸,到处都是龟裂的土地,无数的百姓,衣衫褴褛,在府城里,受灾的百姓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知道这老天爷,还有干涸多久,此时此刻,陛下终于来了旨意,下旨令九江卫开长江,取水!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一件小事,必须要谨慎从事,因为一旦开挖,就意味着,可能会有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江卫那儿,朱蕰已送去了消息,就等那儿的指挥,有所反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快马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上的骑士,几乎已是累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百里接力传递消息,一路快马疾行,不容停留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瘫在衙门门前的骑士,用了最后一丝气力,举起了手中的一个竹筒:“圣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差役,忙将他抬进去,而后,有人取了竹筒至知府朱蕰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蕰一愣,将竹筒打开,里头是一封加急的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取出,一看……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府公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蕰脸色骇然,他身子一颤,而后,又细细的将旨意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哎……”朱蕰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九江府,官声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算是两袖清风,爱护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的大旱,他可谓是尽心竭力,可是人力毕竟有限。因而,他才想到了,开挖河渠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哪里想到……陛下在前一封旨意送达之后,只两日时间,就立即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然选择在这个时候,迁徙所有泛滥区的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升座吧!”朱蕰袖子一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圣命,圣意不可违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衙里传出了鸣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江府上下,佐官们纷纷抵达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蕰当众取出了旨意,宣读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江府上下,人人面面相觑:“府公……这不妥吧,要出事的啊。本就是大灾当前,人心惶惶,这个时候迁徙百姓,这不啻是逼迫百姓们谋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圣命!”朱蕰正色道:“我等按着方法做就是了,尔等,敢抗旨不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所有人都默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蕰正色道:“要快,所有人都不得怠慢,无论用什么办法,九江卫,也要参与,谁敢出什么差错,敢闹什么幺蛾子,敢敷衍了事,陛下拿老夫治罪,老夫自是要取你们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知这快马加急来的圣命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有的人,暂时都安置在高处,告诉他们,不必害怕,府中还有存粮,足够应付所需,往远里来看,陛下圣命,他是不会对我们不管不顾的,到时,还会有赈灾的粮食,源源不断的送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言尽于此,诸公,大灾当前,一切都以救济灾情为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蕰拂袖:“老夫就坐镇于此,有任何消息,要立即奏报,若是遇到情况紧急之事,可便宜行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蕰说罢,再无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官听命,哪里还敢怠慢,自是各行其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等下还有,求几张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