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:上天有好生之德

第一千零三十八章:上天有好生之德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一席话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让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话,也只有他敢说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面上一红,很想和方继藩拼个你死我活,可转而却又放弃了,因为……方继藩……真的不好惹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真要和方继藩拼命,那就是真正的仗义死节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道:“方都尉,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,现在要说的,乃是科学院的问题,这科学院中,充塞的都是鸡鸣狗盗之辈,大明历来,是以功名求取官职,何来这科学院,不需读四书五经,便可位列朝班的,我知这些人,都是方都尉的徒子徒孙,方都尉护犊之心,我也可以理解,可是……就说这王文玉,这王文玉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看向王文玉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低着头,似乎不习惯这场面。顿时心虚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表现,实在令人失望,完全是手足无措的样子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论起口舌之辩,一万个王文玉,也绝不会是严侍读的对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惊惶不安,忙是眼巴巴的看向方继藩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神态,顿时令许多人更是心生厌恶和鄙夷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一个家伙,让陛下下了旨意,引了九江军民的滔天仇恨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站在班中,突然道:“王文玉手足无措,看来……得指望方都尉给他喂奶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还来不及看是谁说的,这殿中,却突然传出了哄笑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摆明着……就是说,王文玉是什么东西,一个自己不敢挺身而出的人,连说话都说不清楚,遇到了事,便躲在方继藩这老母鸡……不,大公鸡的背后,这样的人,还不可笑吗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一下子,许多人寻觅到了王文玉的弱点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,是因王文玉而起,方都尉,为何不让王文玉出来,说个明白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请王文玉给陛下和我等一个交代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脸色铁青,本来若让他老老实实出来,他倒还勉强能说几句。可问题的关键在于,众人纷纷起哄,他心就慌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平时他沉默寡言,只顾着研究天象和地理,这么大的阵势……他心虚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着眉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陛下的初衷,不在于追究谁的责任,甚至……王文玉所言的,也不是没有道理,江西会不会下暴雨,还是未知数呢。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心寒,心寒的是,群臣们到了这个时候,违背了自己的初衷,到了此时,还想着攻讦对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请王文玉说个明白,我等并非针对他,只是此等大事,他躲着不肯见人,这是何故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说个明白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彻底的吓呆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身侧的一些科学院翰林,也开始惶惶然起来,一个个低着头,不敢言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你看,他裤裆湿了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忍不住,大叫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去追究,谁在殿中喧哗,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王文玉……果然……他的下裆位置,竟是湿了一片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吓尿了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则看向方继藩: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人间惨剧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有点懵,怎么……你老方选了这么一个怂货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抬头,看着这雕梁画栋的大殿,视而不见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几乎要崩溃了,他顺势的拜下:“我……我所奏之事,统统有所本……并……并没有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便哽咽了,说不下去,泪眼模糊的看向方继藩:“师公待我,恩重如山……我愧对师公……我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都冷眼的朝此处看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那严侍读更是趁热打铁:“陛下,这样的人,竟也可以为官,与文武并列,此乃臣等奇耻大辱也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的表现,也实在让他失望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哪里有什么大臣之风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知这是有人刻意想要群起而挞伐科学院,只是……科学院这些人,未免……也太弱了吧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焦虑,百姓们的怨言,百官的诘难,还有科学院这些翰林们的表现,让他痛心疾,让他……心里也生出了恼怒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瞪了朱厚照一眼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说,父皇,这一次真的不怪我啊,我哪里知道,这家伙竟这么的怂,这是方继藩拟定的名录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自然……这番话,他又咽进了肚子里,还能怎么办呢?难道坑了老方,这不是我朱厚照的风格,我朱厚照,为兄弟,两肋插刀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此时,连刘健,也是哭笑不得,他心知今日生的事,势必要流传出去,成为天下人的笑柄,他咳嗽一声,身为内阁辅大学士,此时不得不出来说句话了:“陛下,老臣以为,科学院的人选,挑选的似乎确实有些鲁莽,这科学院竟可随扈陛下,待诏宫中,甄定的人选,自当是慎之又慎,科学院,是好的,不过老臣以为,这科学院随扈宫中和待诏宫中的事,还需缓一缓,否则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此处,显然,连刘健都不愿和稀泥下去了,本来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现在看来,科学院这是烂泥扶不上墙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弘治皇帝又羞又愤,众臣似乎颇有几分墙倒众人推之心的时候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严侍读,此刻似乎颇有几分春风得意,他还待要接茬,说点什么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却有人匆匆进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是萧敬,萧敬不明所以,入殿之后,慌忙的拜倒:“陛下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背后,是牟斌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牟斌一副懊恼的样子,似乎因为被萧敬截了胡,很是不满,可……显然他不愿开罪萧敬,虽不甘愿,却也不敢有什么话说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九江府,有奏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言落定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殿中…………一下子安定了下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鸦雀无声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萧敬在这个时候,进上奏疏,定又是出了什么大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念吧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遵旨!”萧敬颤抖着,似乎他早有心理准备,打开了奏报,扯着嗓子道:“九江府小旗刘亞夫奏曰:十月二十四子时,九江府久旱,突降骤雨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骤雨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眉狠狠的沉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十月二十四日,这岂不是……前日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前日下了暴雨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细细算来,这时间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诧异的抬眼,看了那拜在地上,战战兢兢,吓尿了的王文玉一眼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间和王文玉的预测,居然……完全吻合!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群臣顿时哗然,人们开始议论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肃静!”弘治皇帝厉声喝道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大臣们才噤口,那严侍读,脸已拉了下来,他面上挂着的笑容,逐渐的消失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固然知道,天气的预测,是可以做到的,只要掌握了规律,就没有做不到的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这并不代表,王文玉可以做到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其中,牵涉了许多东西,对于王文玉研究的方向,方继藩也是将信将疑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……这个自己最亲爱的徒孙,居然……预测对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扯了扯喉咙,而后道:“此雨连下一夜,大雨如倾盆,次日晨,突闻汛情,九江一段江口决堤,大水倒灌,连绵数县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呆住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连绵数县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殿中之人,俱都明白,这突如其来的汛情,且连绵如此之广,意味着什么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雨至今未停……而大水漫漫,附近诸湖,俱都倒灌………九江近半府县,已沦为泽国,洪水席卷砂石,冲毁房屋无数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人都明白,这等汛情,所带来的破坏,是毁天灭地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幸赖陛下及时下旨,九江、南昌两府诸县,及时迁徙人口至高处,官府的储粮,亦都迁至高处囤积,此次……水患,伤亡者虽无以估计,绝大多数的军民百姓,暂时都无碍,官仓储粮,暂可供给灾民,卑下预计,受害者,不及往年汛期之万一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长长舒了一口气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……人命算是保住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若如往年那般的遭遇这样的大水,甚至河堤决口,死伤只怕至少要十万人,不只如此,大量的人横尸遍野,大水又未退去,瘟疫会立即开始流行起来,再加上,官仓的粮食若是没有及时保护,那么……这绝对是人间地狱,而现在,只是零星的伤亡,人还活着,暂时又有粮食,可以等待朝廷下一步的救援,人心就会渐渐的安定,只要有了秩序,有了粮食,百姓们还没有彻底的绝望,哪怕是水淹了田地,冲垮了屋子,来年,照样可以重新开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决定,竟是拯救了成千上万人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懵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茫然的看向左右的百官大臣们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文武百官们,也一个个听着这震撼的消息,接下来……又开始哗然了起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实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啊,若非列祖列宗保佑,不知要死多少人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何来的暴雨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若这小旗官俱实禀奏的话,此次水灾之大,只怕是历年不曾有,怕是百年也难一遇了,以往,何时一夜之间,江水就冲破河堤的……若非陛下圣明,天知道要死多少人。”&1t;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