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:国士无双

第一千零三十九章:国士无双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陷入沉默,他随即,抬眼看着那王文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简直就是个宝贝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预测天象……可以拯救多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莫说是科学院的翰林侍读,就算是科学院的大学士,也绝没有辱没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的口,却没有停下,他继续道:“河堤冲垮之后,百姓们虽是心如刀割,却有无数人,三呼万岁,口称若非陛下,一家老小,尽都死无葬身之地也。军民百姓,无不庆幸,仰沐君恩,陛下之名,人人称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如此吗?

        想来……应该不敢欺骗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九江府的抱怨,北镇抚司也如实奏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曾料,就因为一个正确的预报,就使半个江西的军民,死心塌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这是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姓们,岂会不明白事理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只怕所有的抱怨,都已烟消云散,有的……只是数不尽的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道:“有一姓方的老士绅,曰:陛下鸿恩浩荡,救活其全家老幼七十余口,此等大恩,犹如再造,此恩,永生难报,宁愿下辈子,沦为陛下脚下泥星,哪怕是为陛下践踏,能虽是俯仰陛下靴上的君恩,亦是十生难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了,心里卧槽一句,这简直就是金句啊,只恨没有偷偷携带笔墨来,这样的经典名句,应当抄录下来,下一次活学活用才好。须知方继藩不客气的说,自己的嘴巴,还算是挺甜的,堪称肉麻,可学习使方继藩快乐,学习使他进步,方继藩不能止步于前,要再创辉煌,便需活到老,学到老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到此处,脸微微一红,似乎也觉得,这过于肉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有人痛哭流涕,痛恨此前对陛下都有怨言,以头抢地,于是头破血流……更有甚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慢悠悠的道出锦衣卫观察的许多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评价,自不必言,都是臣民们最直接的反应,弘治皇帝从冰冷的文字中,感受到了热度,那无数溢美之词,数不清的称颂之声,仿佛有一种神奇的治愈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普天之下,尽是歌颂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……却只因为,自己所做的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决定……却是来自于一个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目光,炙热的看着王文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等到萧敬的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的晕红,却没有消退,他粗重的呼吸着,良久,他道:“王卿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急不可耐的步下了金銮,走到了王文玉的面前,王文玉还匍匐在地,似乎只有匍匐着,才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把将他搀扶起来,此时,他能闻到一股腥臊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呃……这个家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,渐渐的,不觉得腥臊了,要适应,其实……还挺带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将王文玉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直面弘治皇帝,他身子还在颤抖,不知是害怕,还是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以为意,反而觉得这个害羞的家伙,竟是说不出的……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吟片刻,突然道:“此乃国士也!拯救万民,非朕之功,是这样的无双国士,洞悉天文地理的功劳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绝大多数方才还嘲讽王文玉的人,在此刻,却是面色羞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怕他们一辈子,都得不到国士的评价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严学士就跪在弘治皇帝身后,他脸拉了下来,心里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哪里想到,这个王文玉,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勉强露出笑容:“臣以为,这都是陛下的功劳,若非陛下当机立断,那些军民百姓,只怕已葬身鱼腹,陛下仁德,非人所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他自知自己失言,现在只想着极力的弥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说到此处,却见陛下回过身,目光幽幽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得不努力笑的更好看一些,只是方才的伶牙俐齿,此刻却不太管用了,他努力道:“非人所能及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依旧凝视着严侍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,这样饱读诗书的大儒,是令弘治皇帝何等的钦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今日,当弘治皇帝说到王文玉为国士而始,却在这一刹那,他觉得严侍读的话,格外的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还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的眼底深处,却格外的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万岁……陛下实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在这瞬息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抬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脚狠狠朝跪在地的严侍读踹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脚,实在是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中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呀……”严侍读突觉得自己的心口,竟有一种闷痛,而后,整个人直接被踹翻,他猛地咳嗽,却好像岔气一般,面猛地红了,一口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殿的群臣,一个个痛心疾首的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向好脾气的弘治皇帝……今日……竟是踹了大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陛下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严侍读方才虽是呱噪了一些,可至少……总不能因为他仗义执言,陛下就痛殴他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人惨然落泪,竟有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拜倒: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只觉得,自己好似一下子,只剩下了半口气,他拼命的咳嗽,见了自己身下从口里喷出来的一滩水,吓了一跳,又发出啊呀的声音,似乎因为受了奇耻大辱,心理上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死死的瞪着严侍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,他的嬉笑和‘仗义执言’,现在回过头来看,却是犹如利刃一般,狠狠的在扎王文玉的心窝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玉是什么人,是国士,你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口恶气,朕给王文玉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漠的四顾四周,似乎也觉得,自己方才过于鲁莽,朕今日怎么了,竟是动了这么大的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百官惶惶然的样子,弘治皇帝却是轻描淡写的拂袖,而后道:“严卿家胆大包天,方才竟说朕非人,诸卿,可都听说过了,诽谤君上,此为不忠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一口老血,又喷出来,他忙道:“臣……臣冤枉啊……臣说的是……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想解释,自己明明说的是……陛下仁德,非人所能及,这咋就是陛下非人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话还没完,便听朱厚照怒吼:“你竟侮辱父皇,我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个善良的人,他实在想不到,陛下也有不要逼脸的时候,这样大庭广众之下,栽赃陷害,真的好嘛?还是我们老方家实在……我们老方家,都是就揍你,咋地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额上青筋曝出,狠狠的瞪了那严侍读一眼,旋身:“卿无君无父,自行了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万万料不到,被人扣上了一个无君无父的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,可都是他给人扣帽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惨然,老泪纵横,想说点什么,弘治皇帝已是拂袖,又道:“科学院鸡鸣狗盗,是谁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奉天殿内,宛如窒息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咬牙道:“再有此等流言,朕决不轻饶。朕若是放任此等流言,便是令王文玉这样的国士寒心,更是将数十万军民百姓,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气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舒畅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究,他先是人,才是一个皇帝,人还是喜欢听人称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无数人称颂自己,且都发自肺腑,这可比文武百官们的圣明,要动听无数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呼出一口气,目光落在了朱厚照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道:“太子和都尉方继藩举荐贤能,他们二人年纪轻轻,竟有如此的识人之明,这是朕极欣慰的事,举贤用能,这是储君必备的才能,科学院上下诸官,尤其是这王文玉,乃太子和方卿家极力举荐,可见……他们的眼光,比朕好。朕有时,也不如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笑吟吟的道:“父皇,儿臣惭愧的很,王文玉……只是科学院里,最不起眼的一个。他能获父皇赏识……儿臣……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暗暗鄙视他,又学我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,还学的不像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接口道:“儿臣与太子,仰慕圣恩,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头,却依旧还在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学二字,实是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王文玉这么一个,在别人眼里,不过是涉猎杂家的人,竟可以改变数十万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背后,潜藏着多么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书五经之中,总是说仁政,那么……用自己的所长,救民于水火之中,又何尝,不是仁政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失望的看向百官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……似乎已有了定夺:“王文玉,立大功,升侍读学士,此后,所有的票拟、奏疏,都需抄录一份,要领科学院过目,倘若其有什么建言,可立即送到朕的面前来,朕再定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继续道:“不只如此,科学院还需派员,驻内阁,为内阁学士参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幸不辱命,早睡早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