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四十章:朕之子也

第一千零四十章:朕之子也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事,真的好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你觉得这些科学院的人都是渣渣,觉得陛下如此信重科学院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你是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显然对于科学院,已有倚重之心,将来无数的国家大政,只怕都少不了这些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随即低头,而后目光落在了奏报上头,奏报中的恭颂之声,令他心里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严侍读,一脸惨然之色,陛下让他自行了断,意图已很明显了,他揉着自己的胸口,依旧觉得火辣辣的疼,被陛下当庭殴打,这只有太祖高皇帝时,才会出现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悲剧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接下来……他还能怎么样,受此大辱,自己还需辞官,自己不主动致仕,接下来,可能圣旨下来,就是罢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十年宦海,无数次的明枪暗箭,啊,不,理应是自己给别人放明枪暗箭,方才有了今日,可谁料一切成空,往事种种,所有的努力和奋斗,所有的追求和期望,尽都成了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待诏房里,严侍读简单的收拾着自己的用品,王不仕则如往常一样,没有理会他,而是低头,依旧安静的草拟着奏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翰林,一个个同情的看着严侍读,心中只感兔死狐悲,有不少人泪眼婆娑,拉着严侍读的手,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严公好走,他日,总有起复之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严公……”有人垂泪,悲切的道:“下官舍不得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将严侍读围住,有人哽咽了,拉着严侍读的大袖,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同朝为官,感情深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王不仕,脸上竟是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冷血之人,实是讨人嫌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不禁道:“王学士,严侍读平日再如何,今日要走,你岂可如此冷漠,难道一点情面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纷纷愤恨的看着王不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格格不入的人,在此实是碍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的唇角勾起微笑,随即扔了笔杆子,才好像恍然大悟一般,抬起眼来道:“当今陛下,年富力强,且太子殿下正是壮年,严侍读想要起复,只怕今生再难有指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……这哪里是安慰,这是戳人心窝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大臣若是得罪了天子,还是有希望起复的,新天子登基,会重新征辟,只要你比皇帝活的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王不仕直接揭露了真相,别多想了,皇帝哪怕是大行,太子殿下登基,严侍读觉得,太子殿下对你的态度,会比当今圣上更好嘛?没有将你抓回来打一顿,就已是你严家祖上积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捂着心口,就差再喷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王不仕又淡淡的道:“我若记得没错,严侍读在新城买了宅子,而今没了乌纱帽,宅子怕要断供,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长叹口气,显得同情:“毕竟,同朝为官一场,来来来,我这里有一万两银子的银票,权当为严侍读送行吧,有了这一万两银子,至少…………手头不至拮据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轻描淡写的说完,自袖里掏出一沓银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富就是巨富,随身都带着如此巨额的银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银票在王不仕眼里,不值一提,自己的投资犹如一个聚宝盆,分分钟就能挣来的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这银票拍在了案牍上:“严公,好走,不送!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面色羞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要做什么,这是要拿钱侮辱严侍读吗?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气愤不已的道:“怎么可以这样啊,怎么可以这样,堂堂翰林清流,在此之际,竟用此等铜臭来侮辱高士。王学士,你欺人太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实是欺人太甚,严侍读乃是高士,他稀罕你的银子?王学士,亏得你还是翰林学士,怎么可以……可以如此,真是俗,俗不可耐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个个一脸义愤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猝然现,严侍读捂着自己心口,痛不欲生,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快看,严侍读受辱……已是……已是……”滚烫的热泪,自一个个翰林们的眼里流出来,众人忙上前,扶住严侍读:“严侍读,您有什么话,您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严侍读艰难的道:“我……要……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要什么?”大家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痛不欲生的道:“我要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院里顿时安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看着堕落的严侍读,恼怒异常。有人则是一脸惊愕的样子,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眼里落下泪来,却是突然,眼眸猛的一张,呜哇一声,咳出一口血来,而后怒骂道:“滚开,你们这些狗*一样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显然是对众翰林们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悲愤的道:“科学院……是王学士说,科学院深不可测,此前就警告,不要轻易招惹。你们呢,你们一个个怂恿,一个个作汉贼不两立的姿态。老夫瞎了眼,今日就不该站出来,可你们在殿上,可有为老夫说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不禁道:“当时……当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释什么?当初怂恿老夫鱼死网破的是你们,出了事,老夫致仕,哭的昏天暗地的还是你们。”严侍读嘴角溢血,一脸苍凉之色:“更可气的是,老夫乌纱帽落地,今生起复,怕是无望,背着几万两银子的房贷,做不得官了,房贷还不上,就要收楼,收了楼,一家老小吃西北风吗?你们这些狗*,还在这里大义凛然,还在这里振振有词,敢情要收的不是你们的宅子,要饿的也不是你们的肚子,可老夫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学士怜悯我,雪中送炭,这一万两银子,是老夫用来救命的,你们这群杀才,竟还在此啰啰嗦嗦,谁在乎什么羞辱,谁在乎什么雅俗,老夫要倾家荡产,要死无葬身之地了,你们能说的那么理直气壮,只因死的不是你们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严侍读恶狠狠的瞪着这一个个人,一口血痰自口里呸出来,大声道:“去你们的圣人门下,去你们的仗义执言,去你们的清流,谁理你们,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开身边安慰自己的手,严侍读上前,二话不说,捡起了案牍上的银票,小心翼翼的收入袖中,而后朝王不仕深深作揖,语带感激之色道:“救命之恩,今生难报,王学士,下官……不,草民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转身…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只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目光收了,见到许多面无血色的翰林。

        哼了一声,没有在理他们,低头,继续草拟诏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个……堕落了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独坐在奉天殿里,将这奏报,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舆情的翻转,让他多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究……百姓们可能一时糊涂,可绝大多数,却是精明的,只要是正确的事,迟早,他们可以看得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里头的称颂,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禁眉飞色舞的道:“好太子,方继藩这家伙也很好。这务实之道,真是再管用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弘治皇帝老怀安慰,瞥了一眼萧敬,道:“朕现在,也信奉科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乐呵呵的翘起大拇指:“陛下信奉科学,奴婢也信奉科学,科学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道:“这话在太子和继藩二人口里说来,倒是亲切,为何在你口里说出来,却总有一股子调侃的意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道:“奴婢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,感慨道:“皇后近来身子不好,朕让太子和继藩去问安,怎的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想来娘娘有许多的体己话,需向太子和方都尉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:“这两个家伙,越的看着靠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萧敬道:“他们长大了,能为陛下分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对此表示认同,笑容里多了几分欣慰之色,道:“是啊,转眼就长大了啊,朕记得七八年前,朕看着他们就有气,尤其是太子,想不到而今,竟是越的勇于任事,看看他们干的事,哪一件不是合了朕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弘治皇帝的脸上转为愧疚之色:“尤其是继藩,方家数代都匡扶社稷,继藩的功劳,实是太大了,朕竟还让他的父亲前去黄金洲,这若是中途出了什么差错,朕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在旁笑盈盈的听着,可他觉得自己的牙根都酸倒了,突然,他意识到了自己最大的缺陷,自己和方继藩相比,差的何止是伶牙俐齿,最缺的,是一群功勋卓著的祖先,还有一个为国奔波的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情复杂的道:“陛下,方公爷一定能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:“但愿如此,现在,他既去了黄金洲,继藩没了父亲,朕就相当于他的父亲,朕自会好生照顾他的,眼看着就要年关了,赐他五百万金,罢了,他也不缺钱,那就三百万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求点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