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:英雄凯旋

第一千零四十一章:英雄凯旋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至了坤宁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见二人面上带笑,不禁笑了:“今日又出了是什么事,瞧瞧你们高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呵呵的道:“母后,九江发大水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瞬间拉下了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水成灾,你高兴个什么劲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是解释,张皇后才颔首点头:“原来是如此,可也不能这样高兴,传出去,还道是堂堂太子,不恤灾民,太子啊,你的一言一行,代表的都是储君,瞧瞧你的父皇,你该学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只好道:“是。母后,近来,你怎么不听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沉默了片刻,方才道:“本宫这几日没有心思,眼看着,这又要到年关了,一年又一年,可至今,本宫的两个兄弟,都没有回来,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安慰道:“寿宁侯和建昌伯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道:“本宫岂不希望,自己的兄弟能有本事,张家,乃是外戚,未立寸功,却得了厚禄,根基浅薄啊。可这两个兄弟,是什么人,本宫岂有不知,正是因为太清楚他们的为人,方才心里担心。功绩,是不指望了。就指望着,他们一辈子安安生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打这出海,他们哪,就如放生了的泥鳅,本宫抓都抓不住。心里……难免担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这怪的我吗?出海是我的主意,这没有错,可这两个混账非要出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傻乐,啥都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气咻咻的道:“母后总是希望他们吃干饭,可这干饭,有这么好吃的吗?咱们大明,就不该养着闲人,儿臣将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打小,就看着自己的父皇操心劳力,可是那些个皇亲国戚呢,却个个都在吃干饭,人方继藩是患有脑疾,你们呢?有脸吗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方继藩身残志坚,虽是懒惰一些,却还是做了一些事的,更值得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知道朱厚照的脾气,便抿着嘴,而后道:“太子不可埋怨自己的两个舅舅,他们没出息,可也是国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见母子似有争吵的迹象,方继藩便咳嗽,道:“两位国舅,定能乘风破浪归来,娘娘勿忧。至于太子殿下,这两位国舅,怎么能叫是吃干饭呢,我看他们骨骼清奇,将来指不定,建功立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撇撇嘴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母后那里出来,朱厚照还在唧唧哼哼,忍不住抱怨:“妇人就是心软,正因如此,咱们大明,才这么多无所事事的人,干活的就我父皇,还有本宫,其他人都抱着手,个个享受着荣华富贵,就在旁看着。瞧我父皇的样子,哪一日不是殚精竭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以为然的点头:“殿下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龇牙:“你既知道有道理,方才为何不帮本宫说话,现在说有道理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朱厚照:“因为……我是刚才才想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随即摆摆手:“罢了,本宫又非天子,想这些做什么。老方,方才说到了船,我才想起一件极重要的事,你说,咱们可以造蒸汽火车,为何……就不能造蒸汽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瞬间眉飞色舞起来:“有了蒸汽船,那就厉害了,可以无视风帆,无视季风,想去哪儿,便去哪儿,想走多远,就走多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皱眉:“蒸汽船,这……有些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方继藩而言,蒸汽船,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那点可怜知识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这有什么,世上无难事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永远都保持着乐观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,道:“不说其他的困难,单说一点,蒸汽船……纯净的淡水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要制造蒸汽,不只需要引燃煤,而是通过烧煤,加热锅炉,而后锅炉中的水,制造出大量的蒸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要蒸汽纯净,就必须得有较纯净的水,这个时代的蒸汽机车,是较为原始的,蒸汽机车,因为在陆地上行驶,尚可以在靠站时,寻找纯净的水进行补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蒸汽船呢?

        船上任何但是的资源,都是宝贵的,包括了淡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海水含有的盐分太多,一旦用于蒸汽机,就会导致锅炉的堵塞,甚至报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朱厚照是有验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蒸汽船在海中飘荡,一次出海,多则一年,少则数月,哪怕是有港口补给,却也有限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就地取材,用海水来补给蒸汽,还谈什么蒸汽船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这还只是其中一个技术难点而已,要面对的技术难点,还有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挠挠头:“当初,蒸汽车都出来了,这有何难,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汗颜,忍不住想,当初蒸汽火车的原理我懂,正因为懂,所以知道只要朝着这个方向走,准不会有错。可现在……我自己都不知道,要走哪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认真的看着方继藩:“老方,你难道不觉得,近来你有些古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古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如,你比从前,不容易动怒了;比如……你比从前,心平气和了许多。比如,你近来甚至不爱吃牛肉了。比如……你现在也不冲动易怒,动不动就喊着要将人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担忧的道:“本宫担心,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脑疾要发作了,自打你的父亲走了之后,你就变了,变得本宫都快不认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还未来及做一个我很好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抓住方继藩的双肩,拼命的摇晃:“你不能讳疾忌医啊,心病还须心药医,本宫要让你见着自己的父亲,若是有了蒸汽船,问题就可解决大半,无论蒸汽船有多难,本宫也要造出来,这世上,总有办法的,这是你自己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惭愧的是,自己好像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一个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感动的是,没错,小朱还是不错的,居然还知道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好,好,好,我有钱,我有的是钱,咱们造蒸汽船,立即立项,召集人手,殿下带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拍了拍方继藩的肩: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方继藩一脸凛然正气:“我就是这样义薄云天,视金钱如粪土,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数艘残破的舰船,晃晃悠悠的在这无尽的洋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船队自发现了黄金洲南部的大量白银,张家兄弟想到的第一件事,就是立即回航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尽快选择回到大明,同时带去更大规模的船队,运送民夫,对此地进行开采,他们选择了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队一路向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海上飘荡了足足数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他们想象的那般,沿途,除了孤零零的无人小岛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沿着天下舆图方向,他们已经不知此时,航行了到底多少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从大喜过望,接着是踌躇满志,而后,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接着……渐渐麻木,可慢慢的,到了而今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写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补给几乎已经吃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罐头,哪怕舔了再舔,也几乎吃不出任何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怕的不只如此,重要的是淡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们在一座小岛上,发现了淡水,进行了补充,可接下来,在这无边无际的汪洋之中,他们再寻不到任何补给之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饥渴、疾病、绝望环绕着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仅剩下的一丁点淡水,几乎要告罄。

        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几乎是瘫在甲板上,迎着头顶,火辣辣的太阳,此刻,他发现自己的眼泪如海水,舔一舔,还是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延龄则趴在每一个角落,似乎是在寻觅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他泪流满面,手里捏着了一个东西,这是一只蟑螂,一只孱弱的蟑螂,张延龄喜滋滋的发出了嚎叫:“哥,哥……你看我找到了什么,你看看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……我们可以开荤了,可以开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翻了个身,他双目无神,对于自己兄弟的欢呼,不做任何表示,他舔了舔干瘪的嘴,此时……他只剩下了皮包骨,饿……饿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又饥又饿,明明身上带着宝藏,可现在……他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十艘舰船,已覆没了四艘,剩余的舰船,也几乎都已山穷水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……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……要完蛋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哥……”张延龄美滋滋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口……你给我住口,省着点气力吧。”张鹤龄现在连揍自己兄弟的气力,都已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延龄却道:“哥,你怎么了,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闭上了眼睛,有气无力的道:“哪里想到,这大洋,竟是宽广至此啊,我真的疯了,真的疯了。我这辈子,真是该死,掉进了前眼里,不顾亲情,没有孝悌友爱,对身边的人,如此的吝啬,心里充斥着的,都是自己的小算盘,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,怎么会……没良心至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痛心疾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