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:大功一件

第一千零四十五章:大功一件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莫名其妙的出了奉天殿,至今还不明白,陛下那一句噢里,到底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心难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平时的时候,都很好相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禁不住叹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走出奉天殿,唐寅亦步亦趋的随在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也鱼贯出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打了个照面,方继藩便笑吟吟的给刘健行礼:“见过刘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微笑:“方都尉不必多礼,方都尉劳苦功高,此次又需平倭患,一年时间,是紧凑了一些,不过以方都尉的本事,料来……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于这一点,刘瑾颇有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愁眉苦脸道:“刘公过誉了,不过……一年时间有些长,或许……一个月之内,就可解决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算了……刘瑾不想和方继藩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干啥事,都是玄学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已带着唐寅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寅路上若有所思,等随着方继藩回到镇国府,方才忍不住道:“方才恩师说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盯着唐寅:“你认为可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摇头:“学生以为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拉下脸来:“亏得恩师在陛下面前,还为你请命,希望陛下能够重重的赏赐你,谁晓得你这般的没出息,你太教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为学生请命吗?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心里产生了一丁点的动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很快,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恩师所想,深不可测,岂可用常理来猜度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禁道:“学生想请恩师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大叫:“舆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不敢怠慢,忙从书架上取出倭国的舆图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不是倭国,是天下舆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又反身去取,摊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目光落在舆图上:“你还记得,上一次徐经返航时,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笨蛋。”方继藩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他说,寿宁侯二人,带着一支船队,将绕过黄金洲,抵达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手指着旧金山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寅认真的看着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可是绕行,实在太远了,张家兄弟两个人,是见小利而忘大义的人,他们满脑子,就是金银,这两个家伙,满身铜臭,俗不可耐,嗯,你不要学什么。方才为师说到哪里了?噢,张家兄弟在西岸,一定会有所发现,而他们,定会对新航路有兴趣,因为他们在西岸无论发现了什么,若是返航,绕过黄金洲,再穿越大洋,此后再抵达天竺海,最后抵达西洋……这一路,实在过于遥远。你忘了,舰队的手里,都有一份三宝太监他老人家留下来的天下舆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忙是点头:“是。三宝太监他老人家,真是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微笑:“是啊,三宝太监七下西洋,居功至伟,哪怕是临死,还心心念念着咱们大明出洋的大业,为师这辈子,除了佩服当今皇上,皇上文治武功,实是了不起。剩余还佩服的人,就是三宝太监了,他和为师一样,都是身残志坚,实乃为师楷模也,好了,闲话少说。这天下舆图之中,是有一条航路的,这条航路……就是穿越这西岸的大洋,而后……我看看……根据洋流和季风……若是这个时候,他们穿越这里……势必可能……漂流至……倭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一愣:“这……恩师……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把握。”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他们极有可能,早已葬身鱼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为之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笑吟吟的道:“不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就算他们全军覆没,死在了大洋里,这责任也不会到我们头上,他们是遵照三宝太监的航路航行的,所以……若是张皇后见罪,思来想去,到时大家要众口一词,咬死了这是他们遵照了三宝太监的舆图行事,谁也拦不住便是,张皇后,难道还能开馆鞭了三宝太监他老人家的尸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唐寅脑子里开始琢磨,方才恩师说,他最佩服的除了皇上,还有谁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兴致盎然:“可是……若是万一,他们回来了呢,他们抵达了倭岛,依着我对这两个兄弟的性子了解,他们一般不肯轻易相信别人,论起来,我和张家兄弟,还连着亲哪,可他们对我防范的很呢。更不必提,那些倭人了,他们的性子,是绝不相信别人会善意款待他们,还送他们大笔的盘缠的。所以……他们一般都比较喜欢更直接的手段,来关照好自己……比如说……抢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倘若如此,他们可以制服倭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凝视着唐寅,不禁苦笑:“亏得为师还让你辖制过水师,出海的那些丘八是什么德行,你不知道吗?他们有刀有剑,有枪有炮,还有海船,倭岛的地理狭长,无一处,不可被袭,无一处,不是他们的弱点。张家兄弟的舰队,都是精挑细选,参加的海战和夺取港口、据点的战斗,数之不尽,你来猜猜看,这些倭人,是他们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凝眸,郑重其事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家兄弟若还活着,那么定是倭人的克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倭人地理狭长,哪怕是全倭上下,有数十万军马,却也是分守在各处,一个城市,能有千人,就算不错。何况久闻倭国内部,松散无比,和大明截然不同。倭国的那点儿水师,显然不会是张家兄弟的对手。而张家兄弟可以随时袭击倭国任何一处海滨城市,杀完了就跑,转过头,在数日之后,又可能出现在数百里之外的某处城市,这等打法,不正是当初,倭寇肆虐时,为患东南,大明空有百万大军,却处处挨打,等好不容易调集了军马,人家却已上船,只能望洋兴叹的局面吗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一次,袭击倭国的张家兄弟,实力比之当初的倭寇,更为强大,战斗经验丰富,有过大规模作战的经验,同时装配精良,甚至有足够的火铳和火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唐寅盯着方继藩:“恩师……若是如此,倭患……也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决事情的办法有两一种,一种是解决掉当前的问题,另一种是直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。现在我们寄望于后者,若是我猜的不错,可能……张家兄弟已抵达倭国了,不日,就会有消息来。到时,这大功劳,你我师徒,便算是白白捡来的。伯虎啊,恩师历来很看重你,到时,给你记首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寅忙摇头:“恩师才是首功,学生哪里敢承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挥挥手,豪气干云:“自然,我们也不能将希望,统统放在张家兄弟身上,宁波水师,也要预备出发,张家兄弟不弄死他们,宁波水师,自是要紧接其后,就当,去倭国巡阅一番吧,下书给戚景通,让他随时出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遵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王金元匆匆而来:“少爷,倭使大内义言来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我不认识什么大内义言,我只认识梅川内库,让他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笑呵呵的道:“不不不,他备了厚礼来,足足两大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道:“讨厌!为何不早说是大内兄。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,叫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那大内义言便匆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奉天殿的时候,遇到了方继藩和唐寅,心里七上八下,想着,大明皇帝何以先召自己,兴师问罪,而后后脚又召见了这位人见人怕的方都尉,还有打击倭寇而闻名大明的唐学士,他思来想去,觉得不妥,还是来见一见方继藩,探一探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方都尉,方都尉,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请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内义言便微笑,欠身坐下:“方都尉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英俊潇洒,才貌双全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汗颜道:“前年你来拜访我的时候,说的就是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大内义言不由道:“我竟以为,方都尉已经忘了前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大义凛然的道:“这怎么可能,我方继藩以诚待人,绝不会忘记自己的朋友,大内兄,无事不登三宝殿,不知来此,有何见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内义言汗颜,他觉得跟这家伙打交道,好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大明陛下,斥责了倭寇肆虐的事,敝人心中难安,请方都尉相信,这倭寇和我国,丝毫关系都没有,我国国主与征夷大将军,还有幕府管领大内义兴阁下,和这些倭寇,绝没有丝毫的关系,两国乃兄弟之邦,皇帝对倭国的指责,实是诛心,令人寝食难安啊。就因为一群和敝国没有丝毫关联的匪徒,就破坏了两国邦交,引来中国怪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尔国与倭寇当真无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起誓吗?”方继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内义言正色道:“可以,若有关联,万箭穿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笑了:“既如此,那就无事了,看来,确实是有所误会,这样看来,实是陛下怪罪了你。”